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就是我們研究的事項,每個月至少四十小時,月薪四千塊,大至上就這樣。」

崔珉豪的神情很認真,淡淡的笑容看上去讓人很舒服,而右手不停歇的抄寫筆記,是讓他不自覺的放慢說話的速度,配合著崔珉豪的速率。說真的,他從未想過自己還能再與崔珉豪見面,也更是沒想到這次的見面會是在這間小研究室裡頭。往後的日子他們的必須見面的次數也變多了,他漸漸的認為,自己似乎是已逃不了崔珉豪的手掌心。

他不曉得崔珉豪是如何堅持到至今,回想起幾個月前,金俊秀還打來譴責他是如何的把崔珉豪惹哭,本以為自己的作為應該足以讓崔珉豪懂得在這段感情裡退縮,但他錯了,崔珉豪不是一個容易打發的小毛頭,更不是一個容易臨陣脫逃的人。

如果崔珉豪那麼容易就被擊垮,他想,在上輩子的時候崔珉豪也不會每天耐著性子任他欺負,只為再見一面桃花道的沈昌珉。就算現在的崔珉豪什麼也不記得了,但所有的作為卻如上輩子一樣,是個開朗樂觀,也很懂得死纏爛打的孩子。

「老師,那實驗什麼時候開始?」他拉回了神遊的思緒,想了想,便道:「下星期吧,記得把你的課表給我。」

「好。」只見崔珉豪那起背包站了起身,以為應該要轉身離開了,誰知崔珉豪又突然的轉過身來,朝他喊道:「老師。」

「嗯?」

「謝謝你最後錄取我,廢紙回收桶裡,我看見有很多我的履歷。」他的臉上沒什麼表情,但心卻有些碎裂,其實那也不是他的本意,「不管老師現在還想不想繼續喜歡我,我都永遠都是老師的學生。」

他沒有回應崔珉豪的話語,直到崔珉豪揹著背包離去。他並不曉得崔珉豪究竟在想些什麼,只覺得,若是一個人都願意冒風險羊入虎口,就必須對於風險的發生而有所準備。崔珉豪天生就不笨,甚至要比任何人都清楚,申請進了這個研究室,就不能期待他能會是個君子。只是從崔珉豪的口吻中他也能聽出,崔珉豪早已做好了準備,當情人或當師生,崔珉豪將這兩樣選項留給了他來選。

其實崔珉豪真的很聰明,但他卻不知道崔珉豪是如何鼓起勇氣來下這麼一個大決心。跟他談戀愛好嗎?如果要有所依據,那麼根據上輩子的考察,似乎是沒好下場。但要說真的不好嗎?如果今生能再給他一次機會,也許他可以做得比上輩子好吧。

後來金俊秀也得知他與崔珉豪開始有了連絡,並且還成了研究助理的身分,金俊秀每天都鼓勵他下班時必須去研究室探查崔珉豪研究的狀況,而不是被動的在電腦前等待崔珉豪發送而來的週報。他懂金俊秀的意思,可目前他們還說不上什麼關係,況且他也未做好準備,實在是什麼不知該用什麼臉面對。

「用老師的臉啊。」金俊秀覺得不是什麼大問題的說:「老師關心學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放學以後,他便照金俊秀的意思來至研究室外頭。崔珉豪今天下午都沒啥課,據金俊秀的消息所說,崔珉豪沒課的時間都在做研究,每天研究室的燈都是開的,有時還會做得很晚。比照金俊秀的研究助理來說,崔珉豪是相當勤奮,甚至是其他教授間最搶手的研究助理,只是崔珉豪最後卻選擇來他這裡,來幫他這麼一個沒心沒肺的教授做研究。

為了表達謝意,他還特別買了飲料,拎著便走進實驗室來。

「老師好!」崔珉豪特有精神的,桌上一堆器材與報告,還有正在忙著出爐的研究數據。

「嗯,這給你。」

「哦,老師請客嗎?」

「嗯。」

「謝謝老師!」看到崔珉豪這麼有精神他也覺得安心,至少這些煩人的研究沒影響到崔珉豪的健康。

「吃飯了嗎?」他問。

「這些用完我就去吃。」

「還是我幫你買?」崔珉豪本是彎曲的身子緩緩站直來,抬眼與他相對,「老師,上輩子……你是不是也常常喊我吃飯?」

他沉默了幾會,才坦白的說:「應該說是強迫餵你吃。」

「老師都怎麼餵?」崔珉豪壞笑問。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輕聲說:「這不是研究的重點。」

「那老師……」崔珉豪收回了原本吊兒啷噹的模樣,誠懇的問:「我現在喜歡你,會不會太晚?」

他傻愣,事實上這些日子他也還在猶豫到底該不該挽住這段感情。

「老師還會不會餵我吃飯?」

……

「老師……你還喜歡我嗎……?」那雙霸氣的劍眉都垂下來了,大眼又有徒增憐憫的霧氣,這要他怎麼辦?

「老師──」

「行了,行了……。」他抬了起頭來,說出一點也不符合他形象的話,「我是喜歡,我還是喜歡。」

於是奪門而出,可來不及掩藏的耳窩還是紅給崔珉豪看了。崔珉豪悄悄將桌上的氨水蓋了上來,這味道是嗆的他紅眼,淚水都擠在眼眶裡打轉。但效果還不錯嘛,至少沈老師吃他這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