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俊秀見時間一到,便從圖書館往有天的社團練習室走去。規律的時間,從來就沒有任何誤差。俊秀站在教室門外,等著他。

「你來找有天的嗎?」一位女孩問。

俊秀微笑點著頭。

「要等一下喔,他要等等才會好。」女孩好心的告訴俊秀。

俊秀依舊點著頭笑著,像是告訴那女孩,他明白了。

「啊,這個給你,我們的新生發表會,下星期三下午六點開始唷,希望你能來。」

女孩將宣傳單給了俊秀,囑咐了內容,微幅度的鞠恭,轉身便走了。俊秀靠著牆,看著宣傳單上的地點與時間,還有場次。有天被安排獨奏,而且是壓軸,看來他在這社團裡一定佔有相當份量。俊秀折了紙條,將紙張放進了口袋。

看來下星期得跟在中請假一下。沒有多少的考慮,俊秀決定參加。過不久,有天從教室裡走出來,倆人揹著自己的背包,一同尋找午餐的著落。一路上他有跟俊秀提發表會的事情,而他明白那天俊秀剛好也要打工,所以並沒有勉強俊秀來參加。俊秀笑了笑,將口袋那張宣傳單翻背面,拿起筆寫了些字。

『我會去。』

簡單俐落的三個字,他也沒再說什麼。俊秀這樣的決定,是讓他覺得欣喜,「謝謝你。」他說。

倆人結束了午餐,坐在店裡小休息一下,俊秀利用這段時間,問著他要不要去他打工的咖啡廳看看。他告訴他,今天他會早點練完,然後再去店裡找他。俊秀笑著點頭,似乎也滿意他的決定。

倆人有默契又回到了學校,各自上課去。一樣的生活模式,俊秀自己放學回家,將書包都放好後,就去了咖啡廳幫忙。推開門,又是那"唧唧"的鞋聲,沒什麼規律性的從後頭廚房跑出來。

「俊秀!」

踉蹌了幾步,昌珉終於抱到了俊秀的大腿。在與昌珉不熟前,昌珉總會乖乖叫自己哥哥,但是一熟悉後,昌珉也不拘泥這樣的敬語。坦白點來說,其實昌珉一直覺得俊秀跟他的心智年齡是差不多的,自然而然就把俊秀當作朋友了。當然這點,俊秀其實也不是很在乎。有時候多了敬語,只會讓彼此更有疏遠感而已。

俊秀伸手將昌珉抱起,往店裡面走,昌珉的小手也不安分,總是愛捏俊秀的臉頰。

「俊秀的臉好好捏耶,我要吃蛋糕!」

俊秀點點頭,也捏了昌珉的臉頰,放下了昌珉,便進了廚房幫忙去了。在中今天又教了俊秀新的甜點。

「這次是舒芙里,這甜點也有它的意涵在。」

俊秀看著在中,認真的聽著。

「就是稍縱即逝,捉模不定的。因為它的口感極佳,容易讓品味者有這樣的感覺,吃完會有種空洞感。」在中準備著材料,一邊說著。

俊秀點了點頭,將這次學到的,記進了腦海裡。他想起了昌珉說的提拉米蘇,這次又是舒芙里的空洞。若將這意思比喻做兩人間的愛情,這代表什麼?

稍縱即逝,捉模不定。吃的時候能滿足人的口腹之慾,而吃完又有種空洞感?俊秀不明白。

有天沒多久果然赴約了。他來到了俊秀打工的咖啡廳,看著場內的佈置,他很喜歡。這種放著輕音樂,燈光打的不亮,讓人有種能放鬆,昏昏欲睡之感。俊秀在吧檯上泡著咖啡,聽到推門作響的鈴鐺,轉頭看了看。

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人了。

「歡迎光臨。」允浩轉身向他喊道。

他示意的點了點頭,眼神找著俊秀。俊秀笑著跟他揮著手,它自然的走向吧檯上,選了張離俊秀近的地方坐著。

「這裡很棒呢。」他輕聲說著。

俊秀點點頭,將泡好的咖啡放置盤子上,讓允浩端去給客人。

「你跟俊秀是朋友?」一旁泡著咖啡的在中問著。

「嗯,同居人。」他沒什麼避諱的說出來。

「想喝點什麼嗎?」

突然,這"唧唧"的鞋聲又傳來。

「大哥哥你要吃什麼蛋糕?」昌珉一路跑來,抬頭看著有天,抓著有天的褲子問道。

「昌珉呀,你要跟哥哥介紹呀,順便問一下他要喝什麼,讓爹地泡。」在中有些好笑的對著昌珉說。

「大哥哥你要什麼蛋糕和飲料呢?」昌珉這次又修飾了自己的問句。

有天有些無措的看著那小人兒,結巴說:「我……」

「小弟弟覺得吃什麼好呢?」他反問。

通常不知道該吃什麼,還是由別人來決定比較快吧。

「提拉米蘇!我喜歡提拉米蘇!」昌珉笑的大小眼,高興的對著有天笑著說。

「好,那就提拉米蘇吧。」乾脆的答應了,其實,他本身也愛提拉米蘇的口感。昌珉很迅速的跑走,對著剛好站在冰箱旁的允浩嚷著。

「爸爸我要一個提拉米蘇!」

「好好,馬上來!」

看來昌珉似乎忘記了問有天飲料了,就這樣跑去那冰著滿滿蛋糕的冰箱旁。一旁的俊秀仍然流利的泡著咖啡。

「同學,想喝什麼?」在中很乾脆的又再一次問了他。

「你介紹吧。」

「個人喜愛焦糖瑪奇朵,如何?」

「那就它吧。」他也答的隨意。

「你明白焦糖瑪奇朵的意思嗎?」在中問。

「不就是咖啡,會有什麼意思?」

「甜蜜的印記,這是它的意義。」在中開始動手泡著他的咖啡,又繼續說道:「在義大利文裡,瑪奇朵的意思就是印記,因為加了焦糖,所以代表著甜蜜的印記。」

他聽的一愣一愣的,眼神很不自我的,看著俊秀忙著的背影。他的甜蜜的印記,是俊秀。他默默的笑著,這時的允浩將提拉米蘇端來,給了他。

「來,提拉米蘇。」允浩非常氣質的說。

他看了看允浩,又看了看這甜點,好奇的開口問:「這提拉米蘇該……該不會也有背景意義吧?」

「請帶我走。」一家三口一同說著,俊秀也轉頭看著他。

這一刻,他像是領悟了什麼,站了起來,驚訝的看著俊秀。在中跟允浩被這有天莫名的舉動嚇到,事發生什麼事了?

「俊秀,你當初唸的,就是這四個字吧?你讓我吃了提拉米蘇,然後告訴我,『請帶我走』。」

俊秀紅了臉,急忙轉過身繼續泡著咖啡,沒答覆,也無否認。他看著俊秀的背影,微笑著,又緩緩的坐了下來。在中跟允浩在一旁,馬上明白這氣氛的意思了。

「你們是同居人呀……?」在中嬉笑的說著。

「而且是關係匪淺的同居人喔!」允浩有默契的搭著腔。

這時,吃著蛋糕的昌珉,端著手上的蛋糕,"唧唧"鞋又走了過來說:「俊秀愛大哥哥,所以給你提拉米蘇。」連這小子都懂了,還有誰不懂的?

「喏,你的焦糖瑪奇朵。」在中將泡好的咖啡端給他。

「吶,同居人,你願不願意……告訴我們,你們甜蜜的印記?」允浩坐一旁,問著他。

今晚,他們四人聊著彼此的愛情。昌珉坐在俊秀的大腿上吃著蛋糕,不時發出咯咯的笑聲。聊了好多好多,還聊了為什麼會領養昌珉。反正,在一起久了,一然就會想要自己的孩子嘛。

至於昌珉的過去嘛……。昌珉自己的記憶容量,其實沒記得多少。在他有記憶以來,就有了爹地跟爸爸了,雖然知道他自己的家庭似乎跟別人的家庭不太一樣,不過也沒多大的不同,至少,他得到的愛,並不輸於那些正常的家庭。

昌珉嘴裡吃著蛋糕,含糊的說著:「我愛我的爸爸跟爹地。」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