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在中與崔珉豪看著做在沙發上的金俊秀,他們總覺得眼前的金俊秀與他們當初所相處的金俊秀並非同個人似的。從金俊秀身上的所散發的氣息已不同以往,他們並不曉得金俊秀消失的這段期間遇上了什麼事情,但他們一致的認為,一定是相當不人道的待遇,才讓金俊秀變了個人。

「俊秀……。」

「哥,這次我要重新調查。」金俊秀說。

一旁的金在中是看了崔珉豪一眼,轉回頭便低聲問:「俊秀,你知道現在的檢警全都是共犯,不會有人願意協助我們。」

「是啊,在中哥說的沒錯,所以那些檢警才會陷害俊秀哥你的。」崔珉豪皺著眉頭,他看著放在客桌上的筆電又說:「那些人全在上層長官的面前說俊秀哥你因公殉職了。」

金俊秀聽了沒有說話,目前的情況其實不用金在中或者崔珉豪的刻意提醒,他自己是再了解不過。

眼前什麼局勢難道他會不清楚?死裡逃生的他,曉得那群賣毒又吃錢的檢警想至他於死地,更是明白那些檢警不會希望再見到他這種人的出現。可這回他再次回來的目的,是朴有天給了他這個機會,讓他能回過頭復仇,甚至緝捕朴有天這個大毒梟。這麼好的一個機會,他是不可能會再放棄。

「重點是你為什麼想重新來過?」金在中又問。

金俊秀抬眼看著他們,他是握緊了自己的拳頭,然而壓低了聲線說:「除了緝捕毒梟,我也要讓那些貪官付出代價。」

「俊秀哥你──」

「你們不幫我也會自己行動。」金俊秀堅定的說:「那些人渣不能讓他們再繼續囂張。」

「俊秀,你是針對毒梟還是針對那些檢警?你的目標已經不是緝毒了,似乎是──」金在中話只說了一半,便被金俊秀給插話,「報仇。」金俊秀說。

金在中與崔珉豪是睜大了眼,他們的心跳很快,完全不能明白為何金俊秀再次歸來會是如此的風雲變色。

「我說了,你們不幫,我也會自己來。」金俊秀的眼神垂了下來,鳳眼漸漸沒有了方才的兇狠,可卻是一種悲愴。

「我瞭解了。」金在中看了一眼崔珉豪,眼神又回望著垂著頭的金俊秀說:「我幫你。」

「我也幫俊秀哥!」

「謝了。」金俊秀抬起了微笑說。

他們將所有的情緒重新整理,金俊秀將放在寢室裡頭的白板推了出來,崔珉豪與金在中看著上頭的照片,那些照片明顯被金俊秀重新的統整過,上頭的人幾乎都不是毒蟲,而是與金俊秀職業相同的檢警大頭照。不過最顯眼的並不是那些人的相片,是金俊秀手畫且貼在最高處的肖像。

「那是誰?」崔珉豪指著白板問。

金俊秀看了白板一眼,便說:「他就是那位沒有聘請任何掮客自己將純度百分之百的海洛因運進國內的毒梟。」

金在中睜大了眼來,不可置信的問:「你見到他了?」

金俊秀的鳳眼暗沉下來,輕輕的點著頭又說:「他給了我三次的機會緝捕他。」

崔珉豪很不能理解這種說法,那人不僅沒有殺害金俊秀反倒要金俊秀緝捕他?這是什麼心態?難不成他是篤定金俊秀不可能緝捕他嗎?

「他不是就那位將毒品市場價格都給壟斷的大毒梟嗎?」崔珉豪說,他也覺得很不可思議,金俊秀竟然見到了這樣的一個大人物。

金俊秀是點著頭,朴有天的事跡無論是在白道還是黑道裡頭是家喻戶曉。在黑道重新劃分地盤的時期,朴有天於其中崛起,甚至是自己遠赴阿富汗購買海洛因。他中間沒有任何的仲介分紅,運送也是靠自己,所以才有辦法取得純度百分之百的海洛因。

普通來說,一般的毒販都得先轉過幾手才會拿到海洛因,但在這轉手的過程裡,通常海洛因的濃度都會被稀釋,不可能拿得到百分之百純度的海洛因。也就因為如此,毒品市場是一度的競爭。可朴有天卻是將這是場重新操盤的人,他所販賣純度百分之百的海洛因價格,要來一般被稀釋過的便宜。對於毒蟲而言,選擇能直接吸食的海洛因才會是最划算的,自然是沒有人會向檢警或者其餘的毒販購買純度不足的海洛因。

然而,一直以來檢警的手法都很骯髒,他們將毒販送進監獄後,便會拿著那些毒販的毒品在於社會裡販賣還賺取暴利的外快。可現在倒好,朴有天壟斷了毒品的市場價格,沒人願意向檢警購買,朴有天的存在也成了檢警的威脅。所以那群檢警才會盯上朴有天,並且與他做交易,不是要朴有天按月交付封口金,就是要朴有天拿百分之百純度的海洛因讓他們販賣,若朴有天不照做,那群檢警肯定會照三餐申請搜索票找朴有天的麻煩。

在這個他們所生存的社會上,已無形中成為了黑市。朴有天也需要餬口飯吃,所以他會咬牙滿足那些檢警的慾望。只是朴有天與金俊秀一樣,都看不慣這群人渣的作風。雖說朴有天在金俊秀心目中也是個可惡的人,但比起那些公職人員,金俊秀想殺後者更勝前者。

「他叫朴有天。」金俊秀看著那張肖像說。

崔珉豪將金俊秀所說的名字輸入了電腦裡頭,他用著特殊的軟體嘗試著搜尋朴有天的資料,最後所得的結論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他似乎不隸屬於誰。」崔珉豪說。

「不會吧……自己一個人操盤整個毒品市場?」金在中睜大藍眸問。

金俊秀轉過了身子,輕聲的說:「他沒有替任何黑手黨工作,是自己一個,所以黑手黨對於國內的毒品市場也沒有賺頭。」

「他的資料好少喔。」崔珉豪皺著眉又說。

金在中也看著崔珉豪的筆電螢幕,悶悶的說:「大概是個生活低調的人。」

金俊秀手上是拿著他所統整的資料,又看著白板上方的人頭相,將某個人的相片用了紅筆在上頭打了個叉的記號。

「就先從陳富昇開始問起。」金俊秀說。

金在中與崔珉豪看著那張照片,又見金俊秀的神情,他們明白,即將有會場腥風血雨,用血洗淨這條骯髒的司法渠道。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