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似乎真的對於今天的情人節做了相當多的準備。

他這一天就像個大爺一樣坐在床上等待在廁所裡換衣服的金俊秀。據說這次的畢業音樂劇金俊秀扮演的是一個處處誘人尋死的死神。由於角色的設定是亦邪亦正,所以在穿著上也得講究,才有辦法將劇本裡死神的靈魂徹底演出來。於是乎,對於潮流剛好有研究的他,便也成為了金俊秀的服裝師。

雖然今天是情人節,把時間花在課業上好像有點浪費,但他並不介意。先處理好金俊秀的服裝問題,剩下的時間再來度過情人節也夠充足了。

「這個……」金俊秀站在臥房門邊,彆扭的拉著衣服,傻問:「這樣好看嗎?」

他就像個變態一樣在心底壞笑,不過他還是給了一個評鑑,「好看,很符合死神的穿著。」

金俊秀轉過身背對著他,看著眼前著鏡子整裝,便說:「好吧,既然你說好看,就穿這套。」

他站了起身來,來至金俊秀身後也就一把摟上金俊秀的腰際,低聲說:「要不要練習一下?死神都怎麼誘惑人?」

金俊秀紅了臉,手肘便揍了一下身後的他,搖頭道:「我才不想演給你看。」

他鬆了金俊秀的腰際,看著金俊秀又走回浴室,本以為金俊秀會就這麼關上門不理他,可卻不是。金俊秀在關上門前時,還探出了腦子與他對望,微笑說:「你再等我一下,我有個東西要給你喔。」

「反正今天的時間都留給你了,你慢慢來。」他溫柔答。

金俊秀關上門後,他也回至自己的床緣,然而坐上。

本以為情人節就如同前幾年一樣的過,不過他忽然覺得這年的情人節特別的不同。也許是金俊秀的主動讓他起了好奇心,讓他不得不期待今天金俊秀一手包辦的安排。

就像現在一樣,連換件衣服都要這麼神秘,重點是,他不知道金俊秀除了死神的服裝外,還有什麼是得讓他看的。一定是金俊秀特別準備了什麼沒讓他知道,所以才如此神祕。

當他正想躺上床時,金俊秀便開門從廁所走出來了。他聽見了開門聲,可卻遲遲不見金俊秀人影,金俊秀貌似躲在區隔廁所與臥房的牆壁邊。

「你不可以笑喔。」金俊秀酥酥軟軟的說:「這是你之前希望我穿的。」

他挑了眉,不太曉得金俊秀說的是哪件,因為他想看金俊秀穿的衣服有太多了。

「我不會笑你。」他忍笑說。

「好。」金俊秀先是將頭伸了出來,然而才將整個身體走出那道牆,「你一直吵說要看,所以我就上網找了,好像只有網路在賣。」

他抬眼看著金俊秀身上穿的衣服,是一件黑色女僕裝,雖然少了兔耳髮圈,可金俊秀看上去就是很誘人。裙子長度大約在膝蓋以上,彷彿只要金俊秀一彎腰就可以偷窺到內褲一樣。

他迫不及待的站起身來,走向前笑了起來,「你還真的買了……!」

「你說要看的!」金俊秀睜大鳳眼,手指搓著他的寬肩說。

「可是……我以為你不會答應我。」他的眼神又重新打量金俊秀一次,只見金俊秀說:「是不想答應啊,可是因為剛好音樂劇也會用到,死神得辦女裝去收一個男人的魂。」

「其實你不用刻意扮女裝也收的到魂阿。」他替金俊秀整理著身上的女僕裝,然後又後退幾步,「但也沒關係,便宜到我,所以我們現在要來玩女僕遊戲嗎?」

「等等啦!我還有一個東西要拿,你在這等我!」金俊秀轉身衝進廁所將身上的衣物換掉,爾後走出廁所道:「你不可以偷跟,你在這等。」

他點點頭,反正今天的客人是他,他也就乖乖等金俊秀帶給他的驚喜就行了。他看著金俊秀帶著錢包離開,心中不免又多了幾分的期待。在期待之下,他矜持不了自己的好奇心,於次他走近窗邊,開了扇窗,腦子就望了出去。

很剛好的,金俊秀人就在對街,他看著金俊秀小跑步的背影,後來他看見金俊秀走近了他們常拜訪的麵包店。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會走近麵包店了?他想,可能是跟吃的有關。沒多久,他就看見金俊秀在麵包店內拎著一個盒子,然後走出店家。

果然,他家的小朋友是買了吃的東西要給他。

眼看就離玩女僕遊戲的距離不遠了,不過這時卻發生了一件他無法容忍的事。

有個人影從麵包店的轉角處衝了出來,腳步很快速,就像電影裡的逃亡情節一樣,那人手忙腳亂,一個不小心就撞上了剛從麵包店走出來的金俊秀。撞到還不打緊,可那人並沒有繼續跑,他一個轉身就摀住了金俊秀的嘴,然而拿起一把刀對著前方的警察大喊:

「別過來!過來我殺了他!」

聲音很大,連站在窗邊的他都聽見了。

他轉身不顧一切的就往門外跑,下樓梯是一步跳三格的跑,然後跑出宿舍,再跑出校園。

他滿身是汗的看著麵包店前的街道,從金俊秀身上湧出的鮮血緩緩流至他的腳邊,他不可置信,但他所踩過的每一步,卻是確確實實的留下了血印。

「俊秀!俊秀……!」他滿臉淚水的用雙手按著金俊秀腹上的傷口,怒道:「他媽的……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他管不著臉上的淚水滾滾落下,他只想救起眼前之人,無論如何,他必須,也絕對要將金俊秀給救起。

「撐住,等等救護車就來了,寶貝撐住!」

親暱的稱呼透露出他們關係上的非凡,而他也不顧旁人的眼光,拼命這麼叫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金俊秀。

「有天……。」

「拜託你,這時候別說話!」

「我好像看見天堂了……。」

「鬼扯!」

「好像……快看不見你了。」

他抹去了自己的淚水,面容也沾上了金俊秀的鮮血,可他還是不顧一切的替金俊秀止血。

「救護車快來了,別害怕……。」

「我不怕……。」

他忽見金俊秀的眼角的眼淚,又見金俊秀說:「可是我好怕留你一個。」

「閉嘴!就說救護車快來了,別說話行不行!」

金俊秀眼淚越哭越兇,但語氣卻如往常一樣,可愛的說:「我要去天上了。」

「你給我閉嘴!」

當救護車來時,金俊秀好像真的已經去天上了。

他在人行道上跪了下來,崩潰的將眼淚全數滴在泥磚所鋪的道路上。

……。

原來,地獄來自人間,天堂又來自地獄。

金俊秀把他一個人,留在地獄裡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