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睡覺得時間似乎延長了,待他睡醒以後,已經是隔天晚上了。他疲憊地看著天花板,知道沈昌珉又再看電影。黑暗的房間只有微弱的燈光在閃爍,不知不覺,他好像又浪費了許多時間。不知道為何,當他看見沈昌珉認真看電影的背影時,他卻突然有種罪惡感,明明沈昌珉是回來陪他的,可他似乎沒與沈昌珉做到什麼。不用說陪沈昌珉,所有的時間都被自己睡去了,沈昌珉只能獨樂樂,陪著他這個只會睡覺的朋友。

他悄悄地走下了床,看著沈昌珉的背影,也沒告知就打開了電燈,然後往廁所走去。

『叩叩。』

他坐在馬桶上,無神的看著廁所門,輕聲說:「有人喔。」

「你有哪裡不舒服嗎?」沈昌珉問。

他垂下了頭,好一會才說:「肚子有點餓。」

「我們等等去找金在中他們吃飯。」沈昌珉停頓了一會,又說:「他們下午打電話來,約我們去吃火鍋。」

「是喔。」

「你在大便嗎?」沈昌珉又問。

「嗯。」他乖乖地坐在馬桶上,點頭答。

「我等你。」

沈昌珉的腳步很明顯遠離了廁所旁,他也沒再回答。他花了點時間等著大便先生,估計沈昌珉的電影還夠他在馬桶上慢慢地等待,他一點也不催趕地讓自己好好地坐在馬桶上醒腦。待他完成了他的生理需求,以及梳洗完自己後,便回房與沈昌珉一同準備出門。

他穿上了自己的羽絨外套,才將圍巾給圍上後,沈昌珉便走至他的面前,盯著他說:「等等去金在中那,不管他說什麼,都不要當真。」他看著沈昌珉轉過身打開窗子,然後拿進冰在窗外的火鍋料,轉過身又對著他說:「反正他一定又會虧我們,聽聽就好。」

「嗯。」他低聲答。

他們戴上了保暖的手套後,便一前一後走出學生宿舍,逆著風往金在中店家的方向走去。沈昌珉似乎不覺冷地很勇猛走在前頭,而剛睡醒的他,吹到冷風身子卻有點受不了,又有點頭暈。他的腳步不自覺地變慢,可嘴巴又不習慣呼救,當他的大眼是冷到快閉上時,突然他的面前像是擋了塊板子一樣,風從他的身邊溜過,而他的額頭便安安穩穩地靠上那板子。

「太冷嗎?」沈昌珉問。

他突然不太敢抬頭看沈昌珉,縱然沈昌珉的胸膛很溫暖,他還是覺得有些難堪。他沒有回答沈昌珉的問題,沈昌珉也沒再問他,只是突然發現自己的脖子上又多了一條圍巾,圍上了他的頸子,也圍住了他的鼻子以及嘴巴。

他看著沈昌珉發紅的鼻子,連拒絕都來不及,沈昌珉便拉著他的手腕,帶著他繼續向前走。沈昌珉依然走在前頭,一手拎著火鍋料,一手抓著他,似乎怕他又突然掉落在街上一樣,死死地抓著他走。還好他們倆的腿都很長,跟起沈昌珉的腳步自然不會太吃力,加上他又多了一條圍巾的呵護,自己從嘴中吐出的熱氣或多或少也有了溫暖的效果。雖然他的頭不再暈,不過他卻是很在意從沈昌珉嘴中吐出來的白煙。

「昌珉。」他喊道。

沈昌珉沒有停下腳步,也沒回過頭看他,只是低聲回:「幹嘛?」

「你不冷嗎?」他問。

「反正快到了。」

外頭零下,少了條圍巾就像褲子裡沒穿內褲一樣,當然會覺得屁股涼涼。不過路途也剩不了多少了,若是又要因為一條圍巾停下腳步,那他寧可多走幾步快點去金在中的店面取暖。他看著沈昌珉的短髮沾了碎雪,很想伸手替沈昌珉撥去那堆碎雪,可沈昌珉卻是走的快,這段距離是他伸手不及之處,所以也就只能看著沈昌珉的後腦勺快步地往金在中的店面走去。

他們果真在不久後就一同衝進了金在中的店內,正準備火鍋的金在中是被這兩個大男孩嚇著了,見沈昌珉的鼻頭紅的跟麋鹿一樣,又見沈昌珉髮上的碎雪,金在中直覺地就使喚一旁的鄭允浩:「允呐,你去拿兩條熱毛巾來。」

鄭允浩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就往店家的二樓上去。

「不用麻煩了。」沈昌珉摸了摸自己的頭髮說。

「吼,你這孩子,你知道今天是最冷的嗎?怎麼沒有圍圍巾?你的圍巾呢?」金在中拿過沈昌珉的大衣,只見沈昌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過了幾會,他才看見從沈昌珉身後走出來的人兒,將摺好的圍巾遞給了出來,「這裡。」崔珉豪輕聲說。

金在中眼中有點訝異地將圍巾接過了手,他看了看崔珉豪,又看了看沈昌珉,「孩子,這冬天你展什麼勇?」

「他會冷。」沈昌珉誠實的說。

「你就不冷?」金在中笑問。

只見沈昌珉又沉默以對,金在中也不管的就三八起來,「就說你疼他嘛!果真是昌珉的寶貝呢。」金在中眼神瞥過眼前這高大身軀,然而望著崔珉豪說。

崔珉豪眨了眨眼,吸了口鼻涕,微笑以對。

爾後鄭允浩是將熱騰騰的毛巾送了上來,金在中則是將沈昌珉與崔珉豪的衣服掛好,又不禁地向沈昌珉的方向望去,他似乎是瞧見了沈昌珉用了唇語不知道跟崔珉豪說什麼,只見崔珉豪臉上是笑了起來,然後點點頭。

『別理他。』

「說些什麼呢,不要偷偷告白好嗎?」金在中拉了椅子,然而將沈昌珉的火鍋料拿至腳邊,又說:「坐吧坐吧。」

這頓晚餐就這麼開始了。

晚餐下來崔珉豪真的沒說什麼話,他就順著沈昌珉說得話,沒有對金在中的八卦做回應,也沒有什麼太激動的反應,偶爾就是笑笑,要不就點點頭。可他的頭點了什麼東西,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在一旁安靜的他除了吃以外,也好奇地觀察著沈昌珉與金在中和鄭允浩的關係。他大概能猜出金在中與鄭允浩是情侶,但究竟跟沈昌珉是什麼關係,他倒是無法相信只是單純的僱傭關係,在他眼中,他反而覺得沈昌珉像是金在中與鄭允浩生的一樣。

沈昌珉的毒牙跟金在中很像,但沉穩的性格卻又有點像鄭允浩,雖然沈昌珉的長相完全無法證明有血親象徵,但在談吐間卻有濃厚的血緣關係。

「你喔,我看你如果一直都沒有女朋友,遲早不是只有我懷疑,全世界都會懷疑你是不是跟珉豪在一起!」金在中調侃地說。

「都你在幻想!」沈昌珉邊吃邊說。

他看著沈昌珉與金在中一人一句,就像是早已習慣金在中的薰陶,不在意他們之間所談論的內容。不過這時候坐在他一旁的鄭允浩,卻看著他的側臉輕聲問:「最近身體好點嗎?」

他緩緩地轉過頭,恭敬的回:「嗯,只是可能是冬天,現在很會睡。」

「沒關係,昌珉會照顧你。」

他微笑著。

「這孩子一向都很細心。」

他帶著笑臉點點頭。

「尤其是他喜歡的人事物。」

他楞了一會……最後還是點了頭。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