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楸!呼……。」

金俊秀泡在浴池裡只露出了一顆頭在水面上,他手腳在水面下隨意的擺動著,鼻子是深深的吸入這被滾沸的天然泉水的蒸氣,鳳眼是舒服的又閉了上來。

雖說他的身體有些不適,不過泡在這浴池裡,就算身體是相當的不舒服,也終會讓他泡到舒服。早上的落水事件似乎是讓他染上了風寒,可他卻是一副無關要緊的玩著宮殿裡的浴池,直到他覺得累了,想歇息了,他才換上了輕便服裝走回自己的臥房。

他拿著布巾擦著他那長至腰間的紅髮,他盤腿坐在床上一個人慢慢的擦著,直至他覺得紅髮是半乾了,他便將絲巾隨意的亂拋在地,然而大字形的躺了上床。今天的白癡事件雖說是讓他覺得有些丟臉,不過想起朴有天對待自己的樣子,他覺得有些動心,也更進一步的相信朴有天真的有在努力忘掉小青。

他的眼神不自覺望向衣架上的龍袍,那是朴有天特別為他依上的,雖說他不知連打了幾個噴嚏,但心底還是覺得窩心。想起今早崔珉豪對他的一席話,他的臉上是不禁的紅潤。若真他與朴有天彼此的感情能夠漸進萌芽,那麼對他而言真的是好?可現在的他,無論結果是好是壞,他只曉得自己似乎快成了輸家,率先的喜歡朴有天了。

他閉上了疲憊一天的鳳眼,腦子裡努力的提醒自己,就算得聽朴有天的話,也得朴有天先愛上他。

於是,沒多久後他便睡著了。

他這麼一睡就睡到隔天不知時辰的早晚,他好幾次都嘗試著想起床吃早膳,可身子就是不聽話,他只覺得疲憊再疲憊,然而還時不時的乾咳。可這回因為躺太久身體是腰痠背痛,他勉強的爬了起床來,命下人替他做個簡單的整理,隨隨便便吃了幾口早膳又走回了床,盤著腿坐在床上嘆氣。

「娘娘,您今日怎麼如此無神?」

「不曉……咳咳……」

小霞一聽見他的乾咳聲,便是驚訝的向前替他拍了拍背脊,然而說:「小的替您請崔醫官來。」

「喔。」他點頭答。

事實上他沒有很喜歡看醫生吃藥,不過這回的症狀讓他覺得有點糟糕。除了乾咳外,頭還有點暈,喉嚨還有些痛,這麼多的小病集一起也會變成大病,所以就算他多麼不愛吃藥,這次他自覺還是得吃一點比較好。

「娘娘,您感覺如何?」

崔珉豪是邊把金俊秀的著脈又看著金俊秀的面容,以及傾聽金俊秀的症狀,種種的觀察是讓崔珉豪下了個結論,「還好僅是風寒。」

「那不吃藥就會好嗎?」

「不會。」崔珉豪寫著藥單,語氣平和的回。

金俊秀是幾乎倒在床上,看來他真的得吞藥,不然就得繼續這麼難過下去。他的鳳眼看著忙碌的崔珉豪,突然又說:「你可以開甜一點的藥嗎?」

「娘娘怕苦?」崔珉豪抬頭問。

「不怕,但不是很喜愛太苦的。」金俊秀老實的講。

這般藥物恐懼的告知似乎是有用的,金俊秀見崔珉豪是在紙上畫掉了些藥名,又寫上了新藥名,他總覺得崔珉豪是個善良的醫官,也感激崔珉豪的善解人意。

「小的開的這味藥不會苦,而且會帶有些甜,不過就是療程得拉長,所以娘娘您得按時照三餐吃,每一餐都不可漏,不然會好的更慢。」崔珉豪不急不徐的說,將藥單慢慢的收進了自己的衣袖裡。

「所以苦口良藥是真的囉?」不然怎麼換甜一點的藥療程就得拉長呢?

崔珉豪聽見金俊秀說詞是笑了開來,「只有對症下藥才是真的,娘娘。」

金俊秀風趣的思考模式連小他幾歲的崔珉豪都覺得可愛有趣,更何況是金俊秀的丈夫,朴有天。

「是說娘娘,皇上有對您好一點嗎?」崔珉豪八卦的問。

金俊秀的小鳳眼又再次的看著掛在一旁的龍袍,臉上不自覺的就笑了起來說:「好像有喔。」

「這樣就好。」

「不過我沒喜歡他!」金俊秀強調的說。

崔珉豪臉上是微微笑笑,最後僅是幾句應付應付金俊秀的頑固對答便去忙了。金俊秀看著崔珉豪的背影,有那麼幾刻,他很好奇的想知道崔珉豪未來的伴侶究竟會是誰。如此精明能幹又貼心的人兒,誰會是最後那個幸運得主呢?可話說回來,現在最要緊的還是他自己的情感問題,而不是關心崔珉豪的感情著落。

他是隨意的鬆了插在紅髮上的髮簪,喉嚨咳了幾聲後是又躺回床上來。藥可能等等就送來,可他的雙眼卻又是不禁的閉了上眼,自動休息。

待他再醒過來以後,並不是小霞端著湯藥來見他,而是平日忙於朝政的朴有天端著湯藥坐在他身旁。

「叫了你那麼多聲,現在才醒。」朴有天語氣沒有很兇悍,可是卻有著金俊秀還未習慣的溫柔。

金俊秀坐了起身來看著朴有天,他的鳳眼眨了眨,便看著朴有天手中的黑壓壓湯藥,「這看起來很苦。」他皺著眉說。

朴有天看了一眼金俊秀的表情,他了臉上是笑了起來說:「不苦,朕剛剛嚐過。」

金俊秀是狐疑的看著朴有天,似乎是信不過朴有天說的話,於是他便搖頭答:「你騙我。」

「朕沒騙你。」朴有天像是哄小孩的又說:「不然你小嚐一口,若是太苦朕叫崔醫官再換藥。」

金俊秀聽見這話,他算是肯相信朴有天,也相信崔珉豪的信用,於是他並沒有只是小嚐一口,他拿了過手來,便將全部一口氣都給喝下。

「呼……。」

「喏,給你糖吃。」朴有天伸出了自己的大掌來,手中有著如冰晶的糖果便放在上頭。

「你不要當我是小孩!」金俊秀沒好氣的說,可是他還是將那些糖給一同塞進了嘴中含著。

然而他與朴有天是在房內互看了些時分,他才開口關心的問:「你今天沒事幹喔?」

朴有天搖了搖頭說:「是放下所有的事情來看看你,聽說你病得不輕。」

「其實還好啦。」

他笑著回,但下一秒卻又是咳了起來。朴有天是替他順著背脊,輕輕在他的背上安撫著,有節奏性的替他順了幾口氣,「還說還好。」朴有天嘲笑著他說。

「你快去忙你的事情啦!」

「等會再去。」

「你不要以為你這樣我就會喜歡你,我現在還沒喜歡你喔!」

「所以呢?」朴有天微笑的問。

金俊秀愣了幾會,他並不知道朴有天為什麼要這樣接話,可他只知道他自己很難答話。

「所以……所以你喜歡我了嗎?」他眨著鳳眼輕聲問。

朴有天的神情很泰然自若,可卻見最後的答案是驚天駭浪,徹底擄獲了一直以來都難以管教的金俊秀。

「朕喜歡,就從現在開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