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帶著興高采烈的珉豪於夜路裡緩緩下山,雖說總是將珉豪禁閉在山中是他的不對,可他就不明白,究竟珉豪腦子裡裝的那些點子,又說要與他假交歡這招是該歸咎於誰?

珉豪前前後後也才幾個月大而已,沒料口出竟能狂言,要非他的反應屬淡定派的,不然他想,這般恐怖的提議恐怕會嚇死不少人。只是他對於這樣的點子,並沒有明確的拒絕,也沒明確的答應,原因出在於,他這人本身就不是君子來著,卻也不屬小人這一類。

看見珉豪高興的走在他前端,他也不太想掃珉豪的興,偶爾帶他出來逛逛也好,畢竟長大了,就會想了解更多事物,他想關也關不住。

「師傅,你快點!」珉豪笑得開心,還朝他擺了擺手。

他的年紀已不年輕,但也沒老去哪,只是爬了多年的山谷,有時他也覺得挺疲憊的。現在他的體力恐怕無法像年輕時一樣,上山下山只需幾刻中,他的老骨頭是叫他得慢慢走,要不哪時沒準斷了哪條腿,可憐的就是珉豪。

他一人走在後頭,身旁看見他的妖怪倒是沒什麼怕他,只是像湊熱鬧的人一樣,在一旁看著他與珉豪的好戲。

於是當他來至受人委託的小村時,村民早已為他們準備了一間空房,帶他們入住後,人們紛紛躲回家中,誰也不敢踏出門。屋内什麼也沒有,只有幾坪大的榻榻米,夠他放置一些必備用品。

珉豪在一旁本想幫忙,但卻又被他瞪眼,「你去旁邊,你過敏,少碰這些東西。」

珉豪抿著嘴,拉了拉對他來說還算是有些過大的衣裳,安靜的看著沈昌珉擺設。爾後,沈昌珉又走出房外,他從窗外看著沈昌珉拿了根木棍在屋外畫了一個圓後,灑了些他不明白的東西,像是在造結界一樣,沈昌珉又在地上畫了些漂亮的圖案。

待沈昌珉走進來後,便坐在房間的正中央,四周點著昏暗蠟燭,本以為自己可以出場了,可誰知沈昌珉卻轉過頭朝他說:「你乖乖待在那,鬼抓玩咱就回家。」

珉豪蹙眉,看來自己的點子沈昌珉又不採納了,只是他也不嫌棄,至少能夠看見沈昌珉工作的模樣,他覺得很新鮮。他就在一旁美人臥的看著沈昌珉,沈昌珉則是盤著腿,閉目養神。

「師傅,這屬什麼鬼?」他突然問。

沈昌珉雙眼懶著睜,隨便道:「色鬼。」

他笑了笑,「喔。」

過了些會,他換了另一邊美人臥,又問:「師傅,幹這行的是不是都要有定性?」

沈昌珉同是沒睜眼,不屑的說:「看人。」

「那師傅有定性嗎?」

這什麼詭異問題?但他是對食物沒什麼定性。

「我隨性。」

聽聞,珉豪在薄弱的燭光裡笑得燦爛。

他倆就在房內一同殺了那麼多時間,那隻色鬼卻還是不知道躲在哪兒。珉豪不知翻了多少次身子,等的都快睡著了,就不見外頭有動靜。

「師傅,你真要守株待兔?」他打了一個哈欠問道。

沈昌珉沒理他,像是睡著一樣,但他知道沈昌珉沒睡,只是在養精蓄銳。

既然沈昌珉的方法實驗後結果果斷的表明多麼沒效率,他覺得應該得試試自己的點子,也許是行的通。

其實他相當明瞭自己要做的事究竟是什麼,可打從他有意識以來,他就非常喜歡沈昌珉。雖然沈昌珉總沒給他好臉色看過,但他還是喜歡待在沈昌珉身旁。也許是因為明白,沒有了沈昌珉他也不見得能活得這麼好,又或者沒有了沈昌珉,他打從一開始就沒辦法活。他不知道他們之間就竟潛藏著什麼緣份,他只知道,沈昌珉是他的恩人。

喜歡也好,報答也罷,反正這一切都出於他自願。

他坐起了身子,伸了個懶腰,然後不急不徐的將身上屬於沈昌珉尺寸的外衣給褪去,他的外衣中衣都被他拋在一旁,身子只剩似白紗的內衣與褻褲,那皮膚上環環相串的咒文在燈火裡若隱若現,他俏皮的在沈昌珉身邊爬了一圈,然而將一炷炷的蠟燭吹熄,故意留下最後一枚蠟燭。

燈光變得更暗了,場景佈置算是妥當後,接著就是氣氛。

他朝著沈昌珉迎面而去,然而爬上沈昌珉盤著的腿,沒幾會便跨腿坐在沈昌珉的腿上,倆雙腿則鬆鬆的圈住沈昌珉。

他的雙手搭在沈昌珉的肩上,看著仍是閉目養神的沈昌珉。

所謂的假交歡他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夠點到為止,但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將色鬼喜歡看的戲碼演出來,只是靠他一人,似乎覺得是有些勉強。可也沒辦法了,他曉得沈昌珉是不可能會出手幫他。

他靠在沈昌珉的肩上想了好一會,點子都還沒想到,就聽見沈昌珉朝笑他道:「不知道怎麼做還想學人交歡。」

沈昌珉睜開眼來看他,摟著他的細腰便說:「去旁邊睡覺吧,我自有辦法抓鬼。」

珉豪環緊他的頸子回道:「我不要,我覺得我的點子可行!」

沈昌珉垂眼看著他,就不懂懷中這幾個月大的小人兒在堅持什麼。生來就是半個酒吞童子的珉豪,色誘處女與其交歡,並且吸乾處女血與吃淨處女肉這樣的壞事應屬天生,可不知是不是因為從小他就將珉豪的妖力給封印,所以才導致珉豪就如一般十幾來歲的孩子一樣不懂房事。

這樣也好,他至少可以放心珉豪不會為壞,也不會到處胡亂色誘處女。

只是才剛安下的心,卻沒想到珉豪在下秒就破除了他覺得珉豪很安全的想法。

珉豪是緩緩的擺動下身,埋在他頸肩裡似乎是覺得難為情,但身體的動作是越來越多,還懂得為他寬衣解帶,於是感受到珉豪的腹下燥熱,他才覺得事情不應該再這麼繼續下去。

他作勢要將珉豪推開時,卻未料珉豪抬頭便吻了他乾澀的唇,唇舌相依,珉豪的利牙卻不經意將他的舌頭畫破,一股血腥的甜味充斥其中,珉豪的動作越來越大膽,有了血腥的助興,讓他更是難以逃開珉豪的魔爪。

要是現在拿符咒打珉豪,珉豪肯定會發現自己並不是人類。

騎虎難下,他只能多加注意珉豪身體的變化。

「師傅……」珉豪蹭了他幾下,抬眼蹙眉說:「腹下好痛苦。」

一見珉豪轉紅的瞳孔,他才曉得,這一切真是來自於天賦。

珉豪不大的手帶著他的一隻大掌探入了褻褲裡,令一隻大掌則被牽引至內衣底下,這般的邀約很明顯,只是他不敢出手。

見沈昌珉一直都沒動作,珉豪舔著沾有血腥的紅唇,惡意的也蹭著沈昌珉的腹下,朝笑他說:「不是說沒定性嗎?」

沈昌珉沉默,他有些害怕珉豪的轉變,便將人兒抱緊,然而在珉豪得背後又寫畫下幾道咒語。可這樣的防備措施使不上力,珉豪徹底由體內散發出的妖力破壞了他的防線,便將他推倒在榻榻米上。

「快下去!」沈昌珉道。

珉豪壓著他,調皮的說:「師傅……你也有感覺了,不是嗎?」

敞開的衣裳引誘著珉豪,讓他彎了下身去含上沈昌珉的蓓蕾啃嗜,而他的下身則不斷挑逗,直到他褪去了自己的褻褲後,不等沈昌珉,自己就在沈昌珉面前安慰起自己來。

血脈噴張的畫面,果真引來了色鬼。

當色鬼不小心的踏入了結界時,沈昌珉靈動一下,他趕忙坐起身來,又抱著情不自禁的珉豪,手邊符咒一拿,便精準的射出窗外,將那色鬼定格於外,於是拿起葫蘆,將色鬼給吸了進去。

簡單的步驟而已,卻搞得如此複雜,而且最難搞的還不是這隻色鬼,而是珉豪。

只見珉豪又吻上他,可這回情慾的作弄,引領出珉豪的本性,接吻期間,珉豪便無意識的從他身上吸取人氣,讓他的精神有些紊亂。

「唔──!」

珉豪在沈昌珉的身子上顫了一下,熱液便都灑在他的腹上,這時才願意離開他的唇瓣,無辜的看著他。

「師傅……。」

漸漸恢復褐色的瞳孔,讓沈昌珉的心安了下來,只是沈昌珉的意識有些不清楚,未料珉豪將他的人氣吸取太大口,讓他沒辦法好好穿衣服收拾細軟,連路也走不穩。

回家的路上,沈昌珉的身子有些撐不住,他看著走在前端炯炯有神的珉豪,小嘴還朝他抱怨:「師傅你太客氣了……。」

他勉強抬眼,苦笑,於是暈了過去。

「師傅!」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