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早上就玩到不見蹤影的金俊秀,卻是每日都能在太陽下山以前準時地回到朴有天的宮殿,當然今日亦是不例外。

他回房時朴有天人似乎還未回房, 不過這樣的情景發生的頻率常見,所以他也無多想朴有天的行蹤,自己一人就前往後宮殿的浴堂。今日的他,回想起來行程也不算是滿檔,只是跟在崔珉豪的身後幫忙做些小事,煎煎藥,強迫病患吃藥而已。可話說回來,他一直覺得近期的崔珉豪心情似乎沒有很好,尤其當他提議要去找沈昌珉泡茶時,崔珉豪怎拉就是拉不動。

簡單的理由,崔珉豪僅是聲稱自己身上一堆工作得完成,所以抽不離身。但在金俊秀的心中,他能篤定崔珉豪心中保留了複雜的理由,只是他並不曉得,這個理由究竟是什麼。崔珉豪與他的交情也算不賴了,所以最後崔珉豪是有對他小小的透漏,之於沈昌珉,崔珉豪表明自己並非討厭,只是覺得自己有沈昌珉有些距離,高不可攀。

他承認沈昌珉的身高是真的很高,所以不可攀倒是正常的,只是他怎麼想就是想不明白,為何崔珉豪會認為自己與沈昌珉之間有距離呢?

他一個人在浴池來游來游去,累了就靠在牆緣休息,享受著蒸氣的刺激。

今天的他也沒事找事做找累了,待他在池子裡泡夠以後,他從浴池裡爬了起來,拿了絲巾隨意地將身上的水珠擦乾,穿上了便衣,就緩緩地朝著朴有天的臥房走去。天已漸漸暗了,心中本打算來至大廳等待朴有天一同享用,可當他一人來至了大廳以後,才發現事態似乎有些不對勁。

桌上的菜比一平時少了一點,但卻多了一些花花漾漾的甜點,看上去似乎很好吃的樣子。可現在不管食物再如何的精緻,金俊秀的鳳眼指瞪著坐在圓桌旁的那倆人。一人是他家的丈夫,另一人……他不認識,但那人看上去真是美若天仙,這樣的美貌可說是人見人愛,想不霸佔為自己人兒都難。

但金俊秀卻對於眼前美貌人兒無所動容,他只是皺了眉頭躲在臥房通至大廳的圓柱邊,像個賊一樣的偷窺著朴有天與那女人。

「久日未見,皇上。」小青抬眼輕聲說。

金俊秀聽見這女人的聲音以及開頭第一句話,心中馬上就有底了,這女人絕對是小青!

「何事找朕?」朴有天低身問。

咦?是小青主動找朴有天的?

「臣妾……只是想來看看皇上過得好不好。」

朴有天的眼神似乎沒有任何悸動,僅是喝了桌上的茶一口,便道:「很好,自從有了皇后以後。」

小青臉上笑得有些滄桑,語重心長地說:「若是咱……能夠早點--」

「朕很滿足現狀。」朴有天插嘴說。

金俊秀不能說沒被朴有天的話語給感動,可讓他最在乎的,卻是小青的眼神。金俊秀很仔細的看著小青的面容,雖然朴有天是落下了狠話,可他卻不見小青的眼眸裡有絲毫的哀傷之意。若真還有情,眼神不該是如此清澈。

「不瞞您說,臣妾過得不好。」小青垂下頭說。

「如何不好?」朴有天低聲問。

金俊秀心想,他家傻丈夫還真關心起那女人來?

「三王爺似乎在外有他人,對臣妾以不熱絡。不過說起來也沒什麼。」小青嘆了口氣,抬起漂亮的眼眸看著朴有天又說:「只是想來找皇上談談心。」

金俊秀的眼神看向了朴有天,朴有天雖然沒有回話,可臉上卻是明顯的開始同情小青了。跟朴有天相處那麼久了,朴有天就算表情有所掩藏,仍是躲不過他的法眼,他透徹的很。只見小青是挪了挪身子,更是靠近朴有天的身邊,然而在朴有天耳邊輕聲地又說:「其實臣妾……也還愛著您,但當時您將臣妾許配的太快了。」

這話說的輕,但金俊秀的耳朵靈,一字也沒聽漏。

「臣妾不覬覦什麼,只想告訴您臣妾真正的心意。」

小青的身子是貼上了朴有天的胸膛,小巧的臉蛋就在朴有天的胸膛抬了起頭看著一語不答朴有天,是輕輕地推開朴有天拿著酒杯的大掌,櫻桃小嘴便也碰上了朴有天豐腴唇瓣,軟軟的就在朴有天的唇上留下了她的氣息。

在一旁的金俊秀睜大了鳳眼,心中只有一個疑問,為什麼不閃?

「皇上您請吃,這是東瀛的土產,叫做大福。」小青從桌上端了一道甜品,遞來朴有天的面前,又說:「您嚐嚐看吧,臣妾覺得這很美味。」

朴有天的桃花眼是看著眼下的『大福』,腦子似乎還清醒不了,可身子卻是受了小青的蠱惑與輕喚,不自覺的就想拿起眼前的『大福』放進嘴裡。

「朴有天。」

突然的一個聲音,倒是喚回了朴有天遺失的魂魄。金俊秀臉上沒什麼不爽的表情,只是緩緩地朝著這圓桌走去,伸手就拿了小青手中端著的『大福』,一口就塞進了自己嘴中,然而又伸手拖了椅子,屁股隨興地坐在小青與朴有天的中間。小青與朴有天都看著金俊秀的嘴中咬著『大福』,兩人的表情煞是驚訝。

「挺好吃的。」金俊秀輕聲說。

「您……」小青不可置信地又說:「這是給皇上的!」

金俊秀的鳳眼犀利的看了她一眼,不屑地用手指指了朴有天又指了自己說:「給他就是給我的!」

小青看著眼前這霸道的金俊秀,搖頭又道:「規矩都反了,怎麼娘娘您會隨意出入皇上的宮殿?」

金俊秀聽見這話更是氣了,到底是誰反了規矩在這與朴有天私會的?究竟是誰允許了?

「我就是規矩!」金俊秀拍桌大喊又道:「你!滾!」

「臣妾--」

「滾!」金俊秀又拍了一次桌,可這圓桌的下場卻不理想,一掌就被劈成了兩半。

小青似乎是被嚇著了,趕忙轉身就走,宮殿裡又只剩下金俊秀與朴有天,朴有天似乎也緊張得起來,大掌便抓了金俊秀手肘說:「聽朕解釋……」

金俊秀大力的甩開了朴有天的手掌,沒吭聲地站起身子來,鳳眼垂著看下地板,又彎了下身撿起倒在上的酒壺,沒有猶豫地就將自己的小嘴從壺口裡灌了許多黃湯下肚。待他瘋狂的喝完那壺酒後,便用力地將酒壺摔在地上,轉身憤怒地看著朴有天,「你今日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嗎!?想偷歡怎會笨到不先將我支開!?難道你是故意讓我瞧見你還戀著舊愛嗎!?」

「朕--」

「不要碰我!」

金俊秀的眼裡漸漸地起了霧氣,用力地推開站在他面前想攙扶他的朴有天,然而一人朝著臥房走去。朴有天雖是追了上去,又一把摟住了金俊秀搖晃的身軀,可卻更是讓憤懣的金俊秀在他的臉龐上賞了一巴掌。

「我最討厭你了……!」金俊秀痛恨的說。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