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讀者慎行點閱。  

認識金俊秀這麼久以來,他真的沒想過金俊秀會如此奸詐狡猾。

他承認自己說了一些令人傷心的話,但金俊秀卻比他更絕的一口氣把身上的衣服全然脫光,然後壓在他身上不給人離去。雖然這是如此能夠引起他遐想的畫面,可這回率先油然而生的並不是興致,是自悲。

赤裸的金俊秀將他喬裝出來的敵意扒落,接著眼淚又揭穿他的刺蝟武裝。

金俊秀的眼淚掉在他的臉上、頸子上,甚至是沾濕了他的衣服。明明就該如金俊秀所說好好上了金俊秀一翻,但他卻遲遲狠不下心再次讓金俊秀難過。

金俊秀邊哭邊彎身抱上他,然而靠在他的胸膛上哭。

他的大掌摸著金俊秀的腰際,想欺負金俊秀不是,想安慰金俊秀也不是。後來他輕輕的拍著金俊秀赤裸的背脊,伸手拉過一旁的棉被,為他們倆人蓋上。

金俊秀在他身上哭了多久他不知道,他只感覺到自己胸前的衣襟全都濕透了,然後又摻雜一些金俊秀擤在他身上的鼻涕。雖然怪噁心的,可他卻一副無所謂。

衣服髒了可以再洗,但心痛的該怎麼醫?

金俊秀的哽咽漸小,不過還是有著很微弱且無助的吸鼻涕聲。金俊秀蹭著他的頸窩,像個大孩子抱著玩偶一樣,愛不釋手。

「你再說謊……我就真的不理你了。」金俊秀在他的耳邊吐著熱氣又悶說:「而且……我會找人揍你。」

他眨了眨眼,總覺得自己已經成功挑戰到了金俊秀的底線,而且金俊秀也明講了,如果他再過分下去,他們倆很有機會再次分離,只不過他得先被狠揍一頓。但是為什麼在這機會面前,他卻無法像以往一樣的下定決心,再狠狠的傷金俊秀最後一次?

不管金俊秀的威脅到底會不會成立,他似乎已經沒有力氣再挑戰下去。不是心生懼怕被人揍花了他的帥氣臉,而是他恐懼金俊秀的眼淚。

「我不是故意要這麼對你。」他隔著棉被撫著金俊秀背脊,低聲說:「但是我逼不得已。」

金俊秀心情似乎已經平靜,不過卻是趴在他身上不想離去。

「什麼事情都可以商量。」金俊秀緩緩眨著腫脹的鳳眼說。

「之前就跟你商量過了,我不能愛你。」他摸著金俊秀的後腦勺說。

「除了這件事情,什麼都可以商量。」金俊秀很直接就排除掉了他的問題,埋在他的頸子悶說。

「沒有商量的餘地?」他問。

金俊秀輕輕的搖著頭,「沒有。」

那他該怎麼辦?棄悔恨於不顧,繼續他的新生活嗎?

雖然現在的時間是他曾經所活過,但劇本似乎有一點小小的改變。這讓他想起了金俊秀之前對他說的話,金俊秀說時間會不斷的往前,是因為它總不能讓所有人都停在過去。過去有好有壞,也許壞的刻骨銘心,好的嫋嫋餘音,但是人生沒有一波漣漪是被激起然而不再平。

什麼都能夠放下,但是卻不是任何事情都有辦法重來。縱然時間將他帶回了過去,但他的過去已不是當時甜蜜的過去,而是害的金俊秀痛哭流涕的過去。

守住悔恨,結局難道就一定會是天下大同嗎?

棄守悔恨,結局難道就一定會是痛心疾首嗎?

答案總是沒個肯定,那麼他何必尋求最傷金俊秀的方法來去賭這場不是零和賽局的賭局?籌碼是不是過大了一點?

他緊緊的抱住金俊秀那赤裸的身子,吸了一口金俊秀身上那股天然的奶味,眼眶發熱的說:「從今以後我不會說謊了。」

金俊秀撐起了身子,翹著紅唇看著他。

「因為我還是好愛你,不管是過去還是未來。」他聲音略為哽咽,但語氣卻是油膩膩。

金俊秀摸著他的臉蛋,破涕為笑。

他那件髒衣服被金俊秀給扒去以後,只剩件運動褲在身的他,順勢的就將金俊秀壓上床,回味著他已久未嚐的美好滋味。

金俊秀的聲音一樣是那麼好聽,不管有無哭泣。

他褪去身下的內褲與運動褲,然而佔據了金俊秀的雙腿間。情潮一波接著一波,但怎麼宣洩還是怎麼不夠。

他發現自己彌補不了金俊秀一直以來的耐心與容忍。一日的腦殘差點兌換一輩子的無藥醫,是金俊秀拯救了他,將他從天上的地獄拉回人間的天堂。

今夜,他徹底感受到自己是真正的活著。

「怎麼你今天這麼……」他喘著氣,看著無比妖豔的金俊秀說:「這麼不同。」

金俊秀環著他的頸子,身體迎合著他說:「珉、珉豪說……男人就是得下馬威……才會聽話……。」

好吧,他不否認。

能夠把到比登天還難搞的沈昌珉,他覺得崔珉豪的話這回值得青睞。






下山吃飯去(伸懶腰)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