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也不知自己是睡了多久,當他醒過來時,朴有天已不在他的身旁。他揉著鳳眼四處觀望,一人無助的坐在床上。他對朴有天的寢房一點也不熟悉,這麼大的一個臥室,他還真不知道自己下了床以後該走哪條路才有辦法到澡堂。

「朴有天!」他就這麼在朴有天的臥房裡叫了起來。

朴有天似乎人也在宮殿裡頭,他立馬的從昨夜被金俊秀搞亂的書房走了過來,「皇后醒了?」

金俊秀就像宿醉一樣頭很痛,不過更慘的是他不只有頭痛,他幾乎全身上下都快痛光了,昨夜實在太過被操,所以今日才讓他的身子像是重新排列組合一樣,痛的他都懶得動。

「不要叫我皇后。」金俊秀臭著臉說。

一早醒來狀態就這麼糟糕,這讓金俊秀覺得有點糟糕。當然他不會怪罪朴有天,再如何朴有天都是他的丈夫,發生這樣的事情也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只是,與朴有天相處這麼久,就沒聽過朴有天叫過自己的名字。他不喜歡他人稱呼他為皇后,所以這麼一早聽見朴有天又這麼稱他,他的心情並沒有完全蕩到谷底,但也不是很開心。

「俊秀,身子還好嗎?」朴有天做了上床,摸著他的大腿問。

朴有天很聽話對他改口,直接換上他的名字,再搭配朴有天對他特有的溫柔語氣,本來想耍脾氣的他心情也瞬間的變好,是客氣的對朴有天說:「有天我想淨身。」

朴有天聽了這話,立馬的站了起身問:「能走嗎?」

「不能。」金俊秀調皮的說。

只見朴有天沒被金俊秀的問題考倒,他勤勞的蹲了下身來,就在金俊秀的面前張開了臂膀說:「過來,朕抱你去。」

事實上金俊秀也不是真的要朴有天為他服務,他只是隨便亂說說的而已,「不用了啦,我那麼重。」

「沒關係。」朴有天笑說。

他看著朴有天都已張開的臂膀準備迎接他了,他也不好意思拒絕朴有天的好意,便也乾脆的投入了朴有天懷中,雙手環住了朴有天的後頸,雙腿也圈住了朴有天的腰際,就如無尾熊一樣的掛在朴有天身上,讓朴有天抱著他走至澡堂裡。

他那赤裸的身子一來到澡堂後,也就直接的跳下浴池裡,熱的剛好的水溫對他現在的身體而言是相當有幫助的。他在浴池裡晃著自己的四肢,然而又抬起頭看著站在浴池旁的朴有天,對著他笑說:「你也下來一起洗啊!」

「朕洗過了。」朴有天微笑答。

「有什麼關係!」金俊秀翹著紅唇說,不規矩的就將池塘裡的熱水用手舀水將熱水都給灑在朴有天的龍袍上,「你給我下來洗!」

既然皇后娘娘都開了金口,也既然他的龍袍都濕了,他也只能跟著跳下澡堂一同洗了。金俊秀一見他泡進澡堂,他是有些開心的朝著朴有天的方向走去。露出的上半身,身子上的紅紅紫紫盡是全入了朴有天的眼裡,他看著金俊秀朝著他笑著又慢慢的朝著自己的走過來,便笑問:「身子不疼了?」

金俊秀來至他的面前,搖頭說:「不疼了。」

「等會洗完再回去休息一下。」朴有天說。

但是金俊秀似乎沒有聽進去一樣,小手只是槌著朴有天的胸膛,又捏著朴有天的肩膀,然而說:「你哪有很胖,太瘦了!」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臉蛋,他也伸過了手摟了金俊秀的腰笑說:「太瘦你就不要朕了?」

「不會不要你,我會把你養的肥肥胖胖的!」金俊秀拍著胸脯保證,又說:「我的甜點有進步了,我每天做給你吃,可是你要讓我找的到人!」

朴有天聽了這話,他的大掌是輕輕的捏著金俊秀的腰際,苦笑說:「朕最近有些忙,三日後朕又得出宮巡視,恐怕沒能讓你找到人。」

金俊秀聽見朴有天要出宮,臉上先是笑問:「我可以跟嗎?」不過爾後卻又是皺起了眉質疑的問:「你該不會真的要給我出去嫖妓吧?」

朴有天的大掌故意的游移至金俊秀的臀辦,輕輕的揉了一下,不疾不徐的一一回答:「你不能跟,朕不想讓外人看見你。再來,朕不會去嫖妓,朕就只會嫖你。」

「可是我想跟你一起去……。」金俊秀哀怨的說。

「有朝一日朕會帶你一起去的,這回出宮是去查點事情,據說有官員貪汙,朕想去釐清。」朴有天微笑說。

「吼……可是--」

「如果不聽話朕會在前一天讓你下不了床喔。」朴有天威脅的笑說。

「我會揍你!」

「你捨不得的。」朴有天篤定說。

金俊秀的眉毛都垂下來了,不開心的就打了在水下摸著他屁股的大掌說:「不要摸我的屁股!」

朴有天的臉蛋慢慢的湊近,輕輕的吻了金俊秀的紅唇說:「這屁股可是朕的呢。」

金俊秀這輩子大概最招架不住的就是朴有天的溫柔了,只要被朴有天哄一下,要他不乖都不行。不過現在答應朴有天不跟,不代表三天後他就真的不跟。他的紅腦袋沉進了澡堂的熱水中,無拘無束的就在澡堂裡游起泳來。他游至另一頭的澡堂,眼神不懷好意的看著對面的朴有天。

『我一定會跟著你出宮的!』金俊秀心底想。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