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從金俊秀對他微笑以後,他打算提起勇氣去過問金在中有關於金俊秀的所有事情。

那麼一個可愛的人,看上去也正常正常的,怎麼會喜歡他呢?雖然他並不覺得暗戀自己有什麼不好,不過對於金俊秀這麼一個人,他是越想越好奇。雖然他們通識課的組別是一起,可現在也還未至期中考階段,他也不知道期中報告老師要的是什麼,所以每回上課,他與金俊秀還真不知道要聊些什麼好。

基本上,由於老師不下課,他們倆也不太可能聊上些什麼。他總是在課堂中看著金俊秀的那顆紅腦袋,看著金俊秀做筆記,然後就下課了。對於這堂通識課,到目前為止,他似乎還是不太了解教學內容是什麼。

今天他特別約了鄭允浩,也特地交代鄭允浩記得將自家的寶貝帶出門一同吃飯,就是為了讓金在中來解答他心中所有的疑惑。

「呃……學長,我能問問金俊秀的事情嗎?」他吞吐的問。

金在中被這麼一問,似乎想到了什麼,於是笑說:「啊,你不提我差點忘了,你是不是跟俊秀在某堂通識課同組別阿?」

「嗯?嗯。」他固做冷靜的答。

金在中在鄭允浩身旁笑的樂呵呵,邊說:「還真不知道該不該爆俊秀的料。」

「怎麼了?」

說真的,聽見這話他還真是會緊張。不知道為什麼,他想起了那時約金俊秀同組別時,金俊秀似乎想開口拒絕他。難道,金俊秀在他的背後說了他的壞話?不太可能吧。

「你想聽嗎?」金在中笑問。

「說來聽聽吧。」結果他還來不及說,鄭允浩便替他答。

這樣也好,他得必須讓他人不覺他自己也對金俊秀好奇才是。

「俊秀打電話跟我說,他很高興能跟你同一組,但是也很怕你。」金在中吃著薯條,笑說。

他聞言,其實他不太明白後段話的意思。為什麼金俊秀要怕他呢?金俊秀不是喜歡自己嗎?同組應該要很高興才對,還能有什麼畏懼?

「怕我?為什麼?」他問。

金在中眨了眨眼,聲音突然沒了方才的吊兒啷噹,藍眸則是有些嚴肅的看著他,「朴有天。」

「是。」

「如果真的對男人沒興趣,我勸你別給俊秀機會。」金在中喝了可樂又說:「人家可是因為你不喜歡男人,所以也就將寫好的情書給撕了,還跟我說過,要好好的奮鬥音樂劇,可是這回好像是你主動邀俊秀同一組的喔?邀是可以邀,我希望你日後還是得讓俊秀明白,你不愛男人。」

聽來聽去,他的結論只有一個,就是金俊秀是個悶騷的傢伙。明明跟他同一組就高興得要死,為什麼又要讓金在中來跟他說這些話?肯定是金俊秀表態了什麼,金在中才會口出此言。沒錯,他是對男人沒有興趣,但也沒嚴重到無法跟男人做朋友。

「學長,我沒給俊秀什麼機會,而且我只是想跟他做朋友。」他認真的說。

「別告訴我你的主動沒有企圖,俊秀的心對你還是藕斷絲連,什麼時候要纏上,都很難說。」金在中嘆口氣道:「我承認我是害怕我的小學弟受傷,所以我希望你別跟他來往。」

事情真有這麼嚴重?金俊秀到底有多喜歡他?

「為什麼他會喜歡我?」他問。

這個問題也是今日為何他想透過鄭允浩將金在中約出吃飯的原因。

在一旁一直都沉默的鄭允浩,突然開口的說:「俊秀欣賞你的才華,他喜歡你的創作。」

「咦?」他傻愣。

金在中又補了一槍道:「你做事這麼高調,總愛發佈你的創作,自然是讓俊秀給聽見了。」

其實他傻的不是金俊秀欣賞他的創作,而是,怎麼金俊秀就只因為這個原因能夠愛他愛的這副模樣,還見他就臉紅!說起來不也怪嗎?喜歡的也應該要是身材,外貌,談吐……等等數不清的優點綜合在一起才對啊。

「就、就這樣?」他忍不住的問。

「就這樣。」鄭允浩無情的答,金在中則是笑而不語。

「所以他真的喜歡我?」他又問。

還是只是喜歡他的創作?

「重點是你能不能喜歡他吧?」金在中說道。

怎麼……苗頭不太對了?

不過仔細的想想,那可愛的紅髮同學,如果真要與他當男男朋友,好像也不是真的有那麼困難……吧?

其實他自己也很悶騷啊!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