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知道鎮定劑的藥效持續多久,但現在他只曉得自己醒來的地方很奇怪。

為什麼他會坐在一張椅子上?又是誰如此變態將他雙手綁在椅背後,他看著四周,就像演電影一樣,周圍沒有燈光,唯一的聚光燈就打在他頭上。很暗,也沒有人在。

「喂。」他嘗試的喊了一聲,只可惜自己的聲音卻是無聲無息的被吸進了黑暗裡。

「這裡到底是哪裡!」他又喊道。

眼前的黑暗讓他開始焦慮與不安,他內心的恐懼是慢慢的湧現,直到他的雙眼被矇住,後腦勺靠上了如胸膛般柔軟的物體,他先是掙扎,但鼻息間卻聞見了他最熟悉的氣味。

「俊秀?」他下意識的就喊出了金俊秀的名字。

但是……這怎麼可能?

「你真厲害。」金俊秀輕輕的在他的脖子旁親了一口,然而鬆了他的雙眼。

眼前的視線亮了起來,這個地方是他學生宿舍的臥房,而他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但讓他最高不清楚的並不是場景變換的速度,而是出現在他眼前的人。

金俊秀身上穿著他選的死神服裝,胸前三顆鈕釦沒扣,背後又是一片若隱若現的黑薄紗,他沒有看錯,這件衣服當初就是他購買的,但他更沒有看錯,穿著這件衣服的人,就是金俊秀。

「不可能……。」他搖著頭,但是內心卻又是種矛盾的欣喜,「俊秀你還活著?」

金俊秀朝他露出一抹撫媚的笑容,彎身摸著他的臉頰,「你知道我多想你嗎?」

「我也很想你!」他激動得幾乎要從椅子上跳下來了,但他的手仍是被扣在椅背上,動彈不得。

「別這麼激動……」金俊秀跨了腳便坐上了他的雙腿上,環著後頸問:「失去我是不是很痛苦?」

「超級痛苦,我多麼希望你別離開我!」

他一個勁的就想朝著金俊秀的紅唇吻去,但金俊秀卻閃著他的唇,又問:「你是不是很想跟我在一起?」

「當然!」

「就算死也在所不惜?」

他看著金俊秀的魅惑鳳眼,不知道為什麼,他臉上興奮的笑容漸漸的逝去,冷靜的看著坐在自己腿上的人兒。

「我有辦法讓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金俊秀趴上他的寬肩,然而在他的耳邊吐著熱氣說:「放棄你手邊所有的一切,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我們可以很幸福,我也可以讓你照三餐霸占,只要你肯放棄你的一切。」

金俊秀又再他的脖子上吻了一下,但這回他卻已沒有方才的幹勁。他看著金俊秀身後的衣櫃,低聲的問:「你不是俊秀吧?」

金俊秀離開了他的肩膀,雙手捧著他的頭,笑問:「我哪裡不是金俊秀了?」

其實沒有一個地方不是金俊秀的,但是他就是覺得眼前這人並不是他所認識的金俊秀。

「俊秀不會要我放棄我的成就,我的家人,還有我的生活。」他哀傷的眼神看著金俊秀又說:「俊秀每次都告訴我,日子再怎麼困難,都還是要笑顏以對,因為笑容會將自己帶到光明。俊秀每次都告訴我,人生只有一次,所以不能輕易放棄,也因為只有一次,所以要活得精彩。」

「難道你不愛我了嗎?」金俊秀皺起了眉頭,無辜的問。

「我愛,但是我不能沉浸在失去你的痛苦,然後犧牲掉我已擁有的一切。」他紅著眼眶,看著眼前隨時都讓他想霸王硬上弓的金俊秀,哽咽的說。

金俊秀的無辜臉蛋漸漸趨緩,擱在他臉上的小手也伸了回來。金俊秀站起身子,離開了他的大腿,於是背對著他,聲音有些高昂的問:「那你之前都在痛苦個什麼勁?既然不愛我了,又何必每天以淚洗面?」金俊秀轉了過身,瞪著他大叫:「你不過就是個自私的傢伙,好不容易我們能在一起,你卻不要!」

「你根本就不是俊秀!你不是!」他也拼了命大喊道。

金俊秀倏然換了面孔,在他面前狂傲的笑了起來。他又回到了黑暗,一個只有聚光燈照著他的地方。

「有破鏡重圓的機會你卻不要,你是傻子嗎?」金俊秀看著他說。

「難道你就有辦法讓破鏡重圓?」他反問。

「當然。」

「要我犧牲我自己的生命,這是不可能的!俊秀也不會允許!」他咬牙的大叫問:「你到底是誰!」

金俊秀雙手抱胸,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說:「小子,我是誰並不重要。」

他皺著眉頭,心中很不爽,因為他認為這件事情很重要。

「是你自己叫我出來的,可現在你卻又不想死,浪費了我很多時間。」金俊秀就像個老大人一樣,又說:「不過你是我少數碰過,到最後臨頭卻拒絕誘惑的人。」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他問。

「所以我必須給你一個獎賞。」金俊秀又朝他走身後走去,替他鬆綁後,便又跨上他的大腿,笑的可人對他說:「給你一個破鏡重圓的機會。」

「什麼?」

「該怎麼做,你自己應該很清楚。」

「你到底在說什麼?」

「寧可沒愛過我是嗎?」

他震驚的看著坐在他身上的金俊秀。

「那你可要守住你的悔恨。」

金俊秀笑了起來,小手便抓緊了他有戴錶的左手腕,他的手腕就像是快被折斷一樣的疼。他皺起了眉頭,正想抽回自己的手,可這時的金俊秀卻大力的吻住了他的唇。

『你可要守住你的悔恨。』

他一個驚醒,耳邊僅存的,就只剩下這句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