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全身無力跌坐在地板上,這輩子他沒想過,原來自己演戲的能力會那麼差勁。

金俊秀抓著他的雙手,他坐在地上垂著頭頻頻掉落著眼淚,明明是他要把金俊秀給惹哭,可當他說出那些想傷害金俊秀的話時,他的心反倒率先無法承受自己的作為。

顯然他還是太愛金俊秀,才會變成這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蠢狀。

金俊秀鬆了他的手,他無力的垂落在自己的身邊,痛哭失聲。

「有天……我今天來找你,就是想問你是不是心情不好。」金俊秀蹲下身,看著啜泣的他說。

果然,不管是來自未來的他又或者是兩年前的自己,最了解他的還是金俊秀。他沒辦法在金俊秀面前掩蓋任何真相,故作出的堅強,金俊秀也總能一眼看穿,然後將他身上疲憊的面具一一卸下,讓他看見真正的自己並且獲得真正的休息。

他捲曲著五官,抓著自己的頭髮,哭得像個小孩一樣。

「如果剛剛你說的那些話是想氣走我,我……」

「你出去!」他揮手推了金俊秀一把,大喊道:「就說不喜歡你了,為什麼還要過來!」

「有天……」金俊秀皺著眉頭看著他,安慰的說:「可是我喜歡你。」

但是我不能喜歡你。

他擦著臉上的淚水,眼神朝著衣櫃的方向看去。裏頭有他的秘密,一個要他一輩子都得守住的秘密,他不能夠忽視時間的忠告,因為這是他唯一可以改變故事的機會。

他寧可沒愛過金俊秀,雖然不能給金俊秀幸福,但他至少還可以看著金俊秀幸福。如果金俊秀選擇了他,那麼金俊秀就不會幸福,也不可能幸福。只是現下的他卻還是不能阻卻眼前活生生的金俊秀所帶給他的思念及渴望,他還是好想愛金俊秀。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金俊秀從他的桌上抽了兩張衛生紙,又蹲了下身遞給了他問。

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情,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兩年後的金俊秀會離他遠去,所以他回到兩年前來阻止兩年後的悲劇發生而已。但是就算照實說了,他覺得金俊秀未必會信,也有可能將他當成瘋子一樣看待。況且這些事情有說跟沒說其實都對結局的影響不大,只有他的選擇才會影響結局。

所以他從未來回到現在,就是來拒絕金俊秀的愛情。

「沒什麼。」他依舊沒看金俊秀,垂著眼說:「反正只是跟你玩玩而已。」

「你不是這樣的人。」金俊秀的聲音很輕,但卻很果斷。

「你看錯我了,我跟你高中的學長是同種類型的人,因為玩過的女人不計其數,我玩膩了,所以才想找男人試試看。」他的聲音很低,但說起這些話,內容聽上去卻一點也不飽滿。

他站了起身來,馬上又背對著金俊秀,他希望金俊秀趕快離開,然後與他別再有任何聯絡。他就是個毀壞他們彼此間愛情的導火線,但只要他與金俊秀的感情停止搧風點火,那麼他這條導火線也就不會引爆了。

「為什麼你這麼想趕走我?」他就算不看金俊秀,腦中也能想像金俊秀那無辜的臉龐是怎麼對他說這句話。

但是他又能如何?唯有傷害才有辦法讓金俊秀離開他,所以無論心有多痛,他還是得想盡辦法將金俊秀給趕走。

「就跟你說只是玩玩得而已,你到底要我說幾次?」他轉過身,腫著眼對金俊秀說。

金俊秀一臉就是不怕他也不相信他,只問他一句,「那麼你為什麼要哭?」

因為太愛你哭一下難道不行嗎?

「你可以走了,反正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但是你昨天也說你喜歡我……。」

「就說是騙你的,你到底要怎樣才信?」

金俊秀皺緊著眉頭,無奈地看著他問:「你說的是真的嗎?」

「都說三四次了,難道會是假的嗎?」

「我不信。」金俊秀搖頭道。

他看著金俊秀的眼眶越來越紅,慘了,他真的把金俊秀給惹哭,但最可悲的是他自己也想跟著金俊秀再哭一次。

「全世界的人我都可以愛,但就是不會愛你。」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篤定說:「我不可能會愛你。」

金俊秀雖然眼眶很紅,但是眼淚卻沒掉落,躲在眼眶裏頭不敢見人。

「你為什麼要一直說這種話……?」金俊秀翹著嘴唇,無助地問著他。

他又抖起了豐腴的嘴唇,哭了起來。

「而且你一直哭。」金俊秀又說。

他的手背摀住了眼眸,咬著牙哭得更是厲害,哽咽地說:「讓我哭一下又不會死……。」

金俊秀向前將他擁入了懷裡,他就靠在金俊秀的肩膀上,抑制自己顫抖的聲音但卻抑制不了眼淚。

最後他還是抱緊了金俊秀,放聲大哭。

「可不可以……請你恨我……?」

從頭到尾,說的最誠懇的,就是這句話。

但是最讓人難以忍受的,就是自己的誠懇被拒絕,無論是果斷的拒絕還是婉轉的拒絕,他一點點都沒辦法忍受。

「那可不可以請你愛我?」金俊秀緊緊抱著他,又說:「我不會放棄的。」

金俊秀還是他心目中的小太陽,但他最終是自己身後如影隨形的陰影。







不會很虐啊,有天還是那小三八的個性嘛 (笑)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