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崔珉豪拿著他的小熊餅乾離去以後,他也就真的沒再見過崔珉豪來教室找他了。

這樣的日子也過了兩個星期。他從沒向坐在他一旁的崔珉錫過問崔珉豪的事情,一來大概是因為跟崔珉豪的熟度不足,二來也是因為他不知道要找什麼話題來將崔珉豪牽引進來。

沈昌珉覺得自己的心情很莫名其妙,他不知道為何自己會這麼介意崔珉豪的去留,有可能是因為他送了小熊餅乾給崔珉豪,所以他的心思很牽掛小熊餅乾,甚至想知道崔珉豪會是如何對待那包小熊餅乾。

但還有一個另一個原因,那就是沈昌珉會不自覺的將崔珉豪與幼稚園撞倒他的大眼男來聯想在一起。不過他心中仍是存疑,他想,崔珉豪應該與那大眼男孩是不同人吧?不然這世界就太過於巧合了。

沈昌珉讓自己回過神來,他的眼神看著桌面上的書本,本想提神繼續往下唸,但這時候的金在中卻是敲了他的門,然而打開他的房門問:「爸爸要去超市買些東西,你的小熊餅乾也沒了,要不要跟爸爸一起去?」

沈昌珉是撐著頭看著金在中的藍眸,想了一會,才點著頭然而起身在房間內換上外出的衣物。金在中帶著家中的老小走在路上,嘴巴還不停的嚷著說,他們這群孩子都長大了,以前常兩隻手各牽一個朴有天與金俊秀,胸前背個沈昌珉一同帶出來買糖果。可現在呢?每個孩子都有自己得要做的事情,自然是沒有人會有時間陪他這個爸爸出來買東西。

沈昌珉是一路點著頭,不過他卻沒說什麼。但他覺得金在中說的也有道理,長大以後就真的也很少與爸爸和老爸有什麼親子互動,就除了偶爾出去超市買個小熊餅乾外,其餘的時間大家皆是各忙各的。

雖說是如此,沈昌珉還是很喜歡這個家。縱然相處的時間不如兒時來的黏膩,但金在中與鄭允浩自始自終都是個好爸爸,讓他們什麼也不缺,不論是物質或者是心靈上。說穿了,其實就與一個真正的圓滿家庭是差不了多少的。

金在中與他在這冷空氣裡緩步的走至超市,金在中是習慣的拿了一個籃子,走進超市後便說:「你去選你的餅乾,爸爸在生鮮這邊喔。」

沈昌珉點點頭,隨後便與金在中走了不同的走道,他往餅乾區的走道走去,一如往常的就來到了擺放小熊餅乾的架子邊。他伸手就拿了一大盒的巧克力口味,又拿了一大盒的草莓口味,一隻手臂就抱著一盒。他轉過了身準備走出這個走道至生鮮的走道找金在中時,才剛踏出餅乾的走道,就又在轉角處被一個匆忙的小夥子給撞上了。沈昌珉是俐落的將手中的小熊餅乾移開,而那小夥子也就硬生生的將自己的腦袋撞進了沈昌珉的鎖骨旁。

「唔。」

小夥子抬起頭看著沈昌珉,沈昌珉的手臂上攤的開,沒有讓小熊餅乾受到任何的衝擊,他也低著頭看著那位撞他的小夥子。

「學、學長?」

崔珉豪睜大了眼,他的大眼又與沈昌珉對視,沈昌珉雖無戴眼鏡出門,可這麼近的距離他還是將崔珉豪的面孔看得清楚。崔珉豪是看著沈昌珉的大掌各自抓著不同口味的小熊餅乾,他退了幾步,便摸著自己的額頭傻笑道:「學長喜歡吃小熊餅乾喔?」

沈昌珉是將手中的小熊餅乾又圈進懷中,誠實的點著頭。

「上次你給我的,我已經吃掉了,真的很好吃。」崔珉豪抬頭對著他笑說。

沈昌珉心中覺得這種感覺很好,他喜歡崔珉豪讚美小熊餅乾的樣子,所以他的臉上也不自覺的跟著崔珉豪笑了起來,腦袋瓜子是滿意的點著頭,似乎是喜歡崔珉豪對於小熊餅乾的評價。

崔珉豪眨著眼,當他看見沈昌珉的笑臉時,他的眼神卻不敢直視這樣的沈昌珉。有那麼幾刻鐘,他總覺得沈昌珉的輪廓長的很特別,並不是傳說中的特帥的花美男,但卻是會令人雙眼看的很滿足的深刻輪廓男。

崔珉豪有些不好意思的用著食指摸了摸鼻尖,垂著頭輕聲說:「我也是來買餅乾的。」他緩緩的抬起頭看著高大的沈昌珉,嘴上又微笑道:「不過我是幫我哥買的,他是個一直唸書不愛出門的宅男。」

沈昌珉聽見這話,他是讓出了餅乾區的走道,看著崔珉豪走進走道裡頭。崔珉豪在餅乾架前蹲了下身,認真的打量著餅乾的價錢,沒多久便選了一個價位不高的餅乾,他站了起身轉過頭看著沈昌珉笑說:「買這個給他好了。」

沈昌珉看著崔珉豪手上的餅乾,他很直接的就將自己手上一大盒的小熊餅乾遞給崔珉豪,他最推薦的就是小熊餅乾,所以他也希望崔珉豪能購買它。只是這回崔珉豪仍是對著他搖著頭,臉上苦笑的說:「這太貴了,雖然它真的很好吃。」

沈昌珉的臉上沒什麼特別表情,他又將小熊餅乾納入自己的懷裡,但崔珉豪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心情,他走了向前抬頭對著沈昌珉笑說:「我下次存錢來買。」因為他不希望沈昌珉難過,只是在經濟上真的不允許,所以他只能選擇比較廉價一點的零食來解嘴饞。

沈昌珉沒有點頭也無搖頭,他看著眼前朝著他微笑的崔珉豪,心中有點感動。

「昌珉你選好了嗎?」金在中突然站在他身後,朝著他的背影問。當沈昌珉轉身子時,金在中才發現被沈昌珉身軀擋住的崔珉豪。他看著崔珉豪似乎是與沈昌珉在聊天,便又問著沈昌珉,「你同學啊?」

沈昌珉看著側了身子,低聲答:「學弟。」

「沈爸爸好。」崔珉豪有禮貌的對著金在中鞠躬說。金在中並不介意這樣的稱呼,他只是點著頭也向崔珉豪打聲招呼,「你好。」

後來,金在中的身後就跟著倆個孩子,在排隊結帳的他們,金在中是偷聽沈昌珉與崔珉豪的對話。崔珉豪貌似是個不介意沈昌珉沉默的學弟,從餅乾談論至左手肘,崔珉豪還窮追不捨的問著沈昌珉的手肘是否有好轉,金在中才曉得原來那位學弟就是把他家孩子撞傷的人。

只是他見沈昌珉一點也不排斥這種活潑個性的崔珉豪,他心中是感到安慰。一直以來他是擔心沈昌珉的人際問題,不過看見眼前這個崔珉豪的模樣,他倒是安心不少,沈昌珉也算是個會交到朋友的人。

他們排著隊伍最後將購買的東西結帳,崔珉豪是尾隨著沈昌珉的身後一同走出超市,崔珉豪轉過身笑著對沈昌珉說:「我家住那邊而已,學長、沈爸爸再見。」沈昌珉是看著崔珉豪手指頭指的方向,雖說是與自己的家是反方向,不過嚴格說起來他們距離並不遠。

崔珉豪是拎著手提袋轉身就要走,而金在中也轉過身準備離開,就只剩沈昌珉一人站在超市的門口看著崔珉豪的背影。金在中見沈昌珉沒有跟上他,他又走回至超商看著沈昌珉的舉動。沈昌珉是將袋子裡那大盒小熊餅乾的封口處給撕開,然而大掌各個口味拿了一包,他向前追著崔珉豪的背影。

「學弟。」沈昌珉嘴中喘著氣抓著他的肩膀輕聲說。

沈昌珉頸子上的圍巾又快掉了,他在這冷天裡頭伸出了手來,將倆包小熊餅乾遞給了崔珉豪。從沈昌珉嘴中的吐出的白霧,崔珉豪是抬眼看著沈昌珉的模樣,最後是伸手將沈昌珉手中的小熊餅乾拿過。

「謝謝學長。」崔珉豪細聲說。

沈昌珉是搖著頭答道:「送你。」

崔珉豪臉上是笑著,他抬起頭看著掛在沈昌珉肩上的圍巾似乎有墜落的危機,他走了幾步向前,替沈昌珉將那圍巾重新的繞過沈昌珉的頸肩,然而又後退了幾步看著沈昌珉特好看的臉蛋。

「你自己吃就好。」沈昌珉突然說。

「嗯,我自己吃。」崔珉豪笑說。

沈昌珉最後安心的點點頭,「再見。」

「學長再見。」

沈昌珉沒有再回頭,他是朝著金在中的方向走去。金在中沒有催促他,只是當他的腳步走回超市的大門時,金在中是好奇的問:「你好像很照顧那學弟喔?」

沈昌珉眨著眼,他與金在中的腳步漸漸要步入小巷裡時,沈昌珉才輕聲的應允,「嗯。」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