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讓沈昌珉能吃上一頓的好晚飯,他還特別上網購買了一組超高效能保溫的便當盒,每天就如他所承諾的一般,準時在晚間六點將自己的愛心便當給送上。這能說是他第一次光臨沈昌珉辦公的地方,公司之大,待他乘坐電梯來至沈昌珉的辦公室後,他幾乎是開了眼界,沒想到沈昌珉的辦公室可以大得像好萊屋電影演的那般,相當隆重與氣派。

他覺得自己是相當格格不入,可他還是邁開腳步朝沈昌珉的辦公室走去。正當他打算推開眼前的玻璃門時,未料有位身材撩人的女助理也朝他走了過來。他與女人對望幾會,也不禁偷窺女人的身材,尤其當他看見女人胸上的事業線後,他自是知道為何沈昌珉會選這樣的女人當助理。

從大學就同居到現在的他們,他一直都明白沈昌珉的嗜好。大學時期的沈昌珉,電腦桌部每張都是火辣身材的女模,那時的他就發現沈昌珉喜好這味。可當他們有了沈遇安以後,不知哪天再見沈昌珉的電腦桌布後,取而代女模的不是新的女模,而是他與沈遇安。

對於沈昌珉有這樣的助理在身邊,他並沒有提防,僅是在晚飯交給沈昌珉以後,調侃地說:「你的助理長這樣,真是不意外。」

沈昌珉打開便當來,壞笑地問:「你吃醋了嗎?」

「也不是,她讓我想起你大學時期的電腦桌布。」他笑說。

沈昌珉也笑了幾聲,說自己早已忘了那些女模的桌布,就如他所說的一樣,自從他們的照片被換上以後,這一換就是十幾年,沈昌珉早已沒有蒐集女模桌布的習慣了。

「這助理你自己應徵的啊?」他問。

沈昌珉搖了頭,吃著飯說:「不是,公司上層某天將她派來我這,不明所以的就把我的男助理換掉,他其實做得很好,卻不知道為何被裁員。」

他也聳了肩來,對此感到相當惋惜。而後他也順道拿了一包中藥粉給了沈昌珉,人便離開公司。待他回至家中以後,沈遇安早已坐在餐桌邊吃晚飯了,他也趕緊洗了手,盛了飯與沈遇安一同吃,順道將自己今天送飯的經歷說出來與沈遇安分享。

沈遇安卻對沈昌珉與他之間的關係感到好奇,竟問道:「你說爸以前喜歡蒐集女模的桌布?但他不是喜歡男人嗎?」

這問題是讓他有點不曉得該如何回答,他不認為沈昌珉是純種的同性戀,但要說雙性戀感覺也不太像。他與沈昌珉總有種感覺,若當時遇上的不是彼此,他們很有可能會各自與女人結婚生子,不可能考慮與男人在一起一輩子。

「你爸啊……我其實沒看過他對男人動過情,而且,到現在我也不曉得為何他當初會跟我求婚,又是為什麼我會真的與他去登記結婚。」他很是不明白地說著。

沈遇安好似對於他倆的感情感到困惑,便小心翼翼地問:「那你們相愛嗎?」

他臉上是紅了起來,可也老實地說:「愛啊,雖然是結婚了以後才開始談戀愛啦。」

有時緣分這種東西說也說不清,就算當時不愛,可那時的自己卻也認為若與沈昌珉結為伴侶,也不會有任何問題。就如現在的他們一樣,一路走來總是相互扶持,雖然這期間沈昌珉總因他的遲鈍而備感無奈,但那些日子他們都走過了,且這一走就是走了十五年之久。

沈遇安還是第一次過問他與沈昌珉的感情史,這迫使他回頭觀望自己的歷史,才知道當初的自己是多麼斗膽、多麼荒唐。

他並沒將這些事情告訴沈昌珉,僅是放在心裡,享受每一刻沈昌珉對他的寵溺。為了回饋沈昌珉的用心,他最近也研究了不少新料理與甜點,每天就期待晚間來臨,也期待沈昌珉打開便當時的表情。

可有時沈昌珉的時間與沈遇安的時間容易相撞,這時的他卻只能將便當送至公司大門,然而交給身材姣好的女助理幫忙相送,他則又把握時間回家內弄其他料理等沈遇安回家。他不知道沈昌珉必須持續加班到什麼時候,不過沒有一天他偷懶過,準時送飯,準時叮囑沈昌珉吃中藥。

不過這回卻鬧了一段小插曲,當他又因時間有限而只能將便當拿給女助理時,本以為一切都交代完成了,誰知當他搭上地鐵以後才又發現自己給漏了中藥包。於是他又折返回去沈昌珉的公司,也沒通知櫃台自己的造訪,便是直接搭乘電梯來至沈昌珉的辦公室。

當他走至玻璃大門面前時,他的大眼清楚看見沈昌珉就坐在接待貴客的沙發上,大腿上竟坐著那位秀色可餐的助理,而他的便當就被擺在一旁。只見女助理是牽著沈昌珉的大掌探入衣內朝自己的酥胸又揉又捏,還彎身親吻著沈昌珉的嘴,他看得一時也不知該如何作反應,雙手是捉緊肩上的背帶,調頭也不是,可只是站在原地觀看也不是。

然而當助理從自己的窄裙內拉下內褲時,他幾乎忘了呼吸,但大眼卻無一刻是離開沈昌珉的身影。

就見助理也開始為沈昌珉寬衣解帶,纖細的手也探進了沈昌珉的褲檔裡,上上下下地磨擦起來,未料沈昌珉竟是霎時打住,喘著氣推開了助理,然而又將自己的鈕扣給扣上,也拉上自己褲頭上的拉鍊。

待沈昌珉蹙眉站了起身以後,拿著他的便當回至辦公桌時,卻見著站在門邊已無法動彈的他。

「珉豪……?」

沈昌珉趕緊朝玻璃門跑了過來,拉開了大門,緊張地看著人兒問:「你……你怎麼在這裡?」

他愣了許久,才想起自己前來的目地,也趕忙地找著自己的側背包,拿出一包中藥包,手顫抖地將中藥遞給了沈昌珉。他的心跳很快,嘴上也說不出話來,更是沒有勇氣抬眼與沈昌珉對望。就見沈昌珉的大掌捉住他顫抖的手來,可他卻反射地縮回自己的手,用力捉著肩上的背帶。他依舊無法說話,只知道胃裡有東西在翻攪,讓他一度想吐。

「珉豪,聽我說--」

但沈昌珉卻在看見他那雙顫慄的大眼後,聲音自是戛然而止。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