掉落在腳踏墊上的牛仔褲,他最後一道防線只剩一條四角褲,而沈昌珉似乎是怕他開門直接跳車,於是便將他整個人抓了過來,側著身子屁股就入座於沈昌珉的雙腿間。

他覺得這樣的情景好尷尬,雙手只能緊抓著自己的四角褲不放,腰際就被沈昌珉穩固的摟著。

「可不可以放開我?」他問。

沈昌珉沒有理會他,只是垂了眼一路向右的看著他那雙結實又白皙的長腿,另一手則不規矩的直接隔著內褲摸起了他的分身。

「喂!你……!」

他趕緊抓著自己的老二,倆手包覆在外頭,只見沈昌珉說:「你如果想逃,我就在這要了你。」

赤裸裸的威脅讓他是一點動作也不敢有,他乖乖的屈膝來,側著身坐在沈昌珉的雙腿間,車程不知道需要多久,一直以來太過於疲勞的身體便也不由自主的靠上了沈昌珉的肩上,就當做暴風雨前給自己的犒賞。

他知道沈昌珉本質不壞,可是想到沈昌珉特地前來找他的目地,他還是會打個冷顫。用屁股想也知道,沈昌珉是想叫他回公司去上班,而且還用了停場這種詭異的大絕招逼他回去,甚至想在車上強姦他,讓他無路可去。

他輕輕的閉上眼,既然哪裡都逃不了,索性就靠著沈昌珉呼呼大睡。反正醒來才有力氣與沈昌珉談判,無論沈昌珉是不是會以強勢的手段逼他回去,他都不願意再將沈昌珉家中的地下室當作是自己的廚房,每天是進出自如,而偶時還走不出來。

他這沒防備的一睡,沈昌珉對他做了些什麼他什麼也不知道。當他睡醒後,他人已躺在一張床上,隔壁還坐著身上只穿浴袍,晚上不睡覺熬夜看書的沈昌珉。

自己似乎沒有睡很久,因為窗外還是暗的。

「你怎麼不睡?」他氣虛的問。

沈昌珉沒有看他,只是輕聲說:「等你醒來跟我做愛。」

其實他很想直接坐起身來給沈昌珉一拳,可惜他目前沒有力氣,而且被窩很溫暖,他有點捨不得移動身體。沈昌珉的大床也很柔軟,幾乎是比自己的鳥窩還好睡。可他萬萬沒想到,沈昌珉看書殺時間只為了想對他求歡而已。

「你很迫切是嗎?」他閉上眼問。

沈昌珉沒有回話,只是闔上書本。他聽見了書本被放一旁的聲響,於是又說:「我真搞不懂你。」

很難想像今晚除了要被侵犯以外,還會多了時間與沈昌珉來一場深度對談。但他們也真該好好談談,他不希望自己誤會沈昌珉,又或者沈昌珉誤會他的意思。幾個小時前的告白,現在在腦中似乎已成了泡影一樣,他想不太起來。正確來說,他還知道字句是什麼,只是不明白沈昌珉的真正意思。

「我希望你回來上班。」沈昌珉突然說道。

這樣的真誠他有感受到,可卻冷笑,「幹嘛?希望我的屁股再為你效命?然後讓你侵犯?我才不會再走進那間地下室,我也不會回去。」

沈昌珉看著他,難得第一次如此認真的聽他說話,但他很怕沈昌珉又亂解讀他的意思。

「我真不知道我這麼認真的工作,到底是為了什麼……。」他抱怨道。

為了自己好?公司好?還是沈昌珉好?

「如果不喜歡,我不勉強你。」

難得有人性的話,讓他不禁的相信沈昌珉是真的痛改前非。

「但是我希望你回到我身邊。」沈昌珉說。

「所以我可以不用當實驗品嗎?」他問。

「如果不想,可以不用。」沈昌珉很認真的說。

話說是這麼說,但是若沒有人來當實驗品,那又該如何知道產品的功能與效用?

看著沈昌珉的認真的神情,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些罪過。也許一直以來他都誤會了沈昌珉的心意,畢竟沈昌珉並不是時時刻刻都能夠清楚表達自己的內心感受。於是他說走就走,這樣的作為肯定傷的沈昌珉很深很沉,還害的公司停場,害的許多跟他類似的人都必須回家吃自己。

他從床上走了下來,什麼話也沒說的,便走進沈昌珉的浴室裡頭。他為自己梳洗一翻,擦乾了身上的水珠,什麼也沒穿的又爬回了沈昌珉的床上。他坐上沈昌珉的腹上,一手拉開那件白花花浴袍,敞開的浴袍讓他看見與自己身體相當的體態。

濕潤的頭髮滴著小水滴,他坐在沈昌珉的身上道:「我可以回來,但我不想去地下室做實驗……。」

他彎身趴上了沈昌珉的胸膛,沈昌珉的大掌摸上了他的臀瓣,輕聲問:「要做嗎?」

他笑了笑,「你想就做吧。」

既然都這麼誠心誠意了,他想他應該學會原諒與諒解。

其實魔王不盡然沒有溝通的價值,他難得發現沈昌珉的人性。

「你……真的喜歡我嗎……?」他問。

沈昌珉動著下身,低聲答:「嗯。」

結果總是出乎意外,於是他也答應了沈昌珉,做他一輩子的伴侶。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