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知道如此驚人的內幕以後,要他一時間釋懷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若是又要他做出自己內心世界所想的事情,說真的,他沒有勇氣那麼做。他怎麼可能把金俊秀姦到下不了床,讓金俊秀沒辦法爬回去找沈昌珉?這種事情怎麼說,都太過挑戰道德界線與他自身的良心。

也許他的長相真會讓人覺得他在感情上不太靠譜,但這也非他所願,天生長的花怪誰?當然不是怪他,要怪就要怪他的老爸與老媽。誰會知道基因分個裂也會分出他這麼一朵花。

他冷靜的思考著下一步該如何做?事實上他的計畫一直都不是什麼太艱深的任務,他只不過想讓金俊秀主動來向他提出交往的請求,這麼一來,金在中必定無話可說,因為是金俊秀的明智,主動選擇了他。選擇權落在金俊秀的手中對他來說也夠築成一道保護牆,他只管如何獻殷勤,只要讓金俊秀開口說喜歡他就行了。

他躺上了床,翻過來又滾回去,最後又從床上滾下來,然後走去書桌邊拿了手機。他記得金俊秀跟他說過,最近他們得準備期末的音樂劇,那麼是不是表示金俊秀也需要些音樂來做點劇情的陪襯?

他本想直接撥打金俊秀的電話,不過後來這樣的想法他也就作罷。依照目前他與金俊秀的交情,似乎還不太能夠打電話閒聊,這樣容易製造尷尬場面。但他也不想就此放棄,所以他選擇傳簡訊給金俊秀,告訴金俊秀,若是音樂劇有需要音樂,儘管拿他的音樂去做更改也無妨。

這些日子他也做了許多音樂等著來對金俊秀示愛,只不過他找不太到機會。有時還真感嘆,如果金俊秀可以主動一點的話,那該有多好?至少不會讓金在中有攪和的機會,他們反倒更能順理成章的在一起。

才在埋怨金俊秀的不主動時,金俊秀竟然回傳簡訊給他了。

『謝謝你,我正想借用你的音樂。你有要參加下星期的變裝舞會嗎?』

前面那句沒問題,他了解;不過後面這句就有點牽強了,什麼變裝舞會?他怎麼不知道?於是他又將簡訊回傳,過問變裝舞會的活動是什麼。

過不久,金俊秀回傳簡訊給他,告訴他活動內容其實就是男扮女裝的選美大賽,因為金俊秀被系上的同學推選去參加變裝,所以他誠心邀請朴有天來參與這活動,並且將這神聖的一票投給他。雖然金俊秀也是被迫無奈所以參與,不過他總覺得金俊秀很享受當下的每一刻,縱然活動金俊秀不是很喜歡,但既然要參賽,金俊秀還是很盡心盡力的想做好這一切,所以拉票是必要的。

『我的票你不用拉,因為我一定投給你。』他回傳。

怎麼說,無論金俊秀變不變裝,反正他都會喜歡。打從他決定從櫃子裡走出來時,他也就不嫌棄金俊秀是個帶把男孩的事實。

他握著手機躺上了床,內心突然有種莫名的快樂。

『謝謝你的一票,你一定要來喔!』他看著簡訊內容,後來也就按回了桌面,將手機擺在一旁。

變裝舞會啊……他總覺得自己能夠做點什麼。



這天其實許多學生都上不了課,可能是因為下午傍晚就要舉辦舞會,在過於期待的氣氛之下,教授也妥協的沒將課程追加,反倒提早下課讓學生去準備這麼一場大型的舞會。

他一個人揹著背包回到宿舍,雖然他不是參賽者,但他還是注重儀容的為自己挑選適合在參加舞會的衣服。他洗了個澡,從容不迫的為自己的梳妝打扮,然後等著時間到來。

不知道沈昌珉會不會去參加這項活動,不過就算沈昌珉去了,他也覺得沈昌珉已對他沒有任何的威脅力了。如果說金在中才是幕後黑手,那麼沈昌珉也不過是金在中派來讓他當做假想敵的而已。事實上沈昌珉不喜歡金俊秀,只不過他能確定,沈昌珉與金俊秀還是有一層匪淺的友誼存在。

他做好準備以後,拿了宿舍的房卡就前往舞會的場地。這次的舞會真的很大型,能吃的東西也很多,當然少不了的,就是有許多的啤酒。他一到會場就被許多女性圍繞,他莫名的感覺自我良好,看來他的人氣依舊不滅。

後來學校的學生也各自的入場,直到舞會正式開始時,他都未見到金俊秀。他想,也許金俊秀在後台做準備,所以沒空來招呼他。不過這時他卻看見了他的假想敵沈昌珉,沈昌珉也被許多女孩圍繞,只是沈昌珉卻面無表情,只顧著吃。

說真的,自從上次自己被迫選擇在學校的廁所大便時,他的所聞所見,對沈昌珉也莫名的惺惺相惜。一個是為情所困的大帥哥,另一個則是為食所綁的魅力男。在某方面上,他們兩也挺相像的。

不過說起來也怪,怎麼就不見崔珉豪去黏沈昌珉了?崔珉豪不是喜歡沈昌珉嗎?算了,反正這也不干他的事情。

他在舞會裡將應酬當做殺時間,他就等著舞會的重頭戲。果然耐心的等待是有回饋的,舞會的男扮女裝重頭戲終於要開始了。每個人的眼眸都朝著舞台看去,主持人賣力的主持,然而一個一個介紹從後來走出來的男子。雖然參賽者普遍裝扮起來都不算差,不過唯有兩個卻是特別的亮眼。

一個是崔珉豪,另一個是金俊秀。

當崔珉豪從後台走出時,他望見崔珉豪的眼神一直不斷看向沈昌珉的方向。看來崔珉豪是有備而來,不是來白白犧牲的。

接著出場的是金俊秀,雖然崔珉豪的出場是震懾了不少人,但金俊秀驚艷卻未被掩蓋過,是另一種不同的清新美。他的桃花眼陶醉的看著台上的金俊秀,直到金俊秀與他對上了眼,他才提醒自己得不斷的喝酒,他得一直喝一直喝,才有辦法完成他今天的來的目地。

後來,他也沒有毀約的就將票投給了金俊秀,緊接著,這些舞會『皇后』也就穿著這些打扮下來參加舞會了。他看著金俊秀從台上走了下來,朝著自己走來,他其實說不上醉,但在他眼中的金俊秀卻是朦朧的吸引著他。

「嗨,你真的來了。」金俊秀開心一路向他招手,來至他面前時,還用了會讓人遐想的聲音對著他打招呼。

「你很漂亮。」他拿著酒杯又說:「喝酒嗎?」

「不,我不喝酒的。」金俊秀可愛的笑說。

如果不是他事先就知道金俊秀是個男人,他永遠不會覺得眼前這個美女就是個男人。

只不過他不能沉浸在這美好時刻裡太久,他又灌下了一瓶啤酒以後,眼神望向了沈昌珉,確定沈昌珉被崔珉豪給纏住了以後,他才轉頭看著眼前的金俊秀,刻意的傾身向前摟了金俊秀的腰際說:「我得先回去了,酒喝太多了。」

說謊從來不需打草稿的他,這回的謊言也沒被金俊秀給拆穿。他的酒量其實沒有這麼差,堪稱千杯不醉的他,怎麼可能因為喝了幾罐啤酒就醉倒了?

事實上,他在賭,賭一個博。

「我陪你回去吧?你一個人回去不太好,走不穩。」

Bingo!

他大膽的摟住了金俊秀腰際,裝醉的便讓金俊秀扶著他走回宿舍。

他摸著自己的口袋,找著鑰匙,直到他找到以後,他替自己開了鎖,腦子裝暈的說:「要不要進來陪我?」

金俊秀扶著他,皺著眉擔心的說:「我陪你進去吧,你還是先休息。」

他將門闔上,然而悄悄的鎖了門。金俊秀脫了不高的高跟鞋後,轉身想扶他進房時,卻未料自己塗有紅脂的唇被他給吻住了。

「唔……!」

他故意將金俊秀給推上乳白色的牆壁上,沒幾下就撬開了金俊秀的唇瓣,掠奪了金俊秀的香甜。他的神智一直都很清楚,也知道金俊秀的反應,從掙扎到平順,然後任他為所欲為。

他邊吻邊摟著金俊秀,將金俊秀給帶進了自己的臥房,然後推倒金俊秀,大掌便朝著金俊秀的裙底摸去。

「不行的……。」金俊秀推著他的胸膛說。

他當然知道不行,可是這也沒辦法。

「你好香吶……。」他最後還是選擇當個醉漢,決定對金俊秀說點下流的話,「你看上去就是很好吃。」

「有天有天,學校禁止1069!」金俊秀提醒他道。

就到至今,那張海報仍是貼在學生宿舍的大門。

雖然金俊秀這麼說,但卻對他也欲拒還迎。他順利的脫了金俊秀穿在裙子內的三角褲,然而大掌又順著金俊秀的大腿給摸進了金俊秀的裙底內,然後一把握住了金俊秀垂落的嫩莖。

如果說這麼做還不能讓金俊秀提出『想跟他交往』的請求,他也不後悔,反正至少摸到了金俊秀。

他啃著金俊秀的頸肩,手中力道是不停的給予金俊秀舒適,當他聽見金俊秀的呻吟時,他的小弟弟也有了反應。不過他拼命的告訴自己,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絕,必須留點餘地給別人與自己。

直到金俊秀射了出來以後,他也就停手不幹了。

現在的金俊秀很誘人,衣衫不整的躺在他床上喘氣,而他也就當自己真醉了,然後抱著金俊秀,不讓金俊秀輕易的下床。

「有天……?」金俊秀輕聲叫喊他的名字。

只是現在,他必須裝睡。

他瞇著眼看著金俊秀,金俊秀最後竟然也安分的讓他抱著。

『早知道你會這麼安分……我就插進去了。』

媽的,他好想打手槍。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