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既害怕又令人期待的畢業考即將開始,只要通過這場考試,他也許就能夠成為皇家魔法師,為國家去打場勝仗。但是按照他歷年的成績觀之,對於他想成為的目標,不能說不具信心,只是現階段仍遙不可及。

他有些緊張地走進學校特別安排的考場,由於對手是臨時抽籤,所以他也無法在事先做任何準備,明顯這場考試就是要測驗他們各人的進退應對,要畢業很簡單,只需將對方打趴即可。

待螢幕顯示了他的對手以後,他也順間看透了自己的未來。

「竟然是朴有天……。」

在校數一數二最具名氣的人物,這人說不上壞,但卻是相當會使用『黑魔法』的學生。不能說『白魔法』就比不上『黑魔法』,正確言之,應該是他的『白魔法』根本與朴有天的『黑魔法』不能比。

這人的成績相當傲人,在學校似乎也惹過不少事,但因朴氏家族各個都是魔法界的翹楚,估計學校也不會給他什麼裁處。他不怕痛,沒能畢業也沒關係,他只求自己能活著回家看父母。

他看著從另一個大門走來的朴有天,不禁吞了口口水,他的身子些微發顫,人都還未準備好,朴有天就在大門關上以後瞬間移動來至他的面前,伸手就掐住了他的頸子,狠地將他往身後的大門撞去。

「唔──!」

這速度實在是讓他跟不上,果然跟傳說的一樣,朴有天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貨。

「沒想到你這麼嫩。」朴有天舔了一下唇,低聲說。

他的雙腳懸空,氣管被勒的快送不上氣,就在他覺自己快斷氣以前,朴有天竟然對他鬆了手,使他跌落在地板上。

「要不要我讓你?」朴有天也隨他蹲了下身,一副恥笑他的樣子,又說:「讓你三招好不好?」

他從以前學藝就不精,也因此處處受人揶揄與冷落,沒人願意與他過招,也沒人願意教他魔法,就算是老師,通常只是對他搖頭居多。但為了不讓自己落於人後,他花了相當多的時間研讀魔法書,只為讓自己能多學點『白魔法』,好能成為他一心所嚮往的皇家魔法師。今日的畢業考對他來說是重要的考試,只是沒想到天也不願助他,甚至派了一個朴有天來讓他明白,他真的不是魔法師的料。

他抬起頭看著朴有天,不禁眼眶泛紅,鼻頭泛酸,可小嘴卻沒放棄地說:「不用讓我!」

朴有天似乎有點驚訝,挑了眉一下,眼神便將他瞧得出神。

他站起身來,推開了朴有天,一人又走至魔法陣裡,似乎想來一場堂堂正正的決鬥。

朴有天沒讓他等,一眨眼的時間,身影便出現在魔法陣裡。

「那開始吧。」朴有天微笑說。

他才剛拿起魔法棒準備揮灑時,身體就被站在不遠處的朴有天給束縛。朴有天不需要唸什麼咒語就能輕易將他箝制住,而身體還不自覺地像有繩子般地慢慢被朴有天拉走,為掙脫朴有天魔爪,他趕忙了唸了咒語。

「止止,魔咒消!」

結果『碰』了一聲,當煙霧散去以後,魔咒並未消除,而是他的身上的衣物瞬間粉碎一地。

「怎麼會……!」

朴有天可看得樂了,手掌一揮,就將人兒給拉了過來,他就赤裸地在朴有天面前扭動,難為情地喊道:「放開我!」

飄浮在空中的他,朴有天的眼神是玩味,伸了手就從他的手心裡抽出了魔法棒。

「你知道附有咒文的魔法要成功施展的話,需要搭配魔法棒的擺動嗎?」

他當然知道,但因身體就像被綑住一樣,他哪有擺手勢的空間!

朴有天又將魔法棒還給他,笑說:「再給你一次機會喔。」彈指一下,他便從空中掉了下來,小手趕緊遮著自己的羞人處,緩緩地退後。

當他退至他認為最安全的距離時,便見朴有天召喚出了魔杖,沒給他太多準備時間,就朝他走去。他得趕緊想個辦法去除朴有天手中的魔杖,為了爭取時間,他便光著屁子在圓形的考場裡奔跑起來。

朴有天沒有使出瞬間移動的招式,似乎有意陪他玩耍,待他真正想起能對應的魔咒時,這回又讓朴有天驚訝。

「去去,武器走!」

一道魔法光束朝朴有天的身子打去,朴有天手中的魔杖尚存,但身上的衣物卻像被十七級強風吹走一樣,飄落一地。

「怎麼又──!」

朴有天倒是被他耍開心了,一眨眼人就不見,再眨眼四周的已變了模樣,考場已成了一棟豪宅,裡頭家具應有盡有,沒一會,他的身子又自己飛起,然而重重地落在柔軟的床鋪上。

在他還沒搞清楚狀況前,朴有天便赤裸地現身在他眼前,笑說:「沒想到你的咒語都這麼色呢。」

「才沒有!」他蹙著眉,身子又被束縛住,只能像毛毛蟲似地在床上扭動,「放開我!」

只見朴有天收起了魔杖,又從他手心裡拿過那支魔法棒,不禁笑了起來,「你的魔法不僅初階,還沒學好,我來教你怎麼使用魔法棒好了。」

乍聽之下他還差點對朴有天敞開心房,不過當朴有天開始揮動他的魔法棒時,他整個懊悔自己當初沒選擇輟學,才不用在此受朴有天的悔辱。

朴有天僅是揮動魔法棒而已,就讓他的身子備受操控,竟聽話地按照朴有天想讓他擺出的姿勢走。朴有天好似在欣賞他的軀體,一下子讓他張腿,一下子又讓他翻過身翹屁股,要不就趴在床上展現起M字腿。

「不、不要看了……。」他紅著臉說。

朴有天只是笑笑,然而將他的身子平放於床後,便拿著魔法棒輕輕劃著他的身軀。從圈圈乳首至逗弄他的肚臍,然而輕挑著他的寶貝,他想闔腿卻闔不上,一切盡在朴有天的操控底下,他只能任著朴有天的隨便。

不過好似一切不只有這樣,漸漸地,被劃過的地方起了變化,他的乳首像是有人正在舔嗜一般,產生了些許的溫熱感;寶貝及幽穴處也慢慢地滴出水來,從他皮膚緩緩滑落。

他不明白為何會有這些觸感與奇怪的液體出現,只覺朴有天的眼神越來越變態,像是隨時都會張嘴吃下他,明明勝負已分曉,朴有天為何還不放過他?

「你已經贏了。」他消極地又說:「反正我本來就不是當魔法師的料。」

朴有天沒有回話,但眼眸卻有了些微變化,似乎是同情他,可也沒因此替他解開束縛。

「既然如此……跟我,要不要?」朴有天說。

他聽不明白,也來不及問,朴有天就握上了他的嫩莖,笑道:「考慮看看?」

他緩緩地皺上眉頭,腦子還沒想清楚問題該怎麼消化,身子就先讓他亂了理性,忘了怎麼去思考。

「不要這樣……。」

做這種事情不好,尤其還是一個男人替他做。

「怎麼說?」朴有天反問。

一切盡在朴有天的掌控之下,他的身子根本動不了,只被允許微幅度的扭動,即便他再如何誠懇的請求,朴有天像聽不見似的,只管朝他敏感而去。

他的鳳眼只敢盯著天花板看,那拇指與食指的搓揉,讓他擁有以前曾未有過的快感,朴有天除了高招以外,他已想不出任何評價。在朴有天的擺弄之下,不知為何,他竟會情不自禁地想迎合。

「嗯……。」

「舒服嗎?」

他的眼神撇過,身體幾乎是舒服到忘了身上的魔咒已解除,他依舊躺在床上享受。

朴有天彎著身一隻手撐在他的耳邊,另一隻手就在他的腿間,如此近的距離,他不與朴有天對上眼都難。那雙桃花眼一副就是來看他笑話,看得他渾身不自在,只能利用鴕鳥心態,撇過眼不與朴有天對看。

「害羞呀?」

他依舊看著遠方,沒有回話,也不想說話。

朴有天似乎明白他的無意義抵抗,於是手中力道增大,迫使他忘了矜持而叫出聲來。

「啊──等等……」

上上下下的來回,他有些疼,但快感也在第一時間替他麻醉,一個恍神,朴有天便堵住了他的嘴,在他嘴內索討了一翻甜頭,同時也在他腿間給予不仁慈的蹂躪。就在他快釋放之際,朴有天竟在他的寶貝上結了一個小魔法陣,堵住了唯一出口。

「考慮的如何?跟我好不好?」

他的紅唇喘著氣,蹙著眉,無法思考,小手指拼命想把魔法陣解掉,但無論如何皆是徒勞。

朴有天似乎有點受挫,即便眼前這人相當的柔嫩,但骨子裡的骨氣還是有,竟會在他問第二次話後仍不給他一個答覆。如此甜美的碩果,他捨不得馬上將人而給吃進肚裡,反倒想了一個調教的好主意。

只見朴有天拿起他的魔法棒來,輕撥了他的腿,便將魔法棒送進了他的穴內。

「你……!怎麼可以……!」他差點氣結於床,可在他想反抗時,身體又被控制,雙腳不自覺打得更開。

「這樣你比較不疼。」朴有天笑說。

沒想到魔法棒在他的穴內逕自轉動起來,棒身也慢慢地漲大,似乎想好好替他擴充幽穴,讓他不會感覺到疼。朴有天僅是在一旁看著魔法棒的轉動,好似嫌不夠,彈了下指,魔法棒不僅是轉圈,還會自己朝著穴口進進出出。

「嗯哈……」

「想通了嗎?」

這是第三次了,朴有天仍得不到這人兒的答案。

朴有天沒想到他還真是倔,不過其實他並不是倔,而是他一直以來就無法在同一時間裡一心二用。快感幾乎快占據了他的全部,他哪有時間再去思考朴有天的問題。只見魔法棒越來越過火,拼命朝他敏感點上推,他的小手依舊忙著解開束縛他寶貝的魔法陣,一心只求解放,其餘根本沒空去想。

朴有天見狀,最後卻有點帶著怒氣地將他的魔法棒抽離,沒預警地就送進自己的碩大,霸占了他雙腿的空間。

他還來不及反應,身子便自己敞的更開,讓朴有天更能順勢往他最深處裡去。

他已分不清身子是否是自己在操控了,只明白朴有天帶給他的快感,讓他有些沉浸與無法自拔。穴間的溢出的奇怪液體也越來越多,他搞不清楚那是什麼,但好似讓朴有天能更方便地霸占住他。

耳邊盡是撞急聲與交合聲,當他願意抬起眼來正式朴有天後,他才發現原來朴有天長得相當好看,但似乎就是脾性不太好。

「幫、幫我解開……。」

他的小手仍是解不開寶貝上的魔法陣,無奈之下,他僅能請求朴有天的協助。

「那你得說什麼?」

他的腦容量就這麼大而已,朴有天到底要他說什麼?

「說『我會跟你』。」

最後朴有天也耐不住性子,直接親自教導他。

「我會跟你。」他也照實地說。

「喊我的名字看看。」

身子難耐之下,他也乖乖地喊,「有天……。」

「多喊一點。」

他忍著一波又一波的強勢攻擊,語中的名字唸得斷斷續續,也不知道朴有天滿不滿意,只覺朴有天速度越來越快,撞擊也越來越大,他的屁股幾乎都被撞紅了。

然而就在他頂不住的那一剎那,朴有天真替他解開了束縛,不僅讓他射了出來,還不小心射在朴有天的小腹上。而後,他也才發現自己身上早已沒了箝制,雙腿竟然還將朴有天圈得緊,一度叫的放浪。他難為情的看著身上之人,摀著紅唇,不敢說話,連氣都不敢喘得太大。

「我不會虧待你的。」朴有天看著他說。

反正他也無所謂,他的人生本來就注定不是勝利組。

「我會教你白魔法,教你黑魔法。」朴有天慢慢從他身子退了出來,親親他的小嘴,溫柔地哄著他。

「真的嗎?」聽見這話,他幾乎淚眼汪汪。

沒想到這人兒不僅是蠢,還很好說話。

「真的。」

「所以你會當我的朋友囉?」他問。

朴有天這回不僅被他的施法技術給驚艷到,還被他的話給嚇到。

都做至種地步了,他們看起來像僅是想交朋友的階段嗎?

「我不僅要當你的朋友,還是你的──」朴有天話都未說完,他就開心地接下去,「老師!」

這人兒好像不只有蠢,而且還有點笨。但也無妨,能在侵犯完他以後還能馬上得到他得原諒,這人除了純潔,他已想不出有什麼詞彙來形容他。

「那……以後請多指教!有天老師!」

「哼哼……這是當然的了。」





全文完。



由於我姪子瘋狂喜歡跟我說『萌學園』的故事,讓我想起其實哈利波特有許多令人能做連想的咒語……然後就有了這篇文。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