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人的嘲笑底下,當他回國以後,每天過的生活也不同以往的愜意了。

雖然他與金俊秀仍然同居,可在繁忙的程度上,他自身也不輸於金俊秀的事務。除了公司的大小事外,在家中兼家庭主夫的他,每天是忙得不可開交,能與金俊秀好好說話的時間也沒有。金俊秀通常不是忙會議就是忙與客戶聚餐,然而在會議上他的也必須全神貫注的做筆記,如金俊秀又外出聚餐,有些客戶的對談是不可公開,他都會選一間咖啡店或能夠無線上網的公共場所在那辦公順便等著金俊秀聚餐結束。

就算住在一起,他們兩人的也沒有多餘的甜蜜,在公司裡是各司其職,完成每天忙碌的行程,而晚上回到家中的時間相對也較晚,根本沒有時間好好的相處。就算與金俊秀每日都有所交集,大多也只是公司事務上的的對談以及請教而已。

不過他們彼此間有著一件嚴重的事情,就是他會刻意的在金俊秀身旁保持距離,不願意與他並肩而行。甚至是拒絕與金俊秀甜蜜的機會,在外頭他連牽金俊秀的手的勇氣也沒有。

今日的他,依舊是坐在辦公桌忙著會議紀錄,他沒有多去注意身旁另一道目光,那雙鳳眼似乎是有些落寞他沒有察覺,直到金俊秀悄悄的走至他的面前,並且輕輕的敲了辦公桌兩下,他才驚覺金俊秀有事找他。

「有空嗎?」金俊秀突然問。

他看著金俊秀,點頭說:「有的。」他直覺反應就是拿出行程紀錄,準備為金俊秀寫下行程。

「我沒有事情要交代,我只是想好好跟你談談。」金俊秀緩緩的眨著眼說。

他愣了幾會,站了起身便隨著金俊秀來到了會客廳,他們倆一同坐上了沙發,金俊秀開口便問:「是我給你太多工作嗎?」

「不,沒有。」

金俊秀看著他,垂下了鳳眼又問:「那麼,你是不是不願意跟我交往?」

他緩緩的瞪大眼來,本來想說些什麼,可金俊秀卻又接著道:「你好像時時刻刻都對我敬畏三分,其實不用這樣的。」

看來金俊秀似乎是發現了他的刻意了,一直以來他就不笨,所以也能夠聽出金俊秀的話語裡頭有多少的埋怨與不理解。

「我很喜歡你。」他低聲說:「但是我的身分地位配不上你。」

「我不這麼想,我也不介意。」金俊秀有些激動的說。

「但是別人不這麼想,我的存在容易讓別人認為你不會挑人選,所以我想要增強我自己的實力。」他很平穩的又說:「上輩子我是太子,能給你的東西很多,不過這輩子我卻什麼也給不起。」

金俊秀是慢慢的靠上椅背,看著他的臉蛋輕聲說:「你不覺得我是瘋子我已經很感激了,我不需要你給我什麼。」

「可是若我不提升,我會讓你沒面子。」他說。

「我才不管什麼面子,我等你很久了……。」金俊秀垂下頭說。

也許現實有時真不是能讓人好過,但事實上人要的東西本來就不多,金錢財富夠用就好,什麼面子虛榮,那些只是額外的欲望而已。金俊秀什麼也不奢求,他的奢求只有一個,就是從上輩子就盼到這輩子的朴有天,他只希望能夠與朴有天在一起而已。

他看著金俊秀的面容,心底也疼了起來。這不是他要的結果,他也不是故意要讓金俊秀露出這樣的神情,那時被陳總的話給搔弄時,他認為自己不應該只有這樣,應該讓金俊秀更有面子,但他沒想過其實金俊秀要的很簡單,一切都是他想得太過於複雜。追求卓越也許是必備,但他卻是選擇犧牲與金俊秀相處的時間,就為了報復那些惡言相向的人,越想感覺越不值得。

「對不起……。」他低聲說。

金俊秀輕輕的搖著頭說:「如果言語壓力讓你承受不了,不如我裁掉那些人。」

金俊秀說得輕鬆,但他卻是趕緊的阻止,「不,這樣不好,這是我的問題,而我也真的必須提升自己的實力。」

金俊秀沒有繼續說話,他看著金俊秀站起身,朝著他走來,然而低了下身在他的耳邊輕聲說:「如果再故意避開我,我就真的不穿四角褲亂跑。」

金俊秀用著他有語病的話語來威脅他,他知道若是自己再犯同樣的錯誤,將來的日子誘惑肯定是更多。所以他是吞了口口水,聽話的點點頭。也許從『以前』他心就相當聽從金俊秀的話,所以到了這輩子他也是不敢不聽話。

只見金俊秀走過他的身旁,他沒有轉過頭看金俊秀的背影,不過當他正想站起身時,金俊秀又突然走回頭朝著他說:「如果你能夠想起來,也許你就會懂的霸道。」

他轉過頭看著金俊秀,他明白金俊秀並沒有責備他,但他曉得,金俊秀希望他能夠自私一點,畢竟金俊秀已不會再屬於誰,就屬於他。若是他不懂的霸占與自私,那麼單憑金俊秀一人,他們兩人在今生也很難順遂的走下去。

「我爸希望我能夠娶崔氏企業的名媛,不過我拒絕了。」金俊秀繼續說:「但是我不可能拒絕一輩子,只有我一個孤軍奮戰,有時候是很孤立無援的。」

聽見金俊秀的這番話,他沒有刻意的挽留,就像個傻子般天真的答:「如果名媛能配得上你,也許你該成家立業,而不是將你的人生毀在我手裡。」

「你真的這麼想?」

金俊秀沒有動怒,但這聲音聽上去,他是明白自己又說錯了話,不過他並不後悔對金俊秀這麼說,「我真的很喜歡你,但我還是會怕。」

金俊秀對著他苦笑,沒有回話的就轉過身離開了。

本以為一切的溝通能夠讓他懂得如何善待自己,不過這次的溝通卻是更突顯出他們兩人在感情上的顛簸。地位財富說不上是最為重要,但若兩者都沒有,他很難有勇氣的揚言自己想要更好的美夢,這就如同他遲遲不敢將金俊秀與他的幸福緊握在手中一樣,他不敢妄想。

後來時間奔至夜晚,金俊秀向他說自己累了,所以率先搭乘金在中的車子回家休息,而他則是將公司的公務處理完後,便開著車子來到超商,打算買些水果以及簡單甜點的製作材料帶回家做給金俊秀吃。能夠陪伴金俊秀一生的也許不是他,不過在現階段裡,他會盡其所能的照顧好金俊秀,以防他這輩子只能這樣的可能性,所以他必須把握當下。

他將車子停在超商的對街,他過了斑馬線,然而走進超商購買他所需的食材。待一切完成以後,他抱著那堆食材等著紅綠燈。他看著紅綠燈轉綠時,沒有多加留意,很平常的就踏入斑馬線上。

不過今日他的運氣似乎是不佳,他的身子突然的一個騰空,像是飛了起來一樣,然而又重重落在柏油路上。待他釐清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時,他已是躺在自己的血泊當中。

他緩緩的轉了自己的腦袋,看著散落一地的水果與食材,還有眼前的血海。

「俊秀……。」

在他快閉上眼時,他輕聲喊。

 

----未完----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世上最痛苦的,就是離開時還有所牽掛。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