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與金俊秀一同坐上了公司的轎車,然而前往金氏企業。

他的大掌是牢牢的抓著腿上的公事包,頭轉向車窗外看著,似乎不膽敢再瞄金俊秀一眼。早上的事件讓他的情潮未退,雖然金俊秀是不怎麼介意,但做為一個闖入者的他,他自身卻很介意自己的這般行為。

「你怎麼了?」金俊秀轉過了紅腦袋看著身旁的他,輕聲問。

他是轉回過了頭來看著金俊秀,臉上微笑的答:「沒事。」

「是今天早上的事情嚇到你了嗎?不然我可以再買一個比較好的鬧鐘,這樣就不用麻煩你來叫醒我。」

他一聽見自己又是向金俊秀添了麻煩以後,他趕緊的擺手道:「不用,我一向都很早起,我可以叫你。」

金俊秀聽了這話是笑了起來,可人兒卻慢慢的湊近他的耳邊,用著很輕的聲音說:「不然我也可以穿衣服睡覺。」

「不……呃,就按照你的習慣,這樣會睡得比較舒服。」他臉上有些紅潤的說道。

金俊秀靠他靠很近,近到連自己的眼神想朝著別的地方擺都沒有辦法。然而金俊秀卻又是朝著他笑的魅惑,不知是金俊秀的刻意還是自己心懷不軌所以才產生了幻覺,他總覺得現在的金俊秀很誘人,讓他的心跳是不禁的加快。

可待金俊秀離他遠去以後,他的所有感覺才恢復了一般的敏感,呼吸也不再是那麼急促了。

「今天有很多會議要開,不管聽得懂不懂就盡量聽。」

「是。」

「等等我帶你去買早餐吧。」金俊秀轉過頭看著他的臉龐又說:「你喜歡傳統的饅頭夾蛋吧?」

他聽了這話是轉過了頭也看著金俊秀的鳳眼,誠實的慢慢點了頭。他不曉得為何金俊秀會如此清楚,不過從以前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傳統早點,饅頭有著淡淡的甜味,以及煎過的蛋香,配著豆漿一起下肚一直都是他的最愛。不過他已經有好多年沒再吃過這樣的早餐了,一來沒時間買,二來自己隨便做的早點比較省錢。

他又將腦袋緩緩的轉向窗外邊,他透過了窗戶玻璃的反射,偷偷的看著金俊秀的臉龐。金俊秀的神情似乎有點落寞,但他卻不曉得原因。

待他們來至公司以後,金俊秀是率先的帶他一同買了早點,然而搭乘電梯一路往上攀升。與他們搭乘同一般電梯的員工,沒人敢在他與金俊秀的面前說話,可他曉得,眾人的眼光同是一種懷疑以及猜忌。雖說他不能明確的曉得眾人是怎麼想,但他至少能感覺出是種負面的想法。

他來到的金俊秀的辦公室裏頭,他的座位就離金俊秀的辦公桌不遠,他脫了西裝外套坐了下身,然而從公事包裡頭拿出了些資料,邊吃早點邊看著,順便再次複習等會要開的會議內容。

「等等要請你幫我做些會議記錄,可以嗎?」金俊秀突然朝著他問。

「可以。」他點頭答。

雖然他很想告訴金俊秀自己的記錄可能會是丟三落四的,不過為了不讓自己有後路可退,他選擇做到最好來盡量滿足金俊秀的需求,不需要金俊秀來體諒他是一個新手。一直以來都在吃人頭路的他很清楚這社會的規矩,不懂就是找資料學到懂,不會就是得尋求協助學到會。

他沒念過什麼書,但卻很明白學習不能被動,一旦被動了,自己可能餓死,也可能被社會給淘汰。

縱然他覺得金俊秀對他是處處的禮遇,但他提醒自己,他不能夠依賴金俊秀的好意以及體諒。

「行程記錄簿你有帶著吧?」金俊秀又問。

「有。」他吃著早點點頭說。

金俊秀朝著他笑了起來說:「看來我真的沒有看錯人。等等吃完早點以後,我會告訴你我們這星期可能的行程,麻煩你幫我記錄一下。」

「好。」

他快速的解決掉了早點,然而看了時間一眼,差不多以後他便將所有的資料都放進了公事包裡頭,然而拿出了行程記錄簿來至金俊秀面前,「你請說。」

金俊秀抬了起頭來看著他認真的神情,小嘴便開始對他交代許多事情。

「是說下個月我們可能得一同出差,你OK嗎?」金俊秀問。

他想了一下自己的事情,其實除了得按時匯錢給朴有煥以外,他沒什麼重要的事情了,「我可以。」

「我們要去法國洽公一下,順便帶你去喝調酒,那裏有一家酒吧很棒喔。」

金俊秀像是要出去玩並不像要去洽公的跟他說著。雖說他不常喝酒,不過他卻會調酒,但他並沒有把這項能力透漏給金俊秀,畢竟他在酒吧工作的時間沒有很長,那調酒的功夫肯定不會比真正在酒吧裡幹活的師傅還要厲害。但他卻很期待金俊秀告訴他的行程。

「我們走吧。」金俊秀拎起了公事包,便與他一同搭乘電梯來到會議廳的樓層。

他是跟在金俊秀的後頭,一走進會議廳時,老實說,他並不喜歡那些高官看他的眼神,彷彿是質疑他收買了金俊秀所以才得到特助的位置一樣。不過就算氣氛很糟,但他卻在這會議廳裡頭遇上了熟人。

「嘿嘿,朴有天!」鄭允浩是輕聲的叫了他,還對他擺了擺手。

老實說,能在這種情況之下遇上熟人,他覺得有些感動,所以也對著鄭允浩招了招手,輕聲回:「等下聊。」

「當然。」鄭允浩點頭說,且還不忘在金在中的身後擺了一個臭臉來告訴他,金在中是個很不好惹的老闆。

可不管如何,會議要開始了,就在他就做以後,金在中與金俊秀是一同坐在前端與其他部長討論著公司的事情,而他與鄭允浩就是負責記錄金俊秀與金在中兩人的重要計畫。這場會議裡頭,他雖然聽得有些辛苦,不過還是勉強的將所有的東西都寫了下來,就算不懂還是得寫,只是事後可能還得在麻煩金俊秀解釋給他聽。

這場會議是長達了兩個小時,待結束以後,他與鄭允浩是一同鬆了口氣,兩人是對看了一眼。

「你過得還好吧?」鄭允浩笑問。

「嗯,還算不錯。」

「你知道嗎,我才來第一天就被他給荼毒,他根本不是人!」鄭允浩的手指默默的指向金在中的方向,而聲音卻是朝著朴有天抱怨。

金在中似乎是聽見了這話,本是在與金俊秀討論事情的他卻轉過身來看著鄭允浩說:「說別人的壞話還說的那麼大聲,什麼我不是人,是我不把你當人看。」

鄭允浩被金在中這麼一念,待金在中轉過身以後,他才對著朴有天聳肩,「就是不把我當人看所以我快累死了。」

朴有天是笑了起來,說道:「不過至少是學到不少東西吧?」

「這是當然的。」鄭允浩自豪的說。

然而當金俊秀與金在中討論告一段後,金在中是拉了金俊秀的襯衫問:「弟弟,有進展嗎?」

金俊秀的臉上是無奈的笑了一會,搖著頭輕聲說:「都裸睡給他看了也沒進展。」

金在中嘆了口氣,拍了拍金俊秀的肩膀說:「要有耐心,反正他在你身邊,夠你折磨他了。」

金俊秀是笑了起來,這回換他拉了金在中的臂膀說:「哥,若我沒記錯,鄭允浩上輩子跟你是一對的。」

金在中聽了這話,他第一次不相信金俊秀的前世記憶說:「就憑他?算了吧!」可事實上他心中卻是覺得鄭允浩還算是個可靠的人物。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的臉龐,他輕輕的嘆了口氣來。

也許是自己前世造的孽,今生他與朴有天才如此難以相識。不過金在中說的沒有錯,朴有天已在他身邊,也跑不了了。

所以,夠他花時間來找回朴有天的記憶了。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