金俊秀經過那次朴有天的釐清後,電話他會照常接,也會照常打電話告訴他自己是搭幾點的客運回家。

一切的作息算是恢復許多,但金俊秀總覺得從那天後,自己跟朴有天講話都會多幾分的羞澀。

朴有天人他揍也揍了,可似乎在他接受朴有天的告白以後,朴有天就像養女朋友一樣養著他。朴有天在某次電話裡頭說,那些他還他錢他當初也不知道收了多少,所以他還不了,但在這之後的所有一切,他若出錢金俊秀也不用當賒欠了。因為他的就是金俊秀的,金俊秀的就是他的。他不喜歡什麼都分的清楚,分的越清,感覺自己似乎與對方的距離就扯遠了一些。

然而金俊秀現在說話還是像當初一樣會嗆他,可最後卻不免多了些許的撒嬌。他變的會跟朴有天裝可憐,只不過沒有女生來的可愛,但朴有天卻很喜歡他對自己獨有的撒嬌方式。

金俊秀沒事就會扮朵花,要不就隨便的拋一抹笑容讓朴有天神不守舍。可這樣的舉動卻不常有,因為金俊秀自己也裝的覺得很噁心。

在今天,金俊秀一個人乘坐客運回家。崔珉豪跟他說這星期因為沒什麼事,所以就也不回咕璐市了。來客運站接人的朴有天,也沒有看見沈昌珉,他估計是崔珉豪沒有要回來,所以他也沒出來接人。

果然,他看著下車只有金俊秀一人走出來時,招了招手問:「只有你一個?」

「嗯,珉豪沒有要回來。」

「難怪昌珉沒來。」

金俊秀腳步停了一下,歪頭想了一下便說:「你知道珉豪跟昌珉的關係嗎?」

朴有天順手的接過金俊秀手上的大小包,抿抿嘴說:「什麼什麼關係?」

金俊秀跟在他身旁,細聲的說:「珉豪喜歡昌珉,昌珉知道,但死不承認。」

這話若被崔珉豪或沈昌珉聽見,一個可能是大笑,另一個可能會是臭臉。事實上沈昌珉也不像金俊秀所說的那樣,死不承認他們自己的感情。沈昌珉是承認,只是遲遲不敢給崔珉豪一個情人應有的名分。

「原來他們真的……」朴有天有些吃驚的吞了口口水,「有一腿。」

「我們比較幸運一點,你提早開竅了。」金俊秀笑得很開心,他看著朴有天牽車,還趁著他在忙時偷捏了朴有天的臉頰說。

朴有天沒有抽離自己的臉頰,他抬眼看了金俊秀,笑說:「也好在你還繼續喜歡我。」

金俊秀放過他的嬰兒肥的臉蛋,然後坐上了後座,拍了他肩膀說:「快跑快跑!」

「今天讓我送你回家吧。」朴有天載著他,邊騎邊回過頭將他的聲音送給金俊秀。

金俊秀捏著他腰際上瘦的沒肉只剩皮的皮肉,他笑得開心的回:「幹嘛啊,你這麼喜歡載我喔?」

朴有天很想抱抱自己身後的人,可因為在騎車所以他還是忍了下來,「載你回家順便讓我知道你家在哪。」

「為啥要知道我家住哪啊?」金俊秀歪著頭問著正在騎車的人。

朴有天臉上的微笑沒給金俊秀瞧見,他看著前方,微笑的回說:「以後我堵人比較方便。」

金俊秀笑了出聲,那有些沙啞的聲音笑得很樂,他不自覺的就抱緊了朴有天,然後臉龐就靠在他熱熱的背脊上。看來這次自己的不理會讓朴有天受到不小的驚嚇。若能早點曉得朴有天也喜歡自己,那麼他也不至於受這麼多苦。可想想這樣也不錯,讓彼此都心痛過的愛情,也許能走得比較長久一點。

後來,他們又來至這個高橋。金俊秀很自動的就跳了下車,他揹著背包,想幫朴有天推車時,朴有天卻也下了車,雙手牽著車頭陪金俊秀一同走上這座高橋。

「你怎麼不騎啊?」金俊秀有些疑惑的看著他問。

朴有天只是笑回:「有點捨不得讓你一個人走。」

「我又不是女生!」

朴有天覺得自己接下來想說的話有點肉麻,所以他也只是順著金俊秀,然後點點頭沒說話。其實他想說,雖然不是女生,但是是他的情人,所以他捨不得讓金俊秀一個人累。在與朴敏英交往時他從未如此關心過一個人,感情跌倒過一次的他,他才漸漸了解自己其實不是不會當個好男友,而是他只能對他想付出的人付出而已。

金俊秀看朴有天心情似乎很好的樣子,於是他走向前,在朴有天身邊說:「那我騎,你推。」

朴有天看了做什麼事情總帶點幾分傻氣的金俊秀,他不禁的笑了出來,然後寵溺的說:「好。」

金俊秀高興的就跨上前座,他抓好了把手,然後踩了腳踏板慢慢的往上騎。

這回的夕陽也特別的燦爛,夕陽的顏色灑在金俊秀身上,朴有天不管怎麼看都覺得眼前的人很溫暖。他會想抱他,會想吻他,尤其是在金俊秀答應要跟他交往後,他更是想過與金俊秀在床上的問題。

不過他都只敢想,卻不敢對金俊秀要求。

但說起來也奇怪,每當他想吻金俊秀時,他卻覺得那種感覺並不陌生。他一直覺得自己好像吻過金俊秀,不過似乎是在夢中的樣子。那時的感覺並不清楚,他到現在還是不曉得為何自己會有那樣的感覺。也許自己曾經真的對金俊秀有做過什麼事。

金俊秀很賣力的挑戰這個上坡,朴有天最後卻拉住了後座,讓金俊秀騎不上去。

「你幹什麼啦!」金俊秀平衡保持的不錯,他雙腳都還在腳踏板上就轉過頭罵朴有天。

朴有天笑得很好看,他低聲問:「我是不是吻過你?」

腳踏車傾斜了,金俊秀一腳蹬地,他的眼神還是看著朴有天背光的笑容。

「沒有吧。」金俊秀嘴角抽蓄的說。

如果有吻過,他早就爽翻了吧?

「我想吻看看。」朴有天誠實的說。

「在這裡!?」金俊秀驚呼。

「也行啊。」

「有病!」金俊秀跳上了腳踏車,又回過頭說:「快推啦!」

朴有天也只能認命的幫眼前這倔強的情人推車。等至他們一同來到橋的最頂端時,他們倆又換了位置。金俊秀坐上後座,在朴有天也準備好後,他很自然的就摟緊了朴有天的腰。

「衝吧!」

「嗯。」

朴有天踩了腳踏板,腳踏車也順了下坡自己行駛了起來。

在這車水馬龍的大橋上,金俊秀不管別人的眼光以及耳力,便大聲的向朴有天問:「你真的想吻?」

就算是逆風而行,金俊秀的聲音並沒有被風力給吹走,他還是聽見了金俊秀問話。

「想啊!」他也大聲的說。

金俊秀笑得開心,他抱緊了朴有天,又大聲的回:「可是感覺很怪耶!」

「多吻幾次就習慣了!」

「你去買充氣娃娃比較快!」

朴有天總覺得金俊秀說話從以前就很出人意料。他們倆一路從橋下滑下來,朴有天慢慢的按了煞車,然後開始踩著腳踏板,「去哪找你這種會坐爆我腳踏車的充氣娃娃啊?」

金俊秀用紅腦袋撞了朴有天的背脊,最後額頭靠著朴有天溫暖的背,他輕聲說:「想吻就吻吧。」

「什麼?」朴有天的聲音從背脊傳了出來。

金俊秀的額頭離開朴有天的背,又再次的說:「想吻就吻吧。」

朴有天從來就不曉得,在金俊秀回到他身邊以後,他重新的拾回兩個星期間所遺失的笑容。

他的另一手放開了前頭的把手,然後一個大掌握住了金俊秀在他肚臍上交疊的雙手。

因為金俊秀曾經的離開,才讓現在的他發現,原來他喜歡金俊秀,也喜歡他再次奔回自己身邊的感覺。

得來不易的感情,讓他才開始懂該如何把握。


****

先睡覺: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