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金俊秀手心握著傷醒過來時,他第一時間則是起過身來瞧看自己身旁之人是否安好,但事實卻不如他之意,他的身邊並沒有他想見的人。

他坐在床上愣了好一會後,看了自己已被包紮好的手心,他不慌不亂的跳下床,然而走出這間小房。他知道自己睡得不是朴有天的虎皮床,是別人的床,他順著熟悉不過的村莊小徑來至朴有天的屋外,門也沒敲的就將朴有天的房門給推開。

「咦?俊秀你醒了?」崔珉豪率先站了起身來,看著他說道。

他看了崔珉豪一眼,一時間說不上話來,鳳眼便看向躺在虎皮床上的朴有天。沈昌珉坐在床邊替朴有天換藥,只見崔珉豪起身摟過他的肩膀又說:「俊秀你別擔心,昌珉會治好他的。」

見到朴有天這般模樣,他的心底一抽,雙腿便無力的跌坐在地板上。

「俊秀!」崔珉豪摟著他,也隨著他蹲了下身問:「你怎麼了?」

「是不是……我傷了有天?」

崔珉豪搭著他的肉肩,臉上苦笑的答:「不是,是你救了大哥。」

他痛苦的抓著自己的亂髮,有些事情他想不起來,但有些事情他卻記得很清楚。被賈成灌酒以前他知道朴有天還活著,可是為何被灌酒以後,他再見朴有天已是這副模樣?他清楚自己不能喝酒的原因,所以他害怕朴有天會傷的如此重,就是因為他喝不了酒的原因。

太多事情太雜,讓他一時間無法釐清,但無論如何,他最不想面對的事實他還是得面對。他抬眼看著躺在床上的朴有天,儘管沈昌珉的醫術了得,但為何他卻感受不到朴有天的氣息?

「有天……。」他垂下了頭,輕聲喊道。

沈昌珉將放至床邊的醫護器具收了起來,然而走至金俊秀的面前,垂著頭對他說:「別擔心,他的氣息雖弱,但還活著。」

崔珉豪拿過一條小被子,替金俊秀蓋上肩,笑說:「大哥沒有那麼弱的,他會醒過來的。如果不放心,今晚你就跟大哥一同睡吧,不用再睡我那了。」

金俊秀無神的點了點頭,待崔珉豪與沈昌珉一同離去之後,他也就真的拖著肩上的小被子,爬上了朴有天的虎皮床,然而在朴有天厚重的保暖棉被下,輕輕的摟住朴有天的腰。

他記得被賈成抓走那時,朴有天似乎對他說了些什麼。

『翡翠森林。』

沒錯,朴有天對他說要尋找能容下他們倆的翡翠森林。現在想起來,他心底還是有些的發酸。為何他們不早點認清其實狼族真容不下他們倆?太多的是非與爭權奪位搞得他們面目全非。要是能夠知道今日的下場,也許他可以帶著朴有天一同遠走高飛,來去一個真正沒有紛亂的綠地重新生活。

原來,他與朴有天的這段奇戀並非只有朴有天單方付出,他也不小心的投入過多,以至無法輕易離開朴有天的地步。

他看著朴有天深睡的側顏,最後也抓了朴有天的手臂,靠上朴有天未受傷的肩膀一同睡去。



沈昌珉與崔珉豪將那些醫囊還給了藥商後,他們倆一同走在村在,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你打算留下來嗎?」崔珉豪抬頭問。

「不打算。」沈昌珉搖頭說。

崔珉豪停下了腳步,手指頭習慣的拉著沈昌珉的衣角,又問:「你要回象族了?」

「不然一隻象待在狼這你不覺得突兀?」沈昌珉反問他。

這幾日來狼族當援兵已被其他人看夠了。他也不過是身高長了一點,面容有著象族的刺青,也能夠足足被人盯著十二時辰看。要不是為了確保崔珉豪的安全,他壓根不會想攙和狼族的家務事。狼首是誰他並不在乎,他只知道象族的巫師所言,崔珉豪不能出事,出了事他也好過不了。

既然所有的事情都已告一段落,他認為自己的任務也應該完成了。崔珉豪往後還會再成長,根本不需要他的保護,他的歸宿,終究是象族,狼不是他應該去的去處。

「你趕著回去娶老婆啊?」崔珉豪問。

這事兒已被提起了兩次,他實在不明白為何崔珉豪總喜歡拿這事煩他。娶不娶老婆他並不覺得如何,只是剛好掛象有提到罷了,不然他大可當初就將崔珉豪見死不救,娶親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重大事項,對崔珉豪出手相救也非他真迷信,他只是想救所以救,象族的森林本來就不該有無辜的亡靈。

「等他倆都恢復,我就回去。」沈昌珉輕聲說。

「那我還能去找你嗎?」崔珉豪抓著他的衣角扯了一下問。

沈昌珉垂下頭來,搖頭道:「不能。」

「為什麼!?」

「看見你我嫌煩。」

「喂!你怎這樣!」

沈昌珉臉上似笑非笑地,也沒說明他討厭看見崔珉豪的理由。

「等你長大以後再說。」沈昌珉說。

「幹嘛,說的你好像在等我長大然後要迎娶我。」崔珉豪不屑的說。

「我說,你是不是真的想嫁我?」沈昌珉低著頭,看著他問。

崔珉豪被問得莫名,最後是甩開了沈昌珉的衣角,轉過身頭也不回的就走掉了。

「今晚我睡哪啊?」沈昌珉大聲看著崔珉豪的背影問道。

「你自己想辦法!」

反正只是孩子在耍脾氣,他也就沒當真了。

等時機穩定以後,他想他還是非走不可。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