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緊湊的情況之下,金俊秀臨時要加場練習,收到這封簡訊時,那時他剛好在排隊買臭豆腐。同樣很不湊巧,沈昌珉也排在隔壁攤販買飯糰,各自看著手機簡訊,若有所思

「你去嗎?」雖然很不願意,但他還是率先轉過頭問著身旁的那人。

沈昌珉卻只笑笑說:「你去我就去。」

這樣的回答真是讓他不禁捏把冷汗,應該說,自從沈昌珉加入搖滾社以後,他每天都得拼命替自己捏冷汗。沈昌珉出乎意料的喜歡跟著他,目前雖沒有任何攻勢,不過他感覺得到,沈昌珉似乎在等時機,時機一到,馬上就要讓他賣屁股。

前去的路上,他們彼此間留了點距離,一個吃著臭豆腐,一個吃著飯糰。其實這臭豆腐是特地選在有補習的時候去買的,為了以防像上次的悲劇發生,他只能替自己作點防備,讓沈昌珉能打消吃他豆腐的念頭。

嗆辣的醬汁與嗆鼻的蒜泥,他不怕被嗆死地狼吞虎嚥,只為讓沈昌珉對他避之唯恐不及。好似這方法有點成效,至少在這段路上沈昌珉沒靠近他,保持著一個舒服的距離。待他們來至宅邸後,他的垃圾就被管家收走,沒多久就見金俊秀跑出來迎接他們。

「抱歉抱歉,還讓你們請假。」

他搖頭微笑道:「沒關係啦,進度還跟得上。」

「今天可能會練很晚喔,有天說可以暫時借住在他在這裡!」

在他還沒搞清楚之前,餘光就不小心看見站在另一頭的倆人,沈昌珉不曉得與朴有天在說些什麼,不像在聊天,反倒像是在做生意。

「那……我得打電話回家報備一下。」他吞吐地說。

而後他便跟著金俊秀一同進音樂室,沒幾下子就將爵士鼓的鼓皮鬆緊度調至他認為最符合這次主題曲狀態,眾人就緒以後,便由他敲擊鼓棒倒數秒數,敲至第三下時,他與金俊秀和朴有天便同時起了一個音,再由沈昌珉接續唱起。

最讓他驚豔並不是朴有天在短期內就將電吉他彈得這麼好,而是沈昌珉的音域與音色帶出了整首歌的情緒。先前聽沈昌珉自錄的CD並未聽過沈昌珉如此高音域的聲音,果真是人不可貌相,不論是沈昌珉的樣子或平常說話的音調,都很難令人想像唱起搖滾樂時竟然會是另一翻模樣。

為了帶領好整首歌的節奏,他將自己的心神拉回,專注在爵士鼓上,直到他們四人合作結束為止。

很意外地,沒想到還不熟絡的四人竟然在第一次的合作就將曲子詮釋的相當到位,他與金俊秀合作多年配合得好是應該,至於朴有天與沈昌珉,他想這倆人可能真的對音樂有相當的天分,不然不可能馬上就上手。

他邊喝著水眼神邊偷瞄在一旁看譜的沈昌珉,雖然很不願意沈昌珉的加入,但他想,也許這次的成發真的有望會贏。

「沈同學!你的唱功真的不得了!」金俊秀開心的說。

金俊秀整個人都快飛上天了,不過好似在快忘我之際,朴有天就前來將他家的社長拉回原位。濃濃的醋意不經意地被他聞見,但他明白沈昌珉不可能對金俊秀出手,因為那人正朝他前來。

他抓緊時間裝忙,也拿出了譜溫習,等待十分鐘以後的練習,但再如何會演也逃不出沈昌珉的法眼。

「好聽嗎?」沈昌珉問。

這距離靠得有些近,滿嘴蒜味的他倒是先退了幾步,些微驚恐的答:「還不錯啊。」

沈昌珉卻一點也不在乎地朝他湊近,使他差點跌下座椅。本想向金俊秀求救,卻見朴有天將他的救星帶進了錄音室,情急之下,他只能伸手抵制沈昌珉的寬肩。

「你、你……不要亂來。」

「自以為臭豆腐對我有用嗎?」

咦?沈昌珉什麼時候知道他這計謀?

然而沒有太多時間讓他想,沈昌珉便抓著他的衣領朝他紅唇而去。他的手心反射地抵著沈昌珉的胸膛,嘴裡嗯嗯嗚嗚,似乎害怕他們這道不尋常的關係讓金俊秀與朴有天看見。不過沈昌珉有在抓時機,就在金俊秀從錄音室走出以後,沈昌珉便放過他,讓他坐在椅子上喘氣。

「你蒜泥真的吃很多呢。」沈昌珉壞笑地輕聲說。

他紅著臉裝沒事,又拿起礦泉水猛喝,不讓金俊秀發現他的異常。

而後,金俊秀便與他們討論,希望沈昌珉能進錄音室錄製一些背景聲音,好讓在標高音的同時有另一個聲音支撐著副歌的部分。沈昌珉沒什麼意見,就隨金俊秀進錄音室開始錄製工作。

在此之前,朴有天還特地從錄音室出來告訴他一件事。

「今天你跟沈昌珉同房間,可以嗎?」

他睜了大眼,不解地問:「呃,這別墅這麼大,難道只有一間客房嗎?」

朴有天無奈的拍著他的肩,微笑說:「其他的家具在保養中,所以只能委屈你們一下。」

看著朴有天走進錄音室的背影,不知為何,他卻想起一個小時前沈昌珉與朴有天在大廳裡的竊竊私語。

是他多心了嗎?







進度是不是太慢了呢...?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