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將朴有天壓在流理台上,他就從朴有天的頸子率先下手,這回,他已非從前會大力的咬朴有天了,他學會了人類之間的調情,所以也學著朴有天教他的撇步,由頸子開始一步步情色的向下吻去。

朴有天是緊張的捉緊了自己的寶貝,身子微微的顫抖,眼神就盯著俊秀的紅腦袋看。俊秀這回不知道為什麼能夠舔得如此令人招架不住,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被俊秀對待,以前的俊秀只能說是在他身上胡亂的吸吸吮吮,這回倒是舔的仔細,絲毫不放過他身上的吋吋肌膚。

待俊秀就這麼蹲身吻至他的下腹時,那腦紅袋是停了下來,鳳眼就看著朴有天雙手緊抓的部位。

「主人,不要抓。」俊秀勸導的說。

朴有天當然不可能就這麼放,「不行。」

俊秀抬頭看了他一眼,伸手就拉了朴有天的手腕,紅唇便從他的腹下繼續往下吻。俊秀的雙手不停的用力,就想將朴有天的手給扳開,別老抓著自己的寶貝不給人玩。但俊秀天生的力氣就不大,他再如何的出力就是沒辦法突破朴有天防備。

「主人放開!」俊秀跪著身抬頭看著他又罵:「我要舔啦!」

朴有天只是抓著更緊,搖頭拒絕說:「不行不行,不可以舔這裡。」

「可是阿肥說這很重要的!」

「那麼久的事情你記到現在!?」

「阿肥臨死前……還跟我特別交代一次的。」俊秀的眉毛都垂下來了,尾巴甩著被薄荷茶給沾濕的地板,眼神就不情願的看著朴有天。

這種眼神真的是出奇的可憐,而且還一副就是怪罪朴有天不給舔就是種錯誤。朴有天很無奈,他知道阿肥與俊秀的交情,況且,若自己真的堅持不讓俊秀得逞,自己似乎也沒辦法給阿肥的遺言一個交代。看著俊秀的眼神,朴有天不自覺得漸漸鬆了手,決定任俊秀擺佈。

俊秀高興的舔濕自己的紅唇,張嘴沒有猶豫的就將朴有天的寶貝含了進去。朴有天是倒抽了一口氣,雖然自己不是被俊秀第一次這麼惡搞了,但他還是不能習慣這種感覺。不能說不舒服,只是一直以來,在他心中就是認為俊秀不適合為他這麼做。

他有些受不了的閉了一隻眼,另一隻眼就勉強的半瞇,看著俊秀在他腹下努力的紅腦袋,他輕輕的摸著俊秀的紅髮,心臟跳很快的說:「俊秀,夠、夠了。」

俊秀握著他的寶貝,小嘴含著他的尖端,對著他抬起了自己的紅腦袋,那媚惑的一切是都入了他的眼裡,俊秀的舌尖是挑逗著他的頂端,若有似無的玩弄,讓人看得更是容易中蠱。

「主人……這個有薄荷的味道……。」俊秀輕聲沙啞的說。

原來俊秀會舔得如此意猶未盡就是因為這些灑在他身上的薄荷茶。他看著俊秀想再次含住他的昂首時,他的雙手便立馬再次捉住自己的寶貝,然而溫柔的說:「你要喝茶,冰箱裡還有,我有泡兩壺起來放。」

俊秀是拉著他的手,像個小孩子耍性子的說:「不要,主人身上的比較好喝。」

朴有天聽見這話是瞪大了眼,究竟是誰教會俊秀說這些煽情的話?不過嚴格想起來,俊秀也不是第一次有過爆炸性宣言,他哪次的宣言不爆炸了?

「俊秀……。」

本來朴有天還打算繼續勸導,可這時候的俊秀卻突然的跌坐在地上,捉著他手腕上的力道也漸漸的鬆散起來。他垂著頭瞧著俊秀,俊秀是抓著他的手腕坐在地上緩緩的喘氣。這氣喘的有點急促,而他也發現俊秀的身子是漸漸的泛紅起來了。如果他沒有猜錯,薄荷茶對於俊秀的作用,現在才正式開始而已。

「我們去床上吧。」

朴有天扶起身子軟趴趴的俊秀,半摟半抱的將俊秀給帶回房。朴有天是管不著自己的昂首有多麼急迫,他一回房把俊秀給丟上床後,就趕緊從櫃子上拿下那久久未再拆封的偉大玩具。俊秀的神智還在狀況外,所以似乎沒發現他的計謀。

他坐上了床,率先將箱子裏頭的玩具還有其餘的輔助道具通通拿了出來,趁著俊秀只知道蹭床的階段,他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這些道具他東挑西選,最後是猶豫的看著那持久環。他記得當初這個持久環是俊秀最排斥的東西,不過,如果依照他現在的年歲來看,俊秀是有必要套上這麼一個東西的,不然恐怕被操死的會是他。

他一不做二不休,脫了俊秀身上的衣服就給套上那持久環,他趁著俊秀還在薄荷的控制底下,趁機的開始對俊秀胡作非為,能做的都做了,不能做的也通通給做了,直到他開始替俊秀臀瓣間的幽穴開始拓展後,俊秀似乎才有些回過神的看著在他身上作怪的朴有天。

「主人……?」

「你躺好,我來就好。」

俊秀看著自己的寶貝,霎時驚醒過來,伸手就想給那持久環給拿下,可他的小手卻被朴有天給制止,「不可以拿下來。」他溫柔的說。

俊秀皺著眉頭拼死的掙扎,但朴有天沒有縱容他,反倒還拿了放在矮櫃旁還未收進去的領帶將他的雙手給綁了起來,他手忙腳亂的又抓住俊秀亂踢的雙腿,趕緊拿了玩具就朝著俊秀的幽穴給推了進去,老實說,推就推,但好死不死他的震動級數不小心按到最大,一推進去俊秀的身子裡,俊秀便尖叫的捉住了他頭頂上的枕頭。

「不……!」俊秀擺動著身軀,聲音不自覺的高昂又說:「不要玩具……!」

朴有天看著俊秀的反應,又看著俊秀弓起的身子與搖晃的尾巴,他不曉得為何俊秀要如此排斥這個玩具,明明就很舒服,為何要口是心非?

「嗯啊……。」

他的手就抵在俊秀的穴口處,還故意拿著玩具在俊秀的穴內裡轉動,閒著的另一手,瞧見俊秀那昂首的寶貝,他便也握了上去好好的給予安慰。

俊秀的雙手被箝制住了,朴有天看著俊秀在床上爭執的體態,這讓他不禁的發現一件事情,就是他很有當強姦犯的潛能,不過強姦客體僅限於俊秀,其餘的人他沒有太多興趣。老實說,要非自己上了年紀,他也不會對俊秀如此心狠手辣。

玩具的跳動配合著他的人工旋轉,是讓俊秀的身子大大體會了不同地方所帶給他的不同快感,他只能緊緊的捉著頭頂上的枕頭放肆吟叫,不管他在如何懇求,朴有天說什麼也不會罷手。若是沒把俊秀的體力給消耗掉,恐怕等會在床上就換他慘叫。

「不要扣圈圈……。」俊秀急迫的快哭出來了,可朴有天聽見這話卻覺得可愛,原來俊秀還替持久環取了一個名字。他看著俊秀淫靡的臉蛋,輕笑說:「圈圈要扣著,這樣你才能夠更舒服。」

俊秀擺動著身體,搖頭說:「騙人……。」

朴有天看著那可憐的神情,他壞心的將按摩棒抵在他的敏感點,然而彎身輕輕的吻了俊秀的小腹,笑說:「就騙你這隻傻貓。」

俊秀看著他,只見他竟然也學著自己舔了自己的寶貝,俊秀搖著頭又說:「主人不行……!」

「怎麼你可以我就不行?」朴有天笑問。

「這是我的工作!」俊秀理直氣壯的說。

看來阿肥似乎沒有交過俊秀在床上禮尚往來的規矩,這回朴有天也懶得做解釋,他就做著自己想做的事情,處處逼出俊秀的快感,讓俊秀又樂又悲的。俊秀喜歡朴有天的愛撫,但他討厭持久環的束縛。

「不要圈圈……。」俊秀最後又再次的懇求說。

朴有天聽著俊秀的話,他率先將玩具給拿了出來,然而也替俊秀把持久環給拿下,立即替補他的寶貝入俊秀體內,給予不間斷的潮潮激情與快感。俊秀的雙腿就容納了朴有天的所有,其實很難想像,他們彼此竟然擁有對方已超過十年之久。

「俊秀……哪天我可能不中用了。」朴有天彎身輕輕吻了俊秀的唇瓣又說:「如果我哪天老了,你覺得照顧我很麻煩,你可以找新的主人。」

朴有天的撞擊雖猛,可俊秀的還是聽見了朴有天的話。

「我不要別的主人……。」被捆綁的雙手,俊秀還是套過了朴有天的後腦勺,然而環上了他的後頸,「我會跟著主人一起死掉……。」

「俊秀……。」

「你就是我的主人,永遠……。」

「嗯,永遠。」

一場尾巴帶來的災難,但他們卻在災難裡看見了真情。這場跨越一生的愛戀,不到無法喘氣他們都不會停歇。

生命所吸進的空氣裡,除了氧氣不能少,還有彼此的氣息也少不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