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聽見自己的名字出自朴有天的嘴,那般的諷刺是讓他不禁地淚眼決堤,但更多是來自穴內的不適感,朴有天才將熱液給送進而已,沒幾會則又從枕下拿出了一瓶裝著透明液體的東西,全然從他的穴口傾倒而入。

他掙扎著身子,可手腕就扯著自己的腳踝,他說什麼也難以掙脫。只是未料,朴有天不知是出於同情還是追求刺激,就在他苦惱該如何掙脫之際,朴有天是自動地解開了他身上的束縛,一見著自己手腳已自由了,他二話不說便想推開朴有天,但朴有天卻早他一步地又將他的小手給壓在床上。

可他並未死心,雙腿盡是胡亂飛舞。這舉動讓朴有天變得沒耐性,一個衝動底下,朴有天便直接抬了他的腿來,一點也不憐惜地就闖進了他未被好好拓展的穴內。

他痛的手指幾乎是掐進了朴有天的臂膀裡,劍眉緊蹙,小嘴不禁地哭喊:「啊──疼!很疼!」

朴有天卻僅是笑了笑,也不管他舒服與否,竟是緩緩地動了起來,「這就是反抗的下場,只要你肯乖乖聽朕的話,朕不會虧待你的。」

他滿是淚水的鳳眼似是屈服地與朴有天相望,但他個性仍是倔強,縱然知曉自己不可能逃離朴有天的魔爪,他也不願說出任何一句求饒的話。朴有天也不期待現下的他能有所轉變,但他比誰都清楚,要讓人兒求他只有一個辦法,不是給人兒疼痛,而是給點甜頭,人兒自然會向他討得更多。

就見朴有天慢慢地動著下身,從穴口溢出的液體也替彼此發出了淫穢的聲響,朴有天就像著了魔一樣地看著他,大掌甚至撫上他的臉頰,低聲說道:「你這裡將朕吸得真緊,其實你也很想要吧?」

他撇過眼神來,連看也不想看朴有天一眼。

這樣的舉動是惹得朴有天不高興,只見朴有天扳開了他的雙腿,一個用力挺進,又狠狠地抽出,是讓身下之人倒抽了一口氣。接著他也不管人兒喜歡是否已經適應,便是逕自地快速抽動起來。人兒的體內讓他感覺太好,不僅僅是內八字合適以外,還有那溫度也讓他情不自禁。

本以為自己的身體大概得撐至朴有天宣洩完以後才能夠緩合被強行闖入的疼痛,可就在朴有天的抽插之下,沒過幾會,他便覺得自己體內似乎有另一種快感漸漸顯露。他不明所以,不過當朴有天每回狠狠地撞擊著他的臀瓣時,他真感受到了不一樣的電流。

他的表情慢慢地有了不同的變化,就連掐在朴有天臂膀上的手指也緩緩鬆散,只見腿間的小兄弟又慢慢地抬頭起來,將他的慾望表現的一覽無遺。

「又有感覺了嗎?」朴有天笑問道。

他仍是閉嘴不回,回避朴有天的問話。

「朕聽說穴內七吋前有一竅,是這裡嗎?」

他本還不明白朴有天所言為何,就見下一秒朴有天直搗他體內的某個點上,讓他的身體不禁顫抖,甚至讓小兄弟更為昂首。

「啊……嗯哼……!」

「就是那裡吧?」朴有天又問

他咬著下嘴唇,說什麼也不願承認。朴有天也不急著教訓他,在他體內尋求著快感才是最要緊的。就當朴有天壓著他的小手猛烈衝刺之時,他的耐力撐不住朴有天的攻勢,不過幾會而已,他的昂物已想宣洩了。

「嗯嗯……不、不行了……」

朴有天玩味地看著他,才發現原來他家人兒總會在高潮之際特別誠實,於是他又掐住了人兒的宣洩口,下身不停地撞擊,喘著氣道:「朕都還沒射,你就想射第二次了?」

他的小手理當推著朴有天的手腕,小嘴竟怒道:「放開我……放開!」

朴有天才不管他的任性,竟是惡劣地扯著他的昂首,又是把玩又是拉扯,可就是堵著他的出口不讓宣洩。他幾乎是氣極了,雙手就打著朴有天的肩膀,但他的力氣早已被快感抽走,不可能使得上任何力氣。

朴有天似乎也喜愛他這番反應,於是乾脆彎下身來抱緊了他來,給予一連串地猛烈的頂撞後,便與人兒同時宣洩而出了。

他還以為事情大概就這麼結束了,沒想到朴有天是又跪起身子來,雙眼瞧著他倆的接合處。朴有天是慢慢地退了出來,又緩緩地推了進去,然而低聲笑道:「你瞧瞧,你這小穴流了多少淫穢出來。」

他是摀上了自己的耳朵不想聽朴有天的情色話語,卻未料朴有天更是隨著他的舉動,一口堵住他的小嘴,讓他也無法好好喘息。然而在一陣熱吻底下,他又被朴有天吻軟了防備,甚至瞇起了鳳眼,享受著朴有天的技巧,就等著這場鬧劇以和平的姿態來落幕。

只可惜,朴有天並非這麼想。

他已數不清自己的身子究竟被徹底地霸占多少次了,他只曉得,當自己再次睜開眼時,只有他一個人躺在朴有天的床,沒人在一旁。

這是個好機會,他也不管自己身上有多疼痛,便趕緊起身跳下床來,一個勁地就想往外衝。可想而知,他連路都走不穩,都還觸及不到門口處,就跌在床邊的地板上。甚至在他打算扶著椅子起身之時,股間的精液是盡數順著他的腿旁流出,讓他顫抖著雙腿,無所適從。當腦子都還來不及思考下一步,朴有天便端著湯藥回至大殿裡來,看著極為狼狽的他。

「起床了?」

他是坐上地板,一動也不動,更是沒有回話。

朴有天是緩緩朝他走了過去,作勢想扶他起身,他竟是不領情地推開朴有天的大掌,也一併推翻了朴有天手裡的湯藥。朴有天看著那飛落的碗盤,也收起了方才溫柔的神態,慢慢地蹲下身來,與無處可逃的他對看。

他依舊撇過了鳳眼,一句話也不說。

只見朴有天強應地抬起他的下巴與自己相對,接著另一隻手便探進他的腿間處,輕輕沾上從他穴口流出的精液,然而緩緩地抹在他的臉上。

「你就是這麼淫蕩,還與朕裝清高?」朴有天見著他又泛紅的眼眶,沒有憐惜,只是輕聲笑道:「咱不急,朕會慢慢地調教你,讓你看見潛藏在你體內的另一個自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