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來到了總是令人覺得無力的星期一。根據統計,星期一似乎是每個人最不願意面對,也是最無力的工作天。大概是因為放假中所有的美好都不能夠再回味,必須得重回崗位,一時間無法適應兩極心態的變化,所以才被票選為最不願面對的一天。

當然他對於什麼收不收心並沒有太大的感想,一直以來他有什麼就做什麼,能做什麼也不會推辭不去做,自然而然,星期一對他來說根本不夠成任何威脅。只是這回卻與以往的心境不同,他不願面對的不是工作,而是他的學生,崔珉豪。他甚至在前一晚對天許願,崔珉豪可以翹他十八週的課程,他還會大發慈悲的給崔珉豪高分過關,好讓他不會再來選自己的課重修。不過願望會不會如期實現,他的心中並不期待。

早上他來至K大,依舊將車子停至他慣停的停車位,然而拿了書本便朝學生餐廳的方向走去。他這次點的早餐份量有點多,由於心情非常的起伏不定,所以他希望藉由飲食來控制情緒,於是乎,一次就點了三人份的分量,一個人來至校園樹下吃早餐。他坐在長凳上,飄落的花瓣紛飛,他沒去管,一個人安靜地啃著早餐。眼前許多來校的運動的人,大部分的人都在慢跑,有些打太極拳,有些則是餵養校園所屬的鴨子。他東看西看,當拿起第二份早餐要啃時,他的雙眼很不湊巧看見一直以來讓他心慌的人兒。

是崔珉豪。

崔珉豪騎著腳踏車進校園,人影是朝著物理系的系所騎來,他趕緊將剩餘的早餐與教科書抱上懷中,鬼鬼祟祟的選了另一個離物理系較遠的長凳,繼續他的早餐時間。他曉得崔珉豪的記憶中並沒有他們當初的那段過往,就只是單純學生與老師的關係罷了。但他很怕崔珉豪看見他會與他打招呼,他壓根不想見崔珉豪,一看見崔珉豪,他腦子裡的那堆記憶就會突然湧現出來,告訴自己當初他是一個多麼可惡的人。就算上課還是得見面,他仍是希望其餘的時間不要碰面比較好。

他將那堆垃圾一起打包好,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起身就將那堆垃圾投入校園所設置的公共垃圾桶,徒步地走進物理系。今天上課根本是破了紀錄,教室裡面只有三個學生而已。他記得有次上課只有五個,現在人數又往下降了。看來星期一還是很威,尤其又是星期一早上的課,昨晚學生若是玩瘋,想來聽課的人自然就少。但他對於這樣的事情很習以為常,教書是他的職責,學生捧不捧場又或者教學評鑑說他無聊等等,他沒所謂,這些他都覺得無關痛癢。

再風趣的老師教導,學生不學也是白搭,跟遇上一個上課無聊的老師而藉口不來上課,結果並沒有不同。反正期中考只要及格他就給過,沒有及格,就等著明年重修。他站上了講台,翻開了自己的課本,看了一眼目錄確定自己今天的教學進度後,拿起粉筆便開始講課。陸陸續續有同學從後門進來,但他沒管,就連一絲絲的眼神也不願看向台下的學生。因為他害怕看見坐在不遠處的崔珉豪。可無論他再怎麼躲避,老師上課不看學生要全然盯著板書講課也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情。他最後還是無可奈何的往台下看去,第一眼就與崔珉豪的大眼對上。

『唔。』他撇開了眼,穩住了自己的聲音問:「有沒有哪裡不懂?」

崔珉豪埋首抄寫筆記,剛入教室的同學也奮力的抄寫板書,不過他看了一眼時間,感覺時間上有點不夠用,還有剩下的進度他得趕完。

「擦掉了喔。」他說。

學生們是趕緊抬起頭,大喊道:「老師等一下!快寫完了!」

可是時間有限,他還有很多東西得說。他發現崔珉豪也很努力的抄寫,於是他手中板擦定格一會,待崔珉豪放下了筆抬頭看著他時,他輕聲問:「你寫完了嗎?」

崔珉豪睜大了大眼,乖巧的點點頭,「嗯。」

他轉身動手就將板書上的公式擦掉,台下是一陣嘆氣,但他沒管,繼續下去他的進度直到下課鐘響為止。

「下課。」

他拍了拍自己手上的粉筆灰,回到講桌收拾著東西,眼神時不時就瞄著崔珉豪。沒想到,這人兒竟然長這麼大了。跟他腦中的記憶雖然是同個人,但是記憶裡的崔珉豪明顯稚嫩許多,不比現在的輪廓深邃,聲音也沒現在的低聲。他闔上了教科書,將原子筆插進胸前的口袋,轉身腋下夾著書就要朝前門走去。

「老師。」

不會吧……。他的鬢角滴下了一滴汗,轉過身看著喊著他的人,「嗯?」

「如果有問題,可以寄信給你嗎?」崔珉豪問。

他點了點頭說:「可以。」

「謝謝老師。」

他本來是該轉身離開的,不過他卻又回頭看著崔珉豪問:「上次的問題,還有哪裡不懂嗎?」

崔珉豪臉上笑了起來,搖頭道:「沒有,我了解了。」

他看著崔珉豪的笑顏,久久沒有反應。

「謝謝老師。」

「嗯。」

「老師再見。」

「嗯,再見。」

他應該留金俊秀的信箱給崔珉豪的……他始終覺得,他們不要連絡或許對誰都好。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