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師傅……誰來幫幫我……

俊秀在不遠處便聽見了這細微的哭聲,正與朴有天夜晚趕路回家的他,也豎起了耳來,輕輕拉了朴有天的大掌,細聲問:「大夫可有聽見?」

這麼被一問,朴有天也緊張起來了。他最不愛的就是在夜裡的森林遇上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但瞧金俊秀一點也不怕的樣子,他也不太想露出自己會恐慌的神情。

「哪、在哪?」他口吃道。

俊秀知道他害怕,於是將他的大掌牽得更緊一些,逕自走在前頭,帶著他向前走去。

「俊秀,你別自己一人走那快。」朴有天擔心的說。

前方究竟是什麼東西,夜色都暗了,油燈的照明也無法照射到幾尺以外的距離,金俊秀走如此之快,若前方是什麼兇猛野獸,就怕招來了危險他們還來不及逃。

「好似是有人在哭。」俊秀細聲說,仍是沒將腳步放慢,一步一步的拉著他向前走去。

「師傅……師傅……

這回距離是接近了點,連朴有天也清楚聽見了有人在叫喊師傅。

「不知是不是受傷了,這裡的山路相當陡峭,夜裡可能難以留意,所以受傷了。」朴有天也牽緊了俊秀來,倆人便朝著哭聲前去。

「請問有人嗎?」朴有天大聲問。

俊秀是沒料朴有天心急救人,可若在夜裡的森林隨便呼喊,恐怕會招來禍害。他這輩子就在森林內長大,了解某些妖怪就是專衝著吵鬧的人類來欺負的,於是他趕忙摀住朴有天的嘴,輕聲說:「別大聲說話,就怕吵醒什麼。」

朴有天聽的臉都綠了,俊秀所指的什麼他大概曉得是什麼。

只不過,當他大吼完後,竟然也聽見了泣聲者的回應,「有人嗎?有人在嗎?」

俊秀心底是無奈,沒帶人類這麼大膽的,在他人之低盤,也不知要把頭擺低一點。只是令他有些不明白的是,他們周遭竟然連之妖都沒有,大家有這麼早睡?這事先不管,救人要緊先。

俊秀睜大了眼來,掃射森林一翻,便道:「在那。」

朴有天隨他跑了過去,沒多久後便見著有個大塊頭躺在地上,身邊跪著一個小傢伙。

「小兄弟──

「等──

俊秀趕緊拉住了朴有天的手,退了幾步,看著珉豪的模樣。他終於知道為何森林裡的妖怪都不見了,原來是去躲了起來。除了眼前這暈倒的道士段數是高了點外,再者就是身旁拼命哭的珉豪,他一看就知道珉豪不是人,是一隻集有強大妖力的酒吞童子。

「拜託你們救救我師傅……。」

他盯著珉豪跪地請求他們而所露出的手肘,上頭盡是讓妖看的不舒服的咒文。他猜,也許這個小酒吞的妖力受到了道士的封印,所以不僅沒將人給吃了,還在這跪求人來幫忙。

朴有天見俊秀猶豫的模樣,也管不著那多,便甩開俊秀的小手,向前就替沈昌珉把起脈來。

「氣血很薄弱。」朴有天說。

俊秀也跟了向前,看著沈昌珉臉上印堂發黑,又看了看身邊的珉豪,不自禁的就想問:「你……」知道自己吸了你家師傅的人氣嗎?

珉豪大眼都是淚水,小嘴還是那句,「拜託救救師傅……我以後不會胡亂跟他去抓鬼了……。」

雖然事情的經過他不太清楚,但貌似這個小酒吞是這位師傅養的,可感覺上這個小酒吞好像並不知自己是隻妖?

於是也管不了那多,只見朴有天將背上的竹架拿了下來,肩上換揹上沈昌珉,便道:「俊秀,那器材就麻煩你幫我揹了,咱帶他回去療養。」

珉豪緊張的跟在他們後頭,不斷向他們道謝,俊秀見他人兒小,便牽起了珉豪的小手,溫柔的問:「為什麼你家師傅會突然暈過去?」

說起這件事情,珉豪的珠珠淚水滾得越大滴來,愧疚的將所有事情的來龍去麥告訴了俊秀,「我就想說跟師傅假交歡來引色鬼,師傅不要,可我不聽,胡搞瞎搞,害師傅抓鬼時閃神,可能就被色鬼攻擊了……。」

俊秀總覺得這翻說詞好像跟他所想的有差距,因為沈昌珉明顯沒受到什麼妖力的波及。這讓他不禁懷疑,珉豪若不是真的不曉得自己是隻妖,就是珉豪在說謊。

但要說謊的話,還會一五一十將自己與師傅抓色鬼時用假交歡的方法說出來嗎?

前方的朴有天耳根子是紅了大半,反應跟他差不多,他倆有些一致的認為,暈厥之人不免也太老牛吃嫩草一點。

「沒關係,大夫會醫好他的。」俊秀摸了摸小他一個頭的珉豪笑說。

「謝謝謝謝!」珉豪感恩的道。

待他們回至朴有天的小木屋時,朴有天是帶著珉豪燒洗澡水,然而邊將藥草放進浴桶裡熬燉,金俊秀則是在廚房裡忙些吃的,這回人嘴是多了一點,他便也煮多一些,邊假裝忙邊看著珉豪的動靜。

雖然救人是好事,只是金俊秀卻擔心,若是將沈昌珉救起,不知沈昌珉會不會因他是一隻狐妖而將他給收服。可另外他有些不明白,他篤定沈昌珉肯定知道那孩子是酒吞童子,但卻不曉得為什麼沈昌珉會將那孩子留在身邊。

爾後珉豪幫忙朴有天將沈昌珉給丟進浴桶裡後,金俊秀也端出了熱騰騰的飯菜讓大家享用。

「俊秀,咱有這多菜?」朴有天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感覺盤子好像變大了,菜飯魚肉也添多了些份量。

俊秀笑道:「近日有些蔬果有收成,所以菜得以多一點。肉的話……」其實是他向肉塊妖取的,但他該怎麼說?

「肉的話是在你不在時,村民送過來的。」

俊秀朝著朴有天笑了一口,朴有天也不疑有他,只覺俊秀的笑容特別美好。

「小兄弟,你怎麼稱呼?」朴有天問。

珉豪一口一口吃著飯菜,只是好似少了一味,他的脾胃打不太開,「我叫珉豪,師傅叫沈昌珉。」

「哦,我聽過你師傅的名字,是赫赫有名的除妖師。」朴有天笑說。

俊秀也笑著問:「珉豪,你的師傅什麼妖都收嗎?」

珉豪吃著肉,搖頭道:「師傅說好的就不收,壞的才收。」

俊秀倒是安了下心來,夾了多些菜肉放進珉豪的碗裡,「來,多吃一些。」

珉豪搖了頭,神情令人憐憫的說:「我不餓,我要把這些留給師傅。」

俊秀與朴有天相識苦笑,而今夜,珉豪則趴在浴桶外一整晚都沒睡,肴著浴桶裡滾燙的湯藥,祈求沈昌珉快點醒過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