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小番外,昌珉剛畢業時的小鬧劇。



本來被禁足在家中的他,最後也沒聽話地就跟著金在中與鄭允浩前往大學宿舍替剛畢業的沈昌珉般家當。見到他的出現,沈昌珉的臉色一時變得很臭,轉身就朝金在中瞪了一眼去,金在中覺無辜,便抓鄭允浩向前來擋。

「珉豪也需要出來走走。」鄭允浩道。

一旁的他知道沈昌珉臉臭的原因,於是趕緊向前,有精神地說:「我今天狀況還不錯,所以就跟著來幫忙了。」

沈昌珉最沒轍的對象就是他,所以只要他願意出面說些好話,在氣頭上的沈昌珉也能夠因此氣消,不過對他說起話來仍是會酸言酸語,「你就不要給我添麻煩。」沈昌珉輕聲說。

他笑笑聳肩,一副無所謂地道:「反正你會揹我回去,我不怕。」

沈昌珉白了一眼,輕聲嘆口氣後,便帶著他們一行人進房幫忙搬他已裝箱的行李。東西數一數並沒有很多,多半的東西沈昌珉已先委託宅急便送回他的老家,剩下的東西都是一些生活必需品,統統要搬去金在中那兒的。

在他們彼此還未找尋到落腳處以前,只能麻煩金在中收留他們一陣子。金在中當然是相當願意,家中人多也熱鬧,不然只有他們兩個老人在家,有時還真是挺無聊的,多了兩個已不是屁孩的兒子,偶時還能充當服務員用,說什麼也算是經濟實惠。

就這麼,他們各自忙,而他則被沈昌珉派遣去倒垃圾,比起其他需要大量勞力的工作來說,這是最輕鬆的工作,為了不讓他跑上跑下,他只需將垃圾拿去共同樓層的垃圾場丟棄而已。

既然沈昌珉都願意給他工作了,他也不好意思再挑其他工作來煩沈昌珉,就怕等會沈昌珉真發脾氣,他就得被強制丟回家中等他們回歸。

雖然是較輕鬆的工作,不過他卻發生了低級的意外。因他的不注意,在垃圾袋沒綁好的情況下他就將垃圾扔出去,一個角度沒丟好,裡頭的東西便都灑了出來。還好這袋是紙類回收,灑出來的東西不算噁心,但卻惹起了他的好奇心。

掉落在地上的盡是一封封的信封,明顯有拆封過的痕跡,不過看上去仍是很新。他將這些被沈昌珉廢棄的信件一一撿起,拿起裡頭的信件觀看,只看了幾眼,便將信件裝了回去,轉而繼續翻找著那袋需紙類回收的袋子。

他將所有信件都拿在手上,回寢室時就趁著沈昌珉還沒回來趕緊將這些信件放進自己的背包裡,待所有行李都上車以後,他也帶著這堆信件一併回家。

這件事情他沒告訴沈昌珉,反倒在沈昌珉找到工作以後,他又將這堆信件拿出來,按照信中結尾的日期從早排至晚,然而拿起他已準備好的筆記本,開始為這些情書張貼、塗鴉。

於是至某年的聖誕節,沈昌珉告訴他醫院有放假的消息,他便興沖沖地提出想要玩交換禮物的想法,不過對象只有他跟他。一剛開始當然是惹起沈昌珉一陣白眼,不過沈昌珉卻也在他的請求之下妥協,也因此開始避著他認真去準備禮物。

待平安夜來臨,他們慣性地與金在中還有鄭允浩圍爐後,又約了金俊秀與朴有天一起去夜唱,整個夜晚過得充實,但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沈昌珉的腿上睡覺。

不過幸運的是,在聖誕節已快結束時,他睜眼醒了過來,眼看還差了幾分鐘,明白自己又睡了太多,於是不管時間多晚,他便搖醒床邊的沈昌珉,趕緊道:「聖誕節要過了!我要給你禮物!」

沈昌珉揉眼起身,沒有怒罵也沒什麼不好的情緒,只是配合著他,從自己背包裡拿出已準備好的禮物。

「抱歉,沒想到我昨天一睡就睡來今天,這麼晚還叫醒你,不過這個給你。」他笑著又說:「聖誕節快樂喔!」

沈昌珉這才有些清醒,看著那本厚厚的筆記本,他拿過手,翻開內容閱覽後,差點在床上吐血身亡。

「你怎會有這種東西!」沈昌珉瞪大眼問。

他開心地笑說:「你畢業那天,我不是幫你倒垃圾嗎?我無意間看見的。」

上面黏著一封封的情書,還配合上他的情境塗鴉,重新被整理以後,看上去這些紙張也不如以往那麼討人厭,但沈昌珉還是很不解,「怎麼不丟掉?」

「這個是很棒的回憶啊,而且是那些仰慕你的女孩辛苦寫的,不要亂丟啦。」

沈昌珉看著他,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但在他的陪伴底下,倆人便在凌晨時分將這本情書筆記本一起閱讀完。他在旁笑的很開心,不管看幾次,都讓他難以置信原來沈昌珉在別人心中是類似王子的模樣。

「要好好收著喔。」他微笑說。

沈昌珉輕笑一聲,「我明天就把它拿去回收。」

「不要啦,這可以留下來以後笑你啊。」

沈昌珉揉了揉他的腦袋,沒幾會也拿出自己所挑選的禮物給他。

「給你的。」沈昌珉說。

他好奇地將外頭的包裝紙撕開,裡頭很明顯,是一個戒指盒。不過他還是選擇將戒指盒打開,因為他不信沈昌珉會在裡面裝著那般老套的東西。但結果卻是出乎他的意料,裡面的確就是一只令人覺得老套的禮物。

沈昌珉躺上了床,沒做什麼解釋,只道:「明天就給我戴上,這可以省去不少麻煩。」

他沒有等到明天,就直接將戒指套上自己的手指。

所謂的『麻煩』,大概是指那些不必要的曖昧吧,只要將戒指戴著,大家看到自然會曉得他是已婚人士,即便他們去公證處登記不會有效力,但戴著戒指就有沈昌珉威嚇性的庇佑力。

「你的呢?」他問。

沈昌珉只是從被子裡伸出一隻手臂,讓他瞧瞧。他沒幾下子就牽著那隻手,又鑽進了沈昌珉的棉被裡,將沈昌珉當抱枕抱。

「你還睡得著?」沈昌珉背對著他問。

他蹭著沈昌珉的背脊,搖頭道:「睡不著。」

「那要去洗澡嗎?」

「對喔,我都忘記了,還抱你。」

沈昌珉是覺得無所謂,只說:「我跟你一起去。」

「嗯?」

「一起洗。」

「你也沒洗嗎?」

沈昌珉炙熱的眼神配著冷語,直接道:「好久沒做了。」

他點點頭,也說:「那也不用一起洗啊,我洗完再來侍寢。」

沈昌珉聽見這話,不小心就笑噴,「侍寢勒……。」

他笑了笑,什麼也沒拿,只拿著浴巾就走出臥房裡。

沈昌珉如果是別人的王子,在他心中,大概就是個有點惡霸也有點可愛的皇帝。皇帝都欽點他了,他自然是沒有拒絕的餘地,而他也不會想拒絕。於是在他精力充沛的情形底下,他與沈昌珉玩得有些過火,最後還不小心惹得金在中惱怒敲門,要沈昌珉節制一點。

結果這錯沈昌珉全都轉嫁至他的身上,並且警告他,在太陽還沒露面之前,懲罰是不會停歇。但他笑臉依舊,僅是默示允許,配合著沈昌珉繼續演下去。

於是隔天一早的飯局,尷尬的場面,四對黑眼圈,最後沈昌珉被罰站門邊。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