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進宮之時,唯一記得的事情,便是第一份薪水得償還替他淨身的師傅。

 

在歷經過一連串的江山大統之戰後,父母雙亡,他自身顛沛流離一陣子,後來聽聞進宮當太監可賺點錢,雖不可能大富大貴,卻能溫飽,且若表現的好,也許還能在宮中過上一輩子。

 

他年十三,就在宮廷對外招聘太監之際,也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他便前去報名。忍痛去勢後,再次清醒來,只見替他落刀的師傅給他一紙欠條,要他別忘了清償這淨身的費用。

 

如此,進宮時日恰好也是他傷口恢復不錯之時,他隨著大大小小的太監們一同走入宮廷,便開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

 

他叫金戚雲,平時並不喜歡出風頭,也不怎麼說話,但人很和善,也容易差遣,所以宮內有些輩分的太監與宮女都相當喜愛差使他來幹活。

 

他從不去計較誰做多做少,也不去想自己被差遣的目的,反正有什麼便做什麼。

 

閒暇之餘,他喜歡在宮廷內修剪花花草草,有時還會偷摘些花朵做個小花圈送給與他同時期進宮的小宮女,那女孩叫柳紅。他兩情同手足,相較起他而言,柳紅個性較為潑辣,但身在宮廷檯面上不能講的事情太多,柳紅便都私下找他訴苦與抱怨。

 

他是一個很好的聽眾,對於宮廷內的事情他參悟的不多,很多時候都只將柳紅告誡他的事情當作故事聽而已。

 

「你要小心李朝露,他可是將你當敵手,他瞧任公公一直差遣你,眼紅你!」

 

他笑了笑,無所謂地道:「興許是我好說話吧,我並不挑工作。」

 

「你傻!李朝露才不管你會不會挑工作,而是你受任公公的重視,他不服的。」

 

他皺了眉頭,似乎想說點什麼,可話又被自己噎了回去。他思忖,即便是如此,那也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任公公喜好誰,不也就各憑本事?

 

「你自己小心吧,可別出什麼風頭,李朝露有靠山的,他的目標可是要服侍太子的。」

 

他望了望柳紅頭上的花環,不在意地答:「哦。」

 

既然有靠山,那李朝露應該也無須擔心了,靠點關係,必能如他所願的吧。

 

他看著柳紅的臉突然露出了笑容,柳紅淘氣地撞了下他的肩膀,問他笑什麼,他便誠實地回答,柳紅如此男子氣概的脾性頭頂上卻戴著他做的花環,莫名的違和,可又莫名可愛。

 

「笑!就讓你笑!」柳紅羞紅了臉,也道:「戚雲呀,你可知你生的好看?」

 

他並不知,在他出生以來並不曾注意過自己,畢竟流離失所那般多年,溫飽就有問題,哪還有時間照鏡子。

 

「不知,我又看不見自己。」他俏皮地說。

 

柳紅想一會,便拉著他來至池塘邊,讓他看著湖面的自己,「看見了吧,就是這麼好看。」

 

他笑了笑,挑了池塘的水,噴了柳紅一臉,「你也好看呀。」

 

這番嬉鬧聲是吵到不遠處的人,但他們並未發現池塘邊的涼亭趴著一人在睡覺。

 

那人是睡眼惺忪地從石桌上爬起,看著涼亭下嬉鬧的倆人。

 

只見柳紅匆匆離去,留下站在湖邊的人兒。涼亭上之人,似乎有些許腦醒了,他望著涼亭下的人兒,不知為何,卻有些被這不遠處的小太監給吸引。

 

人兒在柳紅離去之後便又緩緩轉過身來,面向尚未平復的池塘,若有所思。

 

那人則是窺著人兒的側顏,有些入神,未料人兒突然轉過身來,眼眸與他相對。他嚇了一跳,霎時從石椅上跳了起來,撇過眼神卻又故作鎮定地伸了懶腰,當作沒見到人兒,匆忙地從另一邊的石梯離開了。

 

站在原地的人兒有些不明所以,他未看清那人的長相,但從身上穿的衣服可以略判,那人大概是皇子還是什麼皇族親戚吧?

 

他也無想太多,悠悠離開那池塘,回崗上工。

 

 

 

 

就是《太子妃》俊秀他爹金戚雲跟他爹愛人朴安慶的故事。

是否能完坑就…隨緣。

好久沒開寫了,若文筆退化,請陪我一起進步吧(笑)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