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年輕有打拼的本錢,但沒有人是超人,能夠二十四小時待命,一命抵十命來用,總還是得將地球安危擺一邊,補足睡眠比較重要一點。

他將中餐的餐點微波後,隨隨便便敷衍過一餐,洗完澡,出去排隊追個垃圾車,回公寓後便也倒頭就睡。這次的成果固然很有成就感,但那也不知是換取他多少睡眠時間所取得的漂亮結果。他曉得這些苦處不算什麼,告訴自己反正天底下每個年輕人都大同小異,比他慘烈的也數不生數,尹斗俊便是這當中的其中之一。

沒想到睡個覺也會夢見他,可也因此,他起得早,確保自己的B群在背包內,準時在時限之前出現在公司裡面。本以為今天可能會輕鬆點,不過好景不長,一入內他就被尹斗俊抓出了公司,什麼都來不及解釋,人已坐在副駕駛,像是綁票一樣,沒幾下子就讓尹斗俊載出了公司。

「龍俊亨改時間了,我們現在就要去安排拍攝的內容。」言簡意賅,沒太多的解釋,他便聽明白,乖巧的點頭。

他不經意地偷瞄尹斗俊的側顏,總覺得有些奇怪,偷看了幾會才發現,尹斗俊身上的衣服好似同一套,眼圈下的顏色明顯,下巴的鬍渣又長了出來。才想開口問些話,未料尹斗俊又先他一步,「對了,小不點,身上有帶著我昨天給你的拍攝內容嗎?」

他微微張大了小嘴,搖著頭說:「我、我放在桌上,沒帶回家……。」

尹斗俊也睜大眼來,便在下一個得以迴轉的路口,又折返回公司,「我剛剛忘記問你了。」

雖然臉上是笑笑,但他知道自己出了包,好險車子沒開太遠,一至公司他便加快短腿,沒時間等電梯,也就自己爬上樓梯回設計部拿他們的拍攝內容,在短時間內又回到尹斗俊的車裡,倆人再重新出發一次。

「抱歉……。」他嘴上有些喘,尹斗俊是瞥他一眼,笑道:「你該不會用跑的吧?不用那麼趕啦!」

「可是會遲到……。」

「龍俊亨也不會那麼準時的。」

半開玩笑的語調,他卻什麼也笑不出來。到了現場後,他才知道自己的存在價值僅存多少。他不敢貿然離開尹斗俊的身邊,就像個小跟屁蟲,尹斗俊需要什麼他會第一時間幫忙拿過來,尹斗俊指揮整個攝影棚他也寸步不離,只管為尹斗俊端好手上的白開水。

他並不是一個只想做方便工作的人,但他也不是一個膽大的人,在未看過拍攝內容之前,他不願當下馬上翻閱,更不願在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的情況之下代替尹斗俊指揮。最保險的做法,就是黏著尹斗俊,避免自己丟了公司的臉,也避免對於客戶問的問題,露出一問三不知的醜態。

昨晚他不該休息,應該再讓自己熬一晚研究拍攝內容。不論藝人的時間多麼會變卦,他都必須站在第一線了解工作內容,以備不時之需。

好在尹斗俊與他同組,不然……

「耀燮,我必須回公司一趟,這裡你幫我顧一下。」

他的命格果然不能夠心存僥倖。

「梁先生,我這用好了,之後呢?」

手中尹斗俊喝剩的白開水不停顫抖,他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根本沒閱覽過拍攝內容的他,也不曉得這之後又該做什麼。勢必得丟公司的臉,但與其什麼都不回答,他寧可讓人看破他的手腳,也要解決這些問題。

「請你等我一下。」

他放下手中的白開水,開始翻閱起尹斗俊寫的廣告內容,起初還不太懂尹斗俊的排版思維,但他強迫自己必須趕緊理解,用尹斗俊的腦子來指揮這整個場子。

攝影棚內的工作沒有停滯,雖然他的指令沒辦法即時,但工作人員有些還是挺願意配合,可有些就沒那麼容易賣他面子。

「梁先生,我這裡之後呢?」

「請等等──」

「唉呀,不用了,你是新人吧?我看我還是等尹先生回來。」

沒多久龍俊亨就出現在攝影棚裡,也不知道是龍俊亨的誰,一進來劈頭就朝他問,這次的妝與服裝該如何搭配等等問題。他低頭就想找拍攝內容的文書,可連頁數都未被他翻到,手上文書便被龍俊亨抽了過手,還搞不清楚情況的他,只見龍俊亨朝他壞笑說道:「既然派一個什麼都沒準備的人來,不會太不負責了嗎?」

他霎時說不出話來,鳳眼如此顫慄,卻沒人願意憐惜。

「叫你們主管出面。」龍俊亨笑說。

他沒有任何動作,只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著地板。

「連你主管的電話都不知道嗎?」龍俊亨問。

他沒有抬頭,只是拿出手機,撥了電話,擺在耳邊。

『喂?』

「到了嗎?」

『快了快了!你先──』

「我搞砸了。」

『嗯?』

「尹先生,我搞砸了。」

尹斗俊衝進了攝影棚裡,圍觀的眾人看向他去,可他的眼中只有眼前還拿著電話的那位小不點。

「耀燮,我來了。」

他抬起了頭來,只咽了口口水。

那雙大鳳眼沒有眼淚,但不知為何,尹斗俊似乎感受到了從他眼眶散發出的熱氣,淚水從他的眼眶裡蒸發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