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在轎子裡朴有天是將他摟得緊,他的額頭都沁出了汗水來,可為隱忍全身上下的難耐,他也只能放任不管,將手中的護身符握得更緊。待他被朴有天抱至大殿後,沈昌珉隨即跟了進來替他把脈,打量幾會,便要朴有天安心,這藥不猛,最好的消磨方式,也就是那種方式了。

他雖身體不適,但沈昌珉的話他也聽進耳裡了。看著朴有天猶豫的背影,他知道朴有天擔心些什麼,便大膽地道:「我、我需要您……。」

朴有天立馬轉了過身,兩人赤頰相對。都已至這般田地了,朴有天又作什麼不當小人一回?他也管不著那麼多,鬆了手中的護身符,小手便不規矩地往自己的褻褲裡竄。腫脹太久,他都已開始覺得疼,若是朴有天不願出手相助,他那也只能自力救助。

他就在朴有天的面前替自己尋歡,雖是不該露的地方統統沒露,但光是瞧見褻褲裡的起伏,也足以惹得觀看者情不自禁。朴有天二話不說便捉住了他的手腕,低聲說:「還是讓朕來吧。」

說到底,朴有天也不捨他得一邊抑制藥物的後勁,又得一邊替自己的解毒,要迅速解決的方法,也只有雙管齊下。沒幾下子他的衣裳就被朴有天褪的乾淨,身體沁出一堆汗的他,朴有天也拿了濕巾替他擦拭,讓他的身子別太過熱。他在床上嗯嗯哼哼的,見朴有天遲遲還不下手,小手又握上了已長大的嫩莖,上上下下地來去。

朴有天又是阻止了他,輕聲說:「朕來吧。」

「那、那快點……。」他竟不覺不好意思地催促。

朴有天拿他沒轍,便如他所願,開始在他的身上來場肆虐。他的嫩莖優先淪陷,再來是粉色蓓蕾,最後則是朴有天上次未遂的地帶。朴有天一邊吮啃著他的肌膚,一邊是忙著拓展他的穴口。剛開始有些疼,但朴有天又再多加了點潤液,沒多久,他上回感覺到的那個點,已被朴有天給捉住了。

「就是那裡……!」他趕忙地說。

他並不想命令朴有天為他做些什麼,只想訴說上回自己真沒欺騙朴有天。朴有天好似也多了信心,而後便全面朝他那點上進攻,沒多久,他便射了出來。

他喘著氣與朴有天對望,雖逼出了一點來,但身體明顯覺得不足夠。

「朕想進去了。」

未料朴有天還在忍耐,他有些怨懟也有點無奈,便道:「您早該進來了……。」

無心之語,是惹得朴有天開心不已。就如他所願,朴有天霸占了他的身軀,完全在床笫間呼風喚雨。他躺在床上接納了朴有天的一切,朴有天本是快又是慢,可最後竟快得讓他頻繁叫了出聲來,情潮一波來,又一波去。

於是他又釋放了第二次,這次他覺得有些緩和了,未料換朴有天覺得不夠。

「再一次,可好?」朴有天吻著他的頸子問道。

他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只乖乖地點頭,趴在朴有天的肩上,等待朴有天的下一波攻勢。可誰知這次給了,朴有天又再要了一次,那次給了,朴有天還想再要一次,有如無底洞一般,將他完全累垮在床間。

「秀兒的體內真的很動人……。」朴有天有感而發的道。

他已沒有力氣回話,待朴有天最後一次釋放,他才有空間好好喘口氣。朴有天緩緩地退出,被灌注的愛液也隨之流了出來,看上去頗為情色,但他也沒心思去管,腦中只想起不久前被騙錢又差點被賣身的護身符。

他起了身想找,但卻又被朴有天壓回上床,「好好休息,等會朕替你擦澡。」

「我想找個東西……。」於是他又不顧一切的起身,才將散落在床上的護身符一一找了回來。

「這是……?」

「我跟那和尚買的。」

「那個臭和尚!朕絕對要殺了他!」

「買來給您的。」雖他也覺得和尚不可取,不過他還是將這些護身符當作寶,「您常勞累於外,所以買這個給您護身,而且種類很多。」

「你真傻,竟會為此被騙。」

他笑了笑,似乎將事件看得雲淡風輕,只道:「我只希望您能身體健康。」

他將那堆護身符戴上了朴有天的脖子,又躺了上床,似乎是真的累了。朴有天也沒吵他,只為他蓋上了棉被,靜靜地在一旁陪著他。

朴有天摸著脖子上的護身符,臉色凝重,抑是種不捨,眼神的肅殺藏不得。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