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會曉得,去拿一個他喜愛的蛋糕,會犧牲掉一個他最喜歡的人。

他穿上了白襯衫,也換上了西裝褲,然而站在鏡子前打著黑色領帶。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說真的,他已不認識眼前的自己。那頹廢不堪的模樣,成天只知道以淚洗面,他還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能夠活到現在。

他拎著西裝外套走出了宿舍,面無表情的走過麵包店,然後一路來至教堂門外。教堂外很多人,教堂裡邊也很多人,原來金俊秀的朋友還真不少,但大部分他都不認識。

「朴有天!」

當他準備走進教堂時,一個聲音是朝他怒吼過來。他的手臂一把被捉住,那隻手狠狠的將他扯過身,一巴掌就甩上了他的臉。

「你為什麼這麼不小心!都是你的錯!俊秀都是因為你才死去!」

他冷眼看著眼前幾乎是抓狂的金在中,不發一語。

「他就像我的弟弟一樣……他就是我的弟弟……。」

鄭允浩將金在中從他面前給抱走,他垂著頭,眼神看著紅磚地板,仍然沒有說話。

「你還好吧?」

又是一個他不陌生的聲音,他抬起頭看著那人,那人又說:「金在中的話,不用放在心上。」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穿上掛在手臂上的西裝外套,低聲說:「不,是我的錯。」

「朴有天,振作一點,人死不能復生。」沈昌珉站在他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輕聲說:「節哀。」

「你也很想揍我吧?」他冷笑說:「要不要現在就跟金在中一起把我揍一揍?」

沈昌珉垂眼看著他,只是現實的說:「如果揍死你能換回金俊秀的命,我一定把你揍到死為止。」

如果真的可以,那麼他連命都可以不要。

在外頭的一群人最後也都走進了教堂,他選在最後面的一個位置,因為他不膽敢離金俊秀太近,就怕自己又再崩潰一次。可當彌撒完成以後,親朋好友都得向前獻花,將手上的那朵花放上金俊秀的胸膛,他終究躲不過見金俊秀最後一次的面容。

在隊伍當中,他是最後一位,眼看隊伍漸漸的縮短,他的心中又開始害怕,他害怕再見到金俊秀時那種幾乎快讓他窒息且心痛的感覺。可是他還是來到了金俊秀身邊,將最後一朵鮮花放上金俊秀的胸口上。

眼淚頻繁的從他臉頰上滑落,放上鮮花後他並沒有離去,而是站在金俊秀的身邊,伸手牽住了靠在棺材邊冰冷的手。

「我挑的死神衣服,還有你挑的女僕裝,我都留下來放在我的櫃子裡。」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但喉音仍是哽咽,「我……如果……」他皺緊了眉頭,止不住的淚水使他一時說不出話來,可他卻握緊了金俊秀的手,痛哭的大聲說:「如果可以,我寧可沒愛過你!」

都是因為他,金俊秀就是因為他所以才遇害。如果沒有他,金俊秀不會大費周章的提早幾個月去預定蛋糕,也不會在情人節這天離開他自己去麵包店領取蛋糕。如果他們不相遇……這一切都不可能會發生。

「不好意思。」一個聲音讓他收起了悲痛,抬頭看著來者,「對不起。」

他看見那人,本是握在著金俊秀的大掌,是鬆了開來。他咬牙的衝向前,一把就將眼前的人抓了起來,然後狠狠的朝著那人的臉上揍,「你該死!這一切都是你害的!」

在場的人個個是尖叫起來,他將那人壓在教堂的大理石地板上,不停的揍,狂揍,連拳頭都沾上血,他仍然是不管。

「快去捉住他!」鄭允浩一把抱住了欺在兇手身上的他,然而說:「冷靜!朴有天你冷靜一點!」

沈昌珉將臉上滿是鮮血的兇手往教堂大門拉,「快叫救護車!」

「放開我!讓我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他在鄭允浩的箝制下動彈不得,只能踢著腳,一個勁想衝去大門殺了那兇手。外頭的警察紛紛闖進教堂來,馬上朝他衝了過來,然而快速在他的脖上重重打了一下,他暈了過去。

「送醫院,快!」

雖然他的眼前一片黑,但他身旁所有人的對話他都聽的一清二楚。

「他醒來恐怕會跟剛才一樣。」醫護人員說:「先為他打針鎮定劑。」

「還好,這人只是鼻樑歪了,至少眼睛沒被他打瞎。」

「你先幫這人止血。」醫護人員轉過身又說:「鎮定劑給我。」

這回,他真的什麼也沒聽見了。

可是為什麼,他的心還是好痛?

既然失去這麼痛苦,那麼他寧可從沒擁有過。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