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是瞪大了眼闔不上嘴來,手中的公事包也不明所以的掉落在地上。他的桃花眼看著俊秀,俊秀的右手就在自己的雙腿間推著東西,他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俊秀的臀瓣間有著超級致命的東西。

「俊秀,你怎麼……」朴有天不敢置信散落在他床上的東西,俊秀真得自己一個人玩起那情色玩具。

俊秀在床上喘著氣,他見朴有天仍是無動於衷的站在門口,性子是有些不耐煩的說:「主人快點啦……!」

不是他等不及,而是他的手真的扶得很痠,他想要朴有天來幫助他,好讓自己不會這麼辛苦的玩弄。朴有天聽見俊秀的請求語氣是傻了,俊秀竟然為了這種事情而對他耍起性子來。

朴有天趕緊走進自己的房間來,他脫了西裝外套,又將襯衫的衣袖捲上,一副就像俊秀的管家一樣,看著趴在床上的俊秀輕聲說:「你躺好,我幫你吧。」

俊秀喘著氣,聽話的挪動了身子,慢慢的躺上床。朴有天就跪在他的雙腿間,拿了枕頭墊高了俊秀的腰際,又說:「再把腳打開一點……。」

俊秀的貓瞳看著在天花板上旋轉的掛扇,漸漸的將自己的雙腿張開,將自己最私密的部位一覽無遺的展現給了朴有天。朴有天看著那穴口的模樣,那在俊秀穴內的玩具是讓俊秀整個身體都呈現了粉色,朴有天看著玩具,伸手就替俊秀控制玩具的深度,順便研究著玩具的操控模式。

玩具上頭只有兩個按鈕,他發現了下面那個按鈕是在控制強度的,於是他轉動了玩具的方向,輕聲問:「是這裡嗎?」

「嗯嗯……。」俊秀邊點頭邊悶哼道。

玩具的尖端就刺激著俊秀的敏感點,朴有天是按了下面那顆按鈕,再幫俊秀增強了一級的震度。本是快瞇上眼的俊秀,他是突然睜起眼來,看著在他雙腿間的朴有天。

「主人……嗯啊……」

朴有天很鎮靜,雖然俊秀的呻吟也讓他有了反應,但他並不想馬上霸占俊秀,以免最後俊秀又反霸占他。他的眼神看著自己床上的東西,他突然發現了一樣很實用的東西,另一手就將那東西拿上手。

這是男性持久環。朴有天雖然沒使用過這樣東西,不過他曉得,男人一旦套上這個像皮環,顧名思義,就是不會太容易就射精出來,必須有著比一般還要強烈幾倍的快感才有辦法讓熱液解放。他拿著那樣東西,很順勢的就替俊秀給套上,一路套到底。

俊秀發現自己的寶貝突然被一個東西給綁住,他有些不能適應的看著寶貝,可憐的問:「為什麼要用這個……?」

「這樣你才不會那麼容易射。」朴有天正經的說。

雖然俊秀聽不太懂,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寶貝那呼之欲出的慾望似乎被限制住了,身體是需要有更大的刺激才有辦法逼出體內第二波的情色,本來他想自己拿掉,可確被朴有天拒絕,要他絕對不可以把男性持久環給拿掉。

朴有天的用意很明顯,若是在這持久環的控制下俊秀能射出來,那麼俊秀的體力大概也被大量的耗損一些了。持久環這同等是給朴有天一個暗示,好讓自己不會被反榨乾的暗示。

朴有天慢慢的轉著玩具,又緩緩的在俊秀體內抽插,低聲問:「舒服嗎?」

「嗯……。」俊秀點頭答道。

朴有天像是個專業人員替俊秀的身體服務,他每過十幾分鐘就替俊秀轉強頻數,俊秀的臀瓣幾乎是呈現了不可思議的粉紅,但朴有天沒有停手,待至他們玩到最後一個頻數時,俊秀是受不了的大叫起來。

俊秀想射卻又射不出,可身體卻是舒服不斷,這種感覺是欲仙欲死,明明快感已經超出了俊秀能夠忍受的範圍,但持久環告訴了朴有天,他似乎還得再給俊秀一些刺激才有辦法讓俊秀從這情慾的煉獄裡解放。

「我想拿掉……主人……嗯哼……」

「不行喔。」

俊秀的身體很難受卻又很愉快,他這矛盾的身軀還沒逼出熱液就先逼出了俊秀的眼淚來。

「唔……為什麼……」到底要到什麼樣的快感他才有辦法射出來?

俊秀的雙手抓緊著朴有天的床單,他弓起了自己的身子,沒辦法控制的吟叫起來。朴有天是覺得不可思議,他也不明白為何俊秀的反應是如此激烈,但身體卻是不給予俊秀一個解放?這難道就是俊秀體力好的原因嗎?

然而,持久環是將俊秀能夠分散的體力一次的集中,所以現在的俊秀才會覺得明明快上了天堂,可卻又卡在雲端。

「不不……主人……!」

俊秀的貓瞳看著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他如針一般的瞳孔是添加了滾燙的淚水,似乎又多了幾分的情迷意亂。他像是種渴求,可也是對朴有天的一種怨懟,為什麼沒事要他替他套上那持久環,讓他的身體如此的矛盾。

朴有天一手控制著玩具,另一手就搓揉著俊秀寶貝的頂端,彎著身趕忙吻住那叫得不能自己的紅唇。一來是想安慰俊秀,二來是兌現他對俊秀的諾言,只要俊秀聽話,他就會吻他。

俊秀與他的唇舌相依,然而俊秀的激動全然是反應在回應他的吻裡。他的唇瓣第一次被俊秀給吻紅了,俊秀是緊緊的環著他的後頸,從他的唇中找到一絲絲的安慰,才勉強接受了持久環的肆虐。

後來,朴有天持續的將玩具震動頻數維持在第八級,他讓玩具頂著俊秀的敏感點,最後是一個用力的往上頂了俊秀穴內的肉壁,另一手是用力的擠出了俊秀的熱液來,俊秀的身體一顫,嘶聲力竭的他不到最後他死都會緊緊的抱著朴有天。

朴有天慢慢的將俊秀穴內的玩具拿了出來,俊秀環在他後頸的手臂也漸漸的鬆弛,他是將那持久環從俊秀的寶貝上拿了下來,滿是汗水的他們,俊秀是喘著氣的躺在床上,俊秀的身上有著自己得射出的精液,看上去能說多情色就有多情色。

朴有天就坐在俊秀的雙腿間,替俊秀的雙腿緩緩的闔上。俊秀的身體盡是粉色,朴有天猜想,應該讓俊秀休息一會身體才會緩和,體內的溫度也才能調會原有的體溫。

只穿一件內衣的俊秀,他看著天花板,這是他第一次被操的最累的一次。上回跟朴有天還沒有那麼累,這回他卻是被那玩具搞的只能躺在床上喘氣。不過他知道,玩具能夠發揮到這麼大的效用,一切還是得歸功於適時下班回家的朴有天。

朴有天是拿了衛生紙替俊秀擦掉精液,又收拾著床上的東西,就像一個貼心的管家,做他該做的事情,沒有佔了俊秀任何的便宜。雖然他的寶貝是脹得有些難過,但看俊秀一副快累死的模樣,他也不好意思繼續讓俊秀承受他的暴動。

但俊秀的貓眼是盯著朴有天的身影沒放過,待朴有天替他蓋上棉被又開了冷氣準備走出臥房時,俊秀便輕聲的看著他的背影說:「主人我想要你……。」

明明就很累人了,但俊秀還是很誠實的看著朴有天告訴他的心聲。朴有天手中是拿著玩具正要去廁所清洗,突然的話語讓他轉過身看著俊秀。他很曉得眼前的俊秀體力是達到了極限,本以為持久環可以控制俊秀的體力,結果沒料它是將俊秀的體力一次性的消耗殆盡,為了不讓俊秀太累,他是對著俊秀搖頭。

「你先休息吧,下次好不好?」

俊秀動了動貓耳,眼神有些無辜的看著朴有天說:「我不是故意要玩的……。」玩到最後結果卻沒有體力對朴有天發情,他覺得自己有些不應該。

「沒關係的,我去洗一下這個,等等幫你洗澡。」

俊秀看著朴有天的背影,他是心有不甘,於是便跳下了床,沒穿褲子的就也隨著朴有天走進了廁所,朴有天是嚇了一跳,俊秀一把就將朴有天推至馬桶旁強壓朴有天坐上馬桶,他伸手解了朴有天西裝褲的褲頭與拉鍊,一把就將粉紅的大屁股坐上朴有天的大腿。

「主人……。」

看來如果沒辦法滿足俊秀的空虛,俊秀是不可能善罷干休了。但這對於朴有天而言也很痛苦,他並不希望俊秀這麼勉強。

「俊秀,要聽話。」朴有天抬眼溫柔的說。

他們倆一高一低的對看許久,俊秀是垂著頭被朴有天的雙眼迷惑,最後妥協說:「好吧……。」

一切還是得照規矩走,朴有天給了他一個最深邃的獎勵。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