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他想想,他決定在期中考前翹一次『西洋音樂史』。

老實說他自己也不太曉得翹課的原因是什麼,自從與金在中談過金俊秀的事情以後,他發現要自己去面對金俊秀似乎不怎麼容易了。也許他得按照金在中所說的,讓金俊秀明白自己不愛男人,免得他們倆真的陷於水深火熱之中,到那時候他能否逃離同性戀的深淵,連他自己也無法保證。

感覺上翹這堂課好像都是金俊秀的錯,要不是金俊秀是同性戀,他想他大概在大學裡也有辦法全勤。不過事實上他自己很明白,錯不在金俊秀,而是錯在他自己似乎沒辦法接受自己變成同性戀。

他承認金俊秀的笑顏與談吐都深得他意,但這種感覺並不能代表他就是能與金俊秀交往。想起金在中那時嚴肅的臉孔,他不禁的覺得,也許該如金在中所說,他必須表明自己的性向,也必須讓金俊秀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會喜歡他的。

星期一的第一堂課,他雖然決定翹課,但他仍是起的早,腦子裡盡是想著金俊秀的事情。他本想走出宿舍外出去買份早餐,可當他穿起夾腳拖時,他又忽覺不妥,如果在這一早恰巧又遇見金俊秀,他不就真的囧很大,想翹個課又被人抓包。所以他還是趴回去他的床上,看著錶上的時間慢慢的流過。

不知道現在金俊秀是否有去找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考前教授有指定期中報告的題目,他更是不知道,金俊秀現在是不是很心急找著他。畢竟他們並沒有對方的聯絡方法,如果金俊秀要做報告,要如何與他聯絡?

翹了這一堂課,他後悔了。害怕自己變成同性戀,也不用給金俊秀添這麼多麻煩吧?

所以在『西洋音樂史』這堂課快結束了,他便穿上夾腳拖往教室走去。他來到通識教室的門口等著教授下課,他站在前門旁,眼神偷偷瞄著坐在中間排第一個位置的紅髮同學,他總覺得金俊秀有種魔力,就是會讓人變成同性戀的魔力。

怎麼這個人無論在做什麼都很萌?

當教授下課以後,他跑去某個角落躲了起來,直到教授的人影漸遠,他才又現身追著金俊秀的身後跑。

「俊秀!」他喊道。

說真的,早知道就不該穿夾腳拖,讓金俊秀看見自己邋遢的模樣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還在想要怎麼連絡你呢,老師有說關於期中報告的內容要做些什麼。」金俊秀輕聲的說。

一大早聽見金俊秀這麼溫柔的聲音,他又忽然覺得今早的課應該要來上的。

「不好意思,我睡過頭。」他勉強傻笑道。

「沒關係,你下一堂有課嗎?」金俊秀問。

他搖頭道:「沒有。」

「那我們找個地方討論一下吧。」金俊秀笑說。

他承認,金俊秀這麼一笑,他不自覺得就融化了。雖然他真的很不想變成同性戀,但他卻覺得如果是為了金俊秀,當一次的同性戀好像也不違過。可是這時他又想起了金在中對他的叮囑。

如果落花有情流水無意,很顯然的那朵落花也只能被無情的流水給帶走。但若連流水都有意,他該讓這朵落花僅僅是被流水帶走嗎?應該要來場漩渦吧?可是金在中的威脅卻是勝過一切,如果不愛男人,真的千萬不要給機會。

「呃,不過我等會有事情。」他說。

他看著金俊秀不算大起大落的神情,可一向細心的他卻是看出金俊秀眼中有些許的落寞。怎麼辦?他竟然有點捨不得。

「晚上來我寢室要嗎?」他又說。

金俊秀睜大鳳眼,先是紅了耳根,後是紅了臉蛋,之後是羞赧到無法與他正常答話。

「不然我去你的寢室?」他也被搞得緊張起來,嘴中胡亂的開始邀約。

可後來他發現,最高招的並不是自己,而是金俊秀回答,「都可以……。」

他們兩人臉紅的跟什麼一樣,只不過是討論個期中報告,怎麼搞的好像他在向金俊秀買一夜情一樣?金俊秀是害羞個什麼屁,害他也跟著金俊秀一同害羞了。但是他告訴自己,今天的討論除了期中報告以外,他還得報告自己的性向選擇。

「來我房吧。」他最後做出抉擇的說。

金俊秀臉上紅潮漸漸退去,也笑著朝他點點頭。

「晚上七點。」

「嗯。」

其實他真的覺得期中報告沒有什麼,但是他要怎麼跟金俊秀講明白?要說我不愛男人,還是我不可能會喜歡你?又或者我不是同性戀,所以我們當朋友吧?

還是……雖然我不是同性戀,但是我想跟你交往?

咦?

最後一句,好像不太對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