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如此對待,可他怎麼也沒預料到,楚焉竟會是以這般殘忍的方式欺凌他。下身的疼痛讓他一度想死,縱然楚焉在喝了他的血後變得較為理智,但那點理智並未冷卻楚焉的慾望,楚焉依然是狠狠地霸占他幾回之後才放過他。

也許楚焉是過癮了,他耳邊竟聽見了楚焉的道歉,但他早已沒力氣留神,只知道楚焉好似隨意將他套上外袍,然而抱起他來離開主廳,就在眾人眼下將他給抱進了淵玄樓裡來。有多少人看見他的狼狽樣大概是數不清,他只知道從楚焉胸膛裡傳來的蠱毒味很噁心,讓原本想暈厥得他又因那股味而使腦中短暫清醒。

不曉得為何這蠱毒會讓楚焉提早發作,但想想,楚焉方才的樣子也不像發作,若是發作,他記得不會只有眼睛轉紅而已,就連全身的每條血脈也一併黑化,看上去像極某種圖騰。想至這,楚焉也將他放上床來,他無神的眼是瞄了一下楚焉,確定那人已恢復成一個人應該有的樣子後,他自也閉上眼去,暈了過去。

再次醒來以後好似已經是隔天的傍晚,他整整睡了一天,也有一天沒有進食了,肚子也很自然將他餓醒。他有些虛弱地從床上做起身來,滿身的藥味,讓他明白已有人替他上藥了,不過股間的疼痛仍是在,他也不敢做出太大的動作,只能在床上勉強蹭著挪著,才成功地坐在床緣邊準備起身。

殊不知這點聲響是引起在隔壁小書房裡的楚焉注意,他人都未下床成功,就見楚焉前來扶著他的手臂,讓他安然地站起身子來,還替他著裝。

「身體還好嗎?」楚焉突然問道。

自己被如此對待,楚焉還想期待他會好到哪去?

「不怎麼好。」他聲音有些啞地說。

楚焉臉色難看,想必這樣的結果是誰也沒想到的,他也沒有責備,也只反問:「你呢?」

「我沒事。」

他想了一會,又問:「這毒不是每月十五日才發作嗎?怎麼昨天你就……」

「大概是受到了刺激。」楚焉看了他一眼,接著又說:「其實,我渴望的不只有你的血。」

這話雖是沒講明,可他大概也猜到楚焉對他有何種遐想。雖然不曉得原因為何,但約有八成的可能與他身上的血有關係。

自從離開藥王谷以後,許多怪事是不斷地發生,特別是自己身體上的變化。血變那麼黑不說,就連他的鼻子也變得有些奇怪,甚至體內的所有神經也比以往敏感,更讓他覺得意外的是,他竟能只透過嗅覺即可判斷毒是多是寡是輕是重。

這些他沒告訴小牛,他自然也不會告訴楚焉。他總覺得自己被楚焉給選上必有其理由,也或許跟他之前在藥王谷有關係。只是這些也僅是他的猜測,他必須對自己多做點測試才可以。

話又說回來,楚焉不過是看他被鞭打而已就受到了這麼大的刺激,有如傳說中的魔化一樣,那樣子沒準還讓人以為楚焉想修魔呢。但他還真不敢想楚焉的腦子裡究竟都裝了些什麼東西,看人被打居然可以興奮成那樣,怪不得春鞭藥會被研發來滿足他們這類人。

「你第一次這樣嗎?」他問。

楚焉並未點頭,竟道:「不是第一次,非常生氣時也會這樣。」

看來這毒已跟楚焉的身體相容一起了,只是在十五日那時,蠱蟲的覺醒更是讓楚焉無法控制自己。若是如此,那麼楚焉還可真是一枚危險人物,不能受刺激,也不能惹他生氣,不然理智隨時都被蠱毒給予控制,不是強姦人,就是殺人。

他傻楞楞地站在原地好一會,才正想埋怨自己歹命而已,肚子便率先叫給楚焉聽。

楚焉臉上是一抹輕笑,便也傳了管家,好好準備東西讓他吃。

這期間他是在楚焉房內緩緩行走,楚焉就跟在他旁,扶著他一起走,便道:「你喜歡養鳥?」

他側過頭望了楚焉一眼,沒有隱瞞地說:「嗯。」

「承天堡內隨便你養。」

「喔。」他沒有特別感謝地回道。

「那你可有其他想要的東西?」楚焉又問。

他記得楚焉好似告訴過他,若自己的血能成功緩和他體內的蠱毒,他就讓他予取予求。當時的他並未想到自己想要什麼,可如今差點被楚焉姦殺的他,對於心中的願景也有了雛形。

「我希望你停止藥王谷內的試藥,放過那些孩子們。」他沒有恐懼地說了出來。

這時管家是帶著下人將膳食給端了進來,見著楚焉扶著九九的模樣,他也不敢露出太多表情來,只將膳食全然擺上桌後,便又安靜地退下。

此時九九與楚焉之間的氛圍有些奇妙,楚焉並沒有馬上答應九九的想法,可心底也無怒氣,兩人只坐上椅來,沉默約半刻。

楚焉明白為何九九會提出這樣的提議,在藥王谷內死去多少孩子,光是從『九九』這個名字也容易推算的出來。今年他又多買了二十個孩子進藥王谷內當藥人,近期若又有人死,那麼他殘害的人數大概也破百了。

藥王谷大約在五年前所成立,換算下來,一個月大概會死去一、二個藥人左右,能從這數據中倖存的人,只能說是極為幸運,會想毀掉藥王谷也是無可厚非。如今他所掌握的新藥方也已足夠了,不賣藥已不影響承天堡的整體收入,九九想要的,他自然列入考慮,就當是反饋少年這身黑血帶給他的平靜效果,只是他並不就此滿足。

「廢掉藥王谷可以,不過你需要再以其他條件換取。」楚焉喝了口茶後說道。

「什麼條件?」

「如你所見,我現在對你不只有血的依賴,對你的身體也有渴望,若你願意配合,讓我的理智不讓蠱毒侵占,我就答應你廢掉藥王谷。」楚焉似笑非笑地說。

九九吃著飯菜,眼中的不願是一清二楚,但想起九七仍在藥王谷內水深火熱,他便又覺得自己這點皮肉傷已算不上什麼,於是也答應楚焉的條件。

不過就是賣血跟賣屁股而已,若能因此拯救那些孩子,他想也值了。

「好,我答應你。」九九道。

楚焉露出滿意的笑容,便夾了雞腿討好九九,以達謝。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