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沈昌珉正式在華芳醫院實習後,崔珉豪才發現自己是徹底忘記了一個人,那人便是自家二哥,崔珉正。一問之下才知道崔珉正也上榜了,不過為了在大都市裡生活,崔珉正毅然決然地申請了中央醫學中心去實習,這件事情也沒跟誰討論過,待他們知道以後,崔珉正早已安置好自己。

 

崔珉豪是覺得有些愧疚,打算挑一天好日子煮一頓崔珉正愛吃的料理來好好慶祝一下。然而沈昌珉知道這件事情的反應並非內疚,而是有些擔心,可他並未將自己的擔憂告訴崔珉豪,反而是私下告知崔珉正,千萬別讓中央知道他與崔珉豪有血親關係。

 

崔珉正本是一臉狐疑,但在沈昌珉的解釋下,他大概也明白為何沈昌珉會擔心事情波及到他。要逼迫沈昌珉回中央的方式有很多,並不是只對崔珉豪下手才能達到效果,況且若真要讓人喘不過氣來,最好的方式莫過於波及無辜。

 

『放心,我在中央當你們的眼線,有什麼消息我第一時間告訴你。』崔珉正義正嚴辭地說。

 

沈昌珉看著短訊,也笑著回傳:『估計他們有什麼動作你也不會知道吧。』

 

『拜託,有人在這裡還是有差好嘛!』崔珉正不屑地回。

 

也許崔珉正說得也沒錯,即便實習生不可能靠近中央的核心人物,但總有那麼點風聲會傳得滿醫院都是,崔珉正在那無非有蒐集消息的效用在,這讓他也隨時能做好準備。

 

於是,崔珉豪果真是挑好了日子,但那天並非他是主廚,而是大家提議,來去高級餐廳消費一次,雖然他們並不期待高級餐廳的主廚能比拚過崔珉豪的廚藝,但氣氛絕對是慶祝時會優先考量的項目。

 

這天他們難得群聚一起,沈昌珉有如入贅的小媳婦般,些許羞澀地坐在崔珉豪身邊,崔母一如往常地熱情,一點芥蒂也沒有,甚至是藉由這次的聚會,歡迎沈昌珉成為自己的半子。如此意外的被當眾接納,沈昌珉還真是有些不知所措,可他也沒錯失這次機會,鼓起勇氣地向崔母鄭重答謝。

 

老實說,他並不知道自己與崔珉豪是否能長久走一起,可他唯一能做的,便是在他們仍是相愛的這段期間,好好疼愛崔珉豪,做好他應做的角色。

 

於是在他們慶祝完後,喝的有些微醺的人兒便大膽地說自己今晚想留宿沈昌珉家,眾人是順著崔珉豪的意思,可一旁的沈昌珉卻是收到不少臉色,彷彿要他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可別對他們的弟弟做出什麼事情來。

 

崔母倒是沒太多心理戲,也很爽快地讓沈昌珉明白,自己的小兒子就由他照顧了。

 

崔珉豪也許是因為心情太好,一進沈昌珉的租屋處,便也不矜持地褪去了自己的外衣,沈昌珉還以為崔珉豪要立馬送上自己了,未料崔珉豪卻是朝浴室走去,層層的衣服是一路散落至浴室前,而沈昌珉則是在後一件一件地將衣服都給撿起,只見人兒關上門以前,有些魅惑地說:「等我一下哦。」

 

那樣的聲線與體態,沈昌珉沒一會下身就脹的難耐。崔珉豪這翻可愛的模樣讓他回憶起崔珉豪第一次參加聯誼派對時,在派對上喝混酒時的可愛模樣。這也表示,自家的人兒絕不能在外頭喝醉了,就怕一個不小心,人不知會被誰給撿屍了。

 

待崔珉豪洗出來後,下身只圍了一條浴巾,沒有預警地就直接跨上坐在客廳裡故作鎮定的他,他是揉上人兒那有些溫熱的小蠻腰,抬頭看著頭髮還是濕露的大男孩,苦笑地說:「換我去洗。」

 

崔珉豪竟是蹭了頂著他股間的硬物,彎了身子在沈昌珉耳邊輕聲說:「你忍的了嗎?」

 

「忍不了還是得忍,今天一整天下來也流不少汗。」沈昌珉寵溺地仰望著大男孩,低聲地說。

 

可他怎麼也未料到,崔珉豪的手心居然也探進了他的褲檔裡,率先摸起他的昂物,咬了下他的耳垂輕聲道:「可是我忍不了了。」

 

崔珉豪沒給沈昌珉回應的時間,便是吻上那雙唇,沈昌珉自是也不客氣的扛了他的膝蓋彎兒,將跟自己差不多身高的人兒給丟上床去,以行動做為崔珉豪挑逗他的回應。

 

很難相信崔珉豪會如此熱情,從前他們就算好幾個月沒做過,也不見崔珉豪這麼反常,可既然崔珉豪都自己送上嘴邊了,他也不打算讓這肥羊溜走,彎身便在人兒的肩膀上咬了一圈齒痕,吻腫了人兒的雙唇不說,崔珉豪胸前的蓓蕾也被他吮的立挺。

 

若崔珉豪明天下不了床,那可不能歸咎於他了。

 

「嗯哈——!」

 

人兒呈現M字腿的樣子趴在床上,又一次的高潮讓他顫抖了雙腿,可沈昌珉卻停不下來,又繼續了另一波的衝刺。大概是因為這些日子發生了太多事情,讓他巴不得操得崔珉豪下不了床,然後再將人兒給囚禁在自己的視線內,讓崔珉豪一點也離不開自己。

 

但這樣的願望根本是奢求,如此獨立的崔珉豪,他自是明白自己是不可能將人兒給綁在身邊,既然如此,那他也只能好好把握與崔珉豪相處的時光。

 

「已、已經五次了……」崔珉豪有些疲憊的推著身上之人,雖是一副拒絕的模樣,可那語氣以及氤氳的大眼,沈昌珉不管怎麼看就覺得人兒是欲拒還迎。

 

「這次是你自找的。」沈昌珉不憐惜地說。

 

崔珉豪不如何,語氣曖昧地說:「沒辦法,跟你做真的很舒服。」

 

「你看你又在找碴了。」

 

「那再一次?」崔珉豪環住了他的後頸,笑道。

 

沈昌珉並沒有被魅惑,他明白崔珉豪的身體已經疲累了,僅僅是退出了崔珉豪的身子,吻了吻身下的人兒,然而溫柔地道:「你累了,休息吧,你看這些徒子徒孫多到都流出來了,等等我幫你洗吧。」

 

還好沈昌珉冰雪聰明地買了備用床單,就在他與崔珉豪都完澡後,他也花了點時間換上新的床單讓崔珉豪率先休息,他則是在一旁等著衣服及床單洗乾淨,好將那堆衣物給丟進烘乾機。

 

未料當他爬上床時,崔珉豪並未睡去,他很自然的摟住了大男孩的腰際,哄道:「你是不是在擔心什麼?」

 

崔珉豪並不意外自己的心事被沈昌珉看了出來,而那雙清澈的大眼也無隱瞞的意思,便對上了男人的雙眼,低聲道:「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們很難走到最後。」

 

沈昌珉沒有否認,畢竟他家對於他的婚事如此蠢蠢欲動,未來必定又會有許多不預警的攻勢,崔珉豪會這麼想也在所難免。

 

「也許吧。」沈昌珉摸著人兒的秀髮,輕笑道:「但那也是以後的事。」

 

「好難想像我們分手的樣子哦。」崔珉豪微笑道。

 

「我的胃會不習慣。」沈昌珉老實地說。

 

崔珉豪也不害臊地說道:「我的身體也會不習慣。」

 

沈昌珉嘆了口氣,捏了捏大男孩的蠻腰,低聲說:「你真是不怕明天下不了床?」

 

「反正你會養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元葉
  • 雖然肉肉看得很開心…但感覺有大事要發生QQ
  • 不會有大事啦XDDD
    我不會寫虐der
    :"P

    秀媽 於 2018/07/21 16: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