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允浩的在時間上變動率很大,有幾回他甚至是加班至九點才從公司開車回家。這路上沈昌珉只能啃著小麵包,勉勉強強的餓著肚子撐回公寓去找金在中。吃慣金在中所煮的飯以後,沈昌珉雖說也沒什麼挑食,不過倒是會認飯、認味道。

在公司的中餐,鄭允浩都會帶著沈昌珉至員工餐廳買午餐,一個便當沈昌珉本來能吃個三分之二以上,可自從遇上了金在中,一個便當的分量驟減至三分之一。就是寧可餓肚子,也不想把難吃的飯菜吞進肚子裡頭。

鄭允浩對於沈昌珉的胃會認人這件事情是有那麼一點困擾,今日他決定將這件事情告訴金在中,與他參詳參詳沈昌珉這個屁孩的問題該如何解決。他抱著幾乎是沒有力氣可以動的沈昌珉,沈昌珉就趴在他的肩上,乖乖讓他抱上公寓。以往來說,鄭允浩都會先回家放個公事包再去敲金在中的門。不過這回他見自己的兒子已經餓的都沒力,為了拯救自己兒子的性命,他這回不是轉左邊,而是轉身向著右邊的家門,按著上頭的門鈴。

家中的主人聽見鈴聲是騷動了一會,然而出來開門的便是早已煮好飯菜在等他們過來的金在中。

「你好。」鄭允浩臉上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頭笑著又說:「今天能不能就在你家吃飯?昌珉餓到不能等了。」

金在中看著趴在鄭允浩身上的沈昌珉,金在中臉上是笑了起來,他伸手就從鄭允浩的手上接過沈昌珉,然而笑說:「我也正打算叫你在這吃一吃,今天回的比較晚喔?」

鄭允浩彎著身替皮鞋拆解著鞋帶,一手拎著公事包牽強的說:「最近案子多,所以處理的晚。」

金在中其實並不曉得鄭允浩的工作性質是什麼,他從來就沒過問。而鄭允浩對於金在中所從事的行業也不是很清楚,現在的他們只知道彼此的關係就是種敦親睦鄰的狀態而已。可說起來有件事情他們是能確定的,就是彼此都是辛苦的袋鼠爸爸。

金在中一手抱著沈昌珉,也彎下腰來就替鄭允浩拿過公事包,鄭允浩本是有些疑惑,不過金在中卻朝著在客廳裡看電視的小孩說:「有天,過來幫鄭叔叔拿包包。」

朴有天轉頭看著金在中,然而拔腿就朝著他們跑了過來,他的小手拿了鄭允浩的公事包,幾乎是有點吃力的將公事包拿至沙發上放。

「那有點重。」鄭允浩不好意思的說。

金在中只是笑答:「男生就得訓練一下。」

朴有天將東西放好以後,又走過金俊秀的身旁,坐在地板與金俊秀看著『海綿寶寶』的卡通。金在中從來就不管朴有天與金俊秀的休閒,有時他只希望孩子們不要打架,至於他們要玩什麼或者做什麼,他都不管的。

鄭允浩是隨著金在中的身後來到了餐桌,他先進了廚房替自己洗了手,而沈昌珉就由金在中替他洗著,他們走回餐桌後,鄭允浩是拿了碗筷就替自己先填起肚子來。至於沈昌珉,他就坐在金在中的大腿上,金在中一口一口的餵著他,瞧這父子是狼吞虎嚥的模樣,金在中在一旁是偷笑的,不敢吭聲。

「吃慢一點。」金在中揉著沈昌珉的肚子說。

沈昌珉是聽得懂,不過他卻抗議的說:「不要。」

「很餓喔?」金在中看著他笑問。

沈昌珉點點頭,小手指頭就指著金在中手裡的碗,示意著想繼續吃飯。金在中不介意的替鄭允浩餵著沈昌珉,只是鄭允浩自己是看的有點心虛,可他自己也是相當的餓,暫時的沒法好好照顧著沈昌珉。他只是看著金在中的臉蛋,於是帶有歉意的口吻說:「不好意思,還讓你忙。」

「不會啦,反正我也很閒啊。」

「你也才剛忙完那兩個孩子,應該休息的。」

「這又沒什麼,昌珉吃飯很乖啊,至少不會像他們都給我亂灑飯粒。」

朴有天與金俊秀的惡行是被金在中說了出來,有比較才懂自己原來是這麼美好,鄭允浩心底是慶幸了一點。畢竟沈昌珉從來不會給他闖出什麼禍端來,在照顧上,沈昌珉的個性對他已是最大的體諒了。

瞧沈昌珉每吃一口金在中做的飯菜,臉上就漸漸的有了笑容,鄭允浩在一旁也看得相當安心。

今晚這餐桌上的飯菜不能說很豐盛,但也成功的餵飽了鄭允浩與沈昌珉的肚子了。而今日,金在中才真正的體悟到,沈昌珉的胃容量真是深不可測,鄭允浩當初的說詞並不是唬人的,而是真的沈昌珉這小人兒能吃那麼多他所做的飯菜。

當然,這個問題也是鄭允浩苦惱的根源。在金在中把沈昌珉交給朴有天與金俊秀照顧時,鄭允浩替金在中收著碗盤,倆人在廚房裡的流理臺一同洗著碗,也談起鄭允浩苦思無解的問題。

「昌珉很喜歡你做的菜,他的胃開始認人了,公司中午的飯菜都不吃,寧可吃零食或餓肚子,就是不吃你以外其他人做的飯。」鄭允浩很正經的說著,可金在中卻有些不敢置信的笑問:「你有沒有在騙我啊?」

「沒騙你,你看他今天餓到沒力氣,就是因為他中午吃的太少了,他只喜歡吃你做的飯。」鄭允浩認真的洗著碗快,臉上的神情很嚴肅,他沒有要欺騙金在中的意思。

小孩的事情若能趕緊解決是最好的,鄭允浩自己很怕他錯過什麼成長的黃金時期,而讓沈昌珉沒獲得應該獲得的營養。金在中本是後知後覺,不過瞧鄭允浩這麼認真的與他討論,他最後也冷靜下來思考,能解決沈昌珉的問題方案有哪些。

「不如這樣吧?我做便當給昌珉帶去公司吃?你們公司有保溫機嗎?」金在中擦著鄭允浩洗好的碗盤,看著鄭允浩的側顏問。

「有保溫機,不過……」鄭允浩關了水源,轉頭盯著金在中的藍眸說:「這樣又要麻煩你做飯。」

金在中只是搖頭笑說:「那沒什麼,因為我還是得用那兩個孩子的便當阿。」

鄭允浩這麼一聽,他臉上也笑了起來說:「原來你們家孩子的胃也被你慣壞了。」

「要不要連你的也一起做一做?」金在中笑問。

「不用了,太麻煩了。」

「難道你的胃沒被我慣壞嗎?」

鄭允浩雙眸與金在中的藍眸再次交會。這是他們第一次看著對方可卻沒說話。這中間相隔了五秒之久,鄭允浩才瞥過了頭,不敢看金在中。他不曉得為何只盯著金在中看可沒說話時,那種氣氛會是這麼的令人覺得有些曖昧。他承認金在中是比一般的男人長相要再精緻一點,不過他已很久沒對一個人會有這種依賴,甚至是有些的迷網。

原來,他們之間早已漸漸的熟絡了。甚至是讓鄭允浩措手不及,不曉得該如何回應金在中聽上去會令人遐想的話。

那麼,他的胃……是不是真被慣壞了?

「不然……就麻煩你了。」鄭允浩垂著頭,看著洗手槽說。

金在中看著鄭允浩的側顏,微笑的輕聲說:「不過可能要你們早起喔,因為我還得送有天跟俊秀去幼稚園。」

「沒關係的。」鄭允浩抬頭又說:「那麼,錢要怎麼算?」

金在中是愣了一會,他幾乎沒想過要收鄭允浩的飯錢。不過若說不收錢,感覺上是又有那麼一點奇怪。於是他想來想去,過半響才答:「我之後再跟你算就好了。」

鄭允浩看著金在中轉過身擺放著碗筷,他是鬆了一口氣。至少這時侯的他,看不見金在中那過於精緻的臉蛋。可這時候金在中自己卻出了一點皮肉。他的手掌是半乾半濕,所以拿了較重的盤子時,一個不注意便手滑了一下。那盤子是被地板撞擊的破碎,金在中趕忙的想做處裡,不過人似乎有心神不寧的就被碎盤的邊緣給割傷了。

一旁的鄭允浩是蹲了下身看著金在中那湧出鮮血的指頭,他的手掌一把就捉住了金在中的手指。然而在客廳看電視的小屁孩,聽見這麼大的聲響,朴有天與金俊秀倆人便趕緊衝向廚房,金俊秀一見到鄭允浩掌內的鮮血,他立即的往客廳的課桌跑去,抽了幾張衛生紙又跑了回來。

「爸爸給你給你!」

金在中接過手然而道謝,在一旁的朴有天也隨著鄭允浩握著金在中的手指,金俊秀見朴有天的舉動,也學了他起來握住金在中的手。然而,最小的沈昌珉才正從沙發上爬下來,他也慢慢的走到了廚房,見一群人蹲在瓦斯爐身旁,他好奇的湊了過去看。

金在中的手一層層的被包住,先是鄭允浩,再來是朴有天,然後是金俊秀。沈昌珉是緩緩的走到鄭允浩的身邊,他也蹲了下身,小手就覆蓋上金俊秀的手。

明明是個不大的傷口,卻搞的全員出動,不過重點是,金在中並沒有罵這群人的作法笨,他甚至是很難相信現在的這般情景會是這麼溫馨的一幕。

鄭允浩眼神漸漸的看向了金在中,金在中也抬眼看著他。

第一層的包覆就是鄭允浩的大掌,他總覺得自己握著這跟自己差不多粗糙的手,他的手是暖暖的,而最讓他感到莫名的,是他的心也暖暖的。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