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當他們萬事俱備,等著迎接婆家的攻勢時,很意外地,他們卻一起安然度過了第一年。這一年崔珉豪的蛋糕是越賣越好,樣品也越來越多,除了工作變輕鬆以外,他也多了許多時間為沈昌珉準備早晚餐;反觀沈昌珉,實習醫生的生活可說操得累人,雖說每天都能吃到崔珉豪的手藝是種小確幸,但大小夜班的輪替,他的體力或精神力不免難以續行,容易在下班後倒頭就睡,就連崔珉豪自己開門進他家為他煮飯打掃,他幾乎是渾然不知,也睡得不醒人事。

 

崔珉豪明白沈昌珉的勞累,若是他煮完飯後沈昌珉還在睡,他不會叫醒男人,只將煮好的飯菜保鮮,接著爬上男人的床,拿起自己的手機找尋特色料理。

 

沈昌珉不曉得自己睡了多久,不過每次醒來都不意外,總會有那麼一個人兒在他身邊笑著對他打招呼,接著便是下床去替他熱飯菜。他的作息崔珉豪幾乎是瞭若指掌,可能甚至比他還清楚自己的值班時間,縱然崔珉豪並不是每天都有空來這為他煮飯。

 

他不將時間繼續浪費在床上,是下了床進浴室梳洗一翻,出來頭髮也沒吹乾,便直接端起桌面上的碗公,迅速地扒起飯來。

 

飯後,崔珉豪又是端上了甜點來,新舊商品皆是讓他品嚐,進而藉由男人的味蕾來改善自己的手藝。

 

如此,這就是他們平凡的生活。沈昌珉曾告訴崔珉豪,待他正式成為醫生以後,他便會開始規劃買房,他也希望崔珉豪參與其中。他並未要求崔珉豪必須與自己住一起,畢竟他明白,崔珉豪還有崔母得照顧,屆時很有可能崔珉豪也還是得像現在一樣兩邊跑。

 

但他不介意,畢竟現在的日子他也覺得愜意,況且他多半時間都在醫院,崔珉豪愛哪去哪,基本上他也管不著。

 

只是萬萬沒料到,今年的他們雖相安無事,但並不表示婆家會就此放棄奪回沈昌珉的機會。他倆也因工作忙碌及時間的關係,不經意地忘了婆家的洶湧,好在鄭允浩提前有了準備,就在沈昌珉實習的合約快要到期時,鄭允浩便是率先讓沈昌珉又續簽了聘用合約。

 

果然中央就在時日屆至後,又派人過來華芳要人,鄭允浩又是出面擋了一波,雖是成功保住沈昌珉,但他也明白,中央可能會因此做出更強烈的制裁手段。

 

「你自己小心為上吧,你們家畢竟財大氣粗,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鄭允浩提醒道。

 

他點了點頭,可他怎麼也沒想到,他們家財再怎麼大,氣再如何粗,也不至於會把整個順天菜市場買下來。且買下的時間點也正好是與攤販重新簽訂租約的時候,全部在順天菜市場的攤販都續約成功,就遲遲崔珉豪的小攤販,中央不同意出租。

 

婆家的意圖甚是明顯,除了將沈昌珉給擰回中央娶媳婦外,也要將崔珉豪給趕盡殺絕。

 

起先這事情他並不曉得,租約簽不下來的消息,也僅有崔母與崔珉豪知曉,他們並不想讓在外打拼的哥哥們及沈昌珉過度擔心。但隱瞞終究不是辦法,沒一個月的時間,崔珉恩便識破了這道秘密,即便崔珉豪請求崔珉恩別讓沈昌珉知道,但崔珉恩態度強硬,認為沈昌珉必須要知道這件事情。

 

沈昌珉得知後相當震驚,看著一旁面有難色的崔珉豪,崔珉豪不僅沒怪他,甚至是跟他道歉,自己並不是惡意想隱瞞。但沈昌珉才不管消息是否為第一手,他僅是拿起手機,找著自己爺爺的電話號碼,氣憤地要找那老頭理論一翻。

 

崔珉豪見狀,是趕忙搶過他的手機來,便把通話給掛掉了。

 

「你做什麼?」沈昌珉相當不理解,一旁的崔珉恩似乎也不明白自己的弟弟在想什麼,但崔珉豪卻是比誰都冷靜,聲音平穩地說:「你們都先靜一下吧。」

 

沈昌珉幾乎是氣到不想與崔珉豪對話了,都已到了這種時候,崔珉豪竟然還想佛心來著不讓他打電話回家出口氣?

 

「地被買走了這已經是事實,我跟媽目前也不是太缺錢,所以想說先喘口氣再去想接下來要去哪裡擺攤。」崔珉豪微笑又說:「不過我覺得不管我們去哪,感覺都容易被趕盡殺絕,所以我決定呢,攤販我就擺在我們家門口,然後我也要開始經營我的副業。」

 

「副業?」沈昌珉與崔珉恩異口同聲,滿是疑惑。

 

「我在想說,也許我可以開個料理直播或料理頻道來當當看網紅。」崔珉豪又信誓旦旦地說:「網路世界的話,你們家這個大集團應該就管不到了吧!」

 

本是滿肚子氣的沈昌珉,見崔珉豪如此樂觀的說法,他一度有種被說服的感覺,然而崔珉豪又繼續說道:「我覺得也沒必要因為這種事情跟你們家爭吵,他們早就警告我們了,況且我是這樣想啦,如果我真的做不下去了,我大不了去餐飲業工作,你們就固定每個月上繳個五千元給媽媽當生活費,這樣就很足夠了。」

 

崔珉豪是說得一派輕鬆,但現實也不過就如他所言,沒什麼比過好自己更重要。今天婆家來勢洶洶,目的就是希望他們過得不好,進而拆散他與沈昌珉,可惜他這人也不是那麼容易放棄,敵人的目的既已被看穿,那要攻其不備還不容易嗎?

 

崔珉恩明白崔珉豪早已有打算後,也沒繼續叨擾,離開前只道:「如果有需要錢,可以跟我說。」

 

房內被留下的兩個人,崔珉豪的背脊不禁率先發涼,雖自己早已想好了退路,但他明白沈昌珉並不會輕易原諒他的隱瞞。

 

「你別生氣了,我真的不是故意隱瞞你,你連下班休息的時間都很有限了,我也不想你為了我的事情煩惱。」

 

只見沈昌珉壓根不想回話,崔珉豪又說:「你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沈昌珉一臉不耐煩地起身,拿了衣櫃上乾淨的衣服就朝浴室裡走去,崔珉豪也不氣餒,屁顛顛地跟了上去,沈昌珉沒驅趕他,只在他跟進廁所後,轉身順手將人兒身後的門給推上,順道壁咚了一下那位一向過於自主的傢伙。

 

「你知道你進來後會幹嘛吧?」沈昌珉低聲說道。

 

崔珉豪抬眼看著他,乖乖地點了頭說:「知道,會一起洗澡。」

 

沈昌珉白眼,嘆了口氣,「那你去衣櫥裡拿我乾淨的衣服來換吧。」

 

「不要,我今天一整晚都要全裸。」

 

「……崔珉豪。」

 

「我今天就是要不穿衣服!

 

「你個妖豔賤貨……!」

 

沒有意外,今晚沈昌珉也沒給崔珉豪機會穿上衣服,讓他當了一次遛鳥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