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是將睡在外頭的珉豪抱進了房內來,地板上他還特別擦拭過,然而鋪張床鋪,便將珉豪輕輕的放上。屋裡也沒有多餘的棉被,他將就將自己的衣裳當作棉被為珉豪蓋上,沒幾會,他又朝屋外走去。

夜深人靜,朴有天也累得先睡了,而他則在外頭為沈昌珉的炭火加點新鮮木材,小手一揮,木炭便自己加溫起來。

說來也怪了,他還真想不通為何一個降妖師身邊會帶個小妖怪,且見那小妖怪還對這人情有獨鐘,怎麼想都覺得他倆的關係匪淺,甚至有些小姦情。但珉豪還那麼小,沈昌珉也非真對他有感情吧。

他坐在日常用膳的餐桌旁,一手撐著腦袋,鳳眼也覺得有些睏的瞇了起來。可過沒幾會,浴桶裡的男人忽然有了動靜,他又睜了開眼來端看著沈昌珉。

沈昌珉也撇眼看著他,倆人互看了一會,他才率先道:「你的小徒弟說過,好妖你不會收的。」

也沒見沈昌珉有什麼動作,想必是累了,「他人呢?」

「房裡邊睡著。」他道。

沈昌珉疲憊的搖起湯藥洗了把臉,稍為有了精神後,便從浴桶裡站了起來,拿過邊緣的布巾圍起下身來,跨出了浴桶為自己著衣。

「這裡是哪?」沈昌珉問道。

他打了一個哈欠道:「朴大夫,朴有天的小窩。」

「聽過。」沈昌珉穿上鞋子以後,又道:「那你怎在這?」

「大夫救過我一命,我來此報恩,當他助手。」

「可別動什麼歪腦筋。」沈昌珉半信半疑的說。

「那你與那小酒吞的假交歡又是怎麼回事?我要與你同,大夫早死了。」他膽大的揶揄沈昌珉笑道。

沈昌珉還真沒想到珉豪會將這件蠢事告訴他,聽的他臉上有些泛紅,心底覺得愧疚。其實他不該放任珉豪這麼玩,結果他差點讓自己玩火自焚。無論酒吞童子是大是小,抓起狂來也許連他也擋不住。

只見沈昌珉忽然又想起什麼,便問:「你可有告訴那孩子是隻妖的事實?」

俊秀搖頭,「沒有,我見他好似不知自己是隻妖,身上又一堆咒文,想必是你刻意要隱瞞。」

看來狐狸一向都不笨,精明的很。

「那就都別告訴他。」沈昌珉低聲說。

這回換俊秀想起什麼,便道:「你那小徒弟有為你留些飯菜,你應當也餓了吧?我替你熱熱。」

眼見俊秀轉身就走進廚房裡頭,三倆下子就端出了一碗熱騰騰的飯菜,他也不疑有他,反正既然是隻妖,有法術當然做什麼都神速。他拿過飯碗便也狼吞虎嚥了起來。

「是說,小徒弟今夜都沒吃到什麼飯菜,擔心你擔心到沒胃口了。」俊秀朝沈昌珉笑說。

沈昌珉知道為何珉豪吃不下飯,一來一定是對他的罪惡感,二來就是這些飯菜少了以往的血腥味。

「餵他需要加點血腥。」他輕聲說。

俊秀略睜大眼,恍然大悟。

「可我想就算加了,他也未必吃的下。」俊秀看著沈昌珉,想了一會,便又問道:「你可喜歡那小傢伙?不然怎將他留在身邊?」

「見他可憐。」沈昌珉說。

「是嗎?僅是同情還會與他來什麼假交歡嗎?」俊秀嘲笑他道。

「小心我收了你。」沈昌珉冷默的說。

看來這是屬於沈昌珉的地雷,不知是不願讓他人透徹他的心思,還是真是他們之間並未有什麼,不愛他人猜忌懷疑。反正無論是什麼,他只曉得沈昌珉與一般的降妖師不同,似乎多了點妖情味,得以辨別是非。

天色未亮,沈昌珉吃飽飯後便要帶著珉豪離開,貌似不想在這打擾人家,俊秀也只能配合的將珉豪從房內抱出來給他,輕聲道別,沈昌珉的身影則漸漸消失於森林內。

於是什麼事也沒有了,他也疲憊的爬進了朴有天被窩裡頭,蹭了蹭朴有天的肩膀,安然入睡。

隔天一早,他向朴有天解釋了為何病人全不見了,朴有天只覺那沈大師的體質過於異常的健壯,他從未遇過如此氣血瀕臨死亡之人,能在一兩個時辰內便恢復健康,此種人真是不多見。

反正不管朴有天如何感嘆,他也不懂朴有天所用的專業術語的代表什麼意思,只是頻頻點頭,肯定朴有天的見解。

直到他倆來至後院,朴有天又見那張一直無法完工的木床,便道:「我今天一定要把這張床給完成!」

俊秀聽聞,便知道朴有天又在那假仙的不想跟他睡了。反正愛造就去造,他就不信朴有天會有成功的一天。但就在朴有天開始要動工之前,卻見一位村民朝朴有天的小屋一路沿坡跑了上來,說是母親的病情惡化,需要大夫看病。

這人像是新面孔,俊秀記憶中並未見過。

反正照朴有天的醫德,他們這回是得過去了。他趕忙的整裡些行囊,便與朴有天速速下山,隨著村民一同來至一樁簡陋的草屋。

「求求您了……內人也不知往哪去,就將母親一人放在這也不管。」張氏手足無措的道。

朴有天認真的做他所做,而俊秀則在一旁觀看一邊安慰張氏。

「先生,就先開這味藥,會好轉的。」朴有天安慰的說道。

俊秀同然在藥內放進了自己的元氣,然而將藥包子交給了張氏。

待他們離去以後,不小心的撞上一對男女,還因此受了屈辱,「走路不看路的啊!窮酸大夫!」

俊秀看著男人身穿道士服,鳳眼便趕緊撇開,可男人卻緊盯他著身影不放。

「看什麼你!」女人抓過男人下巴,「他又沒我好看!」

俊秀挽著朴有天趕忙離去,不敢回頭。

「你怎可能比他好看?他可不是人呢……。」男人笑起來又道:「我知道怎麼讓你擺脫你丈夫了,這是個好方法呀。」

俊秀走在半路上,有氣無力,總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

但朴有天的大掌卻緊緊的握住他的手心,帶著他往前走去。

「咱回家休息吧,你也累了。」朴有天微笑道。

「嗯。」他也抬起頭來,給了朴有天一抹好看的笑容。

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吧。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