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不吃而選擇吃人兒的他,沒有意外的,他必須為自己的魯莽負責。崔珉豪是躺在床上不便出門,可肚子餓得受不了,一腳就將那位把他身上塗滿奶油並愉悅享用的罪魁禍首給踢下床,飭令讓那傢伙外出買飯戴罪立功。

 

要是以往的沈昌珉,他怎麼可能任人如此指派,但這回命令他的人可不一樣,崔珉豪若想再多踢他幾下,他也心甘情願。

 

為了表達歉意,沈昌珉刻意多買了幾樣崔珉豪愛吃的垃圾食物,統統拎回家,好讓崔珉豪填飽肚子,總不能崔珉豪讓自己操了三、四個小時,他還讓人兒餓著肚子睡覺。況且崔珉豪的飯量與他差不多,估計崔珉豪餓慌了,他也不會好過到哪去。

 

待他回來後,崔珉豪已是洗完澡趴在床上滑手機,不曉得在看什麼看得那樣出神。

 

「快來吃吧,趁熱吃。」他溫柔地喊道。

 

崔珉豪甩著長腿,懶散地說:「我把這看完。」

 

他沒強迫,僅是一同聽著手機撥放出的英語聲音,他其實沒什麼注意在聽,但粗略的內容讓他大致也猜到了崔珉豪看的是有關做菜的主題。

 

他是將所有食物都倒進盤子來,待他用好後,崔珉豪的影片也差不多看完了。由於肚子太餓,沒幾下子的時間,桌上的美食已經不剩了,崔珉豪同是一臉滿足地擦了嘴,讚嘆道:「偶爾吃一下垃圾食物真是不錯,讓你破費啦!」

 

沈昌珉倒是無所謂,反正以後自己的錢都要歸眼前這個人管了,他還怕花錢請他嗎?

 

就這麼,倆人再次梳洗一翻後,便也上床睡覺了。

 

這次甜點研討告別後,他與沈昌珉便是各奔南北,在自己的軌道上繼續打拼。

 

自從崔珉豪好上做甜點後,不過才幾個月的時間,崔珉豪已經對於甜點項目非常熟稔,甚至菜市場的業績也比以往大增。就如他所說,不管是對消費者還是他來說,蛋糕這樣清涼的點心,不免會在夏季提升消費者的購買慾。

 

而他的蛋糕也不僅僅是擺在攤位而已,為了保持好蛋糕的新鮮度及清涼度,運送時他的保冷措施做得比以往好,他還特別購買櫥窗冰箱放在攤位處,另外也將自己的攤販整修了一下,看上去有如一間小咖啡廳,別出心裁。

 

崔母也意外自己的小兒子有如此巧思,雖攤販的整改是花上不少錢,不過蛋糕本是成本小利潤高的甜點,所以他們回本速度也相對較快。但不得不說,蛋糕雖利潤好,但量的控制也是一門課題,且製作的時間也比熟食還來的久,如此比較下來,可能也僅是比以往小賺。

 

不論如何,至少對他來說都是新的開始,隔壁的那些婆婆媽媽也喜歡光顧他們重新裝潢的小蛋糕攤販,即便買的份量不如熟食多,但每天都有客人回流,收入至少還是有保障。

 

於是日子這麼一天過一天,崔珉豪甜點做著做著,發覺自己的生活質量似乎提升不少,工作不需要再像以前那樣朝五晚九,蛋糕若是當天賣完了他也不再貪財,多餘的時間不是回家打掃休息,就是在網路上看更多食譜分享。當然崔母的日子也相對地快活許多,不再是追著錢忙碌的生活,偶爾留下了時間,讓他這個小兒子陪她去逛逛菜市場的服飾店。

 

而沈昌珉這裡也如約定的考到了醫師執照,拿到執照的第一時間,他拍了照片給崔珉豪,並在短訊上寫道,『嘿,你可以準備嫁給我了。』

 

崔珉豪收到此消息,同是開心地與崔母分享此事,但後面那些肉麻話他也就靦腆地藏在心底。沈昌珉還告訴他,自己會選擇在華芳醫院當實習醫生,到時候可能要麻煩他幫忙租一下當時學生實習時住的租屋處。崔珉豪義不容辭,不僅幫他租下,還替他先打掃乾淨,只需沈昌珉搬東西入住而已。

 

沈昌珉成功申請華芳醫院的職務後,便也快速南下料理他的住處,但令他如此火速的原因,無非是他迫不及待地想見見崔珉豪。

 

租屋內的東西都還未擺放好,沈昌珉便是將已先行替他換好被套的崔珉豪給壓上床去,像個孩子抱著大玩偶一般,在人兒的頸肩處蹭蹭,低聲說:「我很想你。」

 

「我也是。」崔珉豪微笑道。

 

滿身大汗的倆人也不嫌棄對方的體味,但彼此都知道,若想更進一步,還是得先忙完眼前的事情,並洗一頓澡後,再繼續他們心底最真實的慾望。

 

如此,他倆大概用了半天時間便把新住處整理完畢,沈昌珉說,這次實習完後,他也會正式定居這裡,這樣一來他們也就不必再飽受遠距離的煎熬,隨時都可以見得到對方。不過崔珉豪卻有些擔心沈昌珉的決定,畢竟按沈昌珉的能力,未來的發展大有可為,若是被自己綁在華芳這小醫院,是不是也會間接限縮了沈昌珉的前途?

 

沈昌珉見人兒說著這些話,心裡是甜,可也老實告訴崔珉豪,他的生活不一定得要大風大浪、功成名就才行,只要每天把該做的做好,珍惜他該珍惜的,即便日子平淡無奇,他也過得滿意。

 

他也另外調侃崔珉豪,當初人兒選擇不考大學,眾人對他感覺就如他現在對自己一樣,會覺得有些愧疚,有些可惜。但現在的他就如當初的崔珉豪,這樣的決定不為誰,只為他們想珍惜的人,哪怕可能真會犧牲點什麼,可比起重要的人,那點犧牲也真算不了什麼。

 

聽著沈昌珉娓娓道來,他的眼內也不知為何便紅了眼眶,也許沈昌珉的闡述符合他當時心境,而這樣的闡述也讓他理解了崔母當初譴責他不去考大學的本意,其實這些不過都是源於『在乎』。

 

崔珉豪必然一路走來經過許多挫折,即使表面上不在意,但也不可否認生活的大小事情必定給過他重大的打擊。這大概也是為何他會喜歡崔珉豪,從崔珉正口中他便知道崔珉豪是個不得了的孩子,更是在見了面以後,這般獨立又有思想的人,還有誰能討厭他?

 

萬萬沒想到,還真有人討厭崔珉豪,不僅是討厭,甚至是恨不得摧毀。

 

就在他進華芳醫院實習不久後,中央醫學中心便派人過來,開宗明義就是要華芳將沈昌珉交出,美其名是說沈昌珉這樣的人才醫學中心需要,暗地裡沈昌珉明白,這是他爺爺與父親的意思,要華芳放人,讓他回去繼承他們家的家族企業。

 

對於華芳來說,他們還是頭一次遇到中央醫學中心要人要得這麼迫切,院長本想屈就於中央的淫威之下,明眼人都曉得,中央這麼做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沒有人關心秘密是什麼,只希望離這淌渾水遠一點。可任誰都沒想到,第一時間跳出來反對的人,竟是沈昌珉的師傅,鄭允浩。

 

「他都跟華芳簽了兩年的實習,你們中央要人,就等他實習完再說。」鄭允浩不客氣地說道。

 

「鄭醫師,是這樣的,中央確實急需用人──」

 

鄭允浩不耐煩地打斷,「跟華芳比,你們真的有那麼缺人嗎?中央可以說是每個新出爐的醫師搶破頭的地方,你們怎麼可能缺?我不管你們背後的動機是什麼,反正這小子是排到我這裡實習,你們要他去中央,也得讓他在我這實習完再說。」

 

鄭允浩似乎也看出中央醫學中心的動機不單純,但他不管沈昌珉是惹上了什麼麻煩,既然都已跟華芳醫院簽了合約,那就得按照合約的內容執行。

 

華芳醫院的院長是沒敢吭聲,中央派來的人也不好再說什麼,任誰都知道,即便華芳來頭不大,可鄭允浩的來頭並不小,他憑藉自己對醫學的痴狂,也對國家的醫學貢獻不少技術,替中央醫學中心解決不少疑難雜症,怎麼說也是欠鄭允浩不少人情。

 

沈昌珉在一旁是相當暗爽,看來他貴人也不少,怎麼也沒想到鄭允浩是個這麼屌炸天的傢伙,當然,嗣後鄭允浩也才知道,沈昌珉的背景同他一樣屌炸天。

 

「所以你就是中央醫學中心的接班人?」鄭允浩用著不屑的語氣說。

 

沈昌珉沒有否認,吊兒啷噹地回:「我就是那顆不幸的精子。」

 

「怎麼會不幸?你這輩子根本不愁吃穿。」

 

「他們來抓我,是要我回去跟某藥商的女兒結婚,他們已知道我跟珉豪的關係,不希望我跟珉豪在一起。」

 

鄭允浩沒說什麼,只輕笑:「真像鄉土劇。」

 

沈昌珉聳肩,苦笑道:「世界上就是有這種事情,但我與珉豪說清楚了,做我們該做的,堅持久了,就會是我們自己的。」

 

鄭允浩難得真情流露,僅是拍拍他的肩膀,低聲說道:「那是得好好堅持下去。」

 

不知道為何,當他看著鄭允浩離去的背影時,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油然而生,眼前這人的故事可能很不一般,可卻與他有些雷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