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沒與崔珉豪一同去吃消夜,說是與沈昌珉有約,果不其然,沈昌珉也是為了將崔珉豪給抱回家才會約的那麼臨時。但他倆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辭去超商的工作,反倒有良心地先知會超商雇主他們有打算離職的消息,讓雇主有足夠的時間找人,他們也做至月底後才辭職離去。

他的行李一向不多,回到這不陌生的第五十層樓,他第一時間就是想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只是朴有天卻耍起了神祕,要他別那麼趕緊,還走在前頭為他開了門,似乎是有計畫性的要給他驚喜。

「鏘鏘!」朴有天打推了門,開了燈,他的眼神便馬上被放在床上的東西給吸引。

「這──」

「這是足球!」朴有天開心的又說:「我買很久了,但是都沒有機會送給你,我怕你罵我。」

他是坐上了床,拿起了床上的足球,抬眼道:「這顆很貴的。」

朴有天搖著頭,笑回:「拿來慶祝你回到我身邊,這個價位是到位的。」

沒想到才過了幾個月,朴有天說起話來也不同了,怎麼好像變得有些生意人的口吻了?還會知道要說服他、哄他來接受這顆昂貴的足球。

「喔,我還有買一雙慢跑鞋,假日我們有時間可以一起去跑。」朴有天又說。

連這種情人間的陪伴也學會了,朴有天一個人生活,那般成長速度看來是超乎他的想像。不過想想也應該不需要太意外,竟然都知道要用吻來換取性服務,那麼本身朴有天的腦子就不笨,只是缺少高人指點而已。但說來也怪,他不在的期間,還有誰會來教導朴有天的?

他將手中的足球抱在懷中,抬頭看著朴有天,「你說,這幾個月是誰教你做人處事的?」

朴有天高興的動了動貓耳,垂頭回看他問:「俊秀發現我長大了嗎?」

「是變得有些不一樣。」

「昌珉教我的。」

那他還真感謝沈昌珉不計前嫌的照顧朴有天啊。在這之後,朴有天的行為陸陸續續地證明,這些日子以來他可是下了許多功夫在學習怎麼做一個人,這也怪不得朴有天不常打電話給他,似乎是想證明自己的能耐,也要他別太過操心。

「俊秀,這是我新寫的行程。」

就像當初一樣,朴有天給他一本新的筆記本,他接了過手,翻開來閱覽裡頭的內容。朴有天的字變工整了,服務項目也不是只有做愛,可以說是很多元化,除了陪坐外,還可以陪逛街陪貴婦參與正式場合等等。

「你事業做這麼大?」他說。

朴有天坐上了床,點著頭說:「因為我知道你絕對不能忍受我跟其他女人上床,所以昌珉建議我把服務項目放寬,去做點不一樣、但能滿足女人需求的事情。」

這也就像是他當初為朴有天整理客戶資料一樣,了解每個客戶的需求,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然而最需要的陪伴又是什麼。看來朴有天這陣子也下了很多功夫,做了不少功課,怪不得能如此胸有成竹地告訴他,他一定會相信他有成長。

「我對你刮目相看了。」他笑說,又摸了摸朴有天的貓耳。

朴有天喜歡金俊秀這麼摸自己,他的頭是順著金俊秀的小手轉,舒服的瞇起了眼。金俊秀看著他這般可愛的模樣,便也主動地獻吻。他們倆是有些日子有過什麼親密互動,這長久以來的渴望幾乎是一次的發洩。他們越吻越烈,朴有天幾乎都將金俊秀反壓上床,掉落的足球也不想管,金俊秀只管用大腿蹭了朴有天的腿間,才感受到朴有天的硬度,正好衣服要被朴有天給扒去時,朴有天卻突然回過了神來,趕緊跳了下床。

「不行!他錯愕地躺在床,與朴有天大眼瞪小眼,「什麼不行?」

朴有天喘著氣,舔一口自己的紅唇,「明、明天要上班了。」

聽起來還真是不習慣,以前不是都沒在管?不論是地點、時間,發起情來最霸道的就眼前這位先生,可現在煞風景喊停的卻也是這位先生。雖說是怪了一點,不過他知道朴有天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大概是不希望他太過於勞累吧。

「好吧。」他也從床上坐起,將衣服給拉好,於是說:「不然我們去逛超商?順便買一些冷凍食品跟零嘴。」

這也算是出去散散心,免得躺在床上越躺越火熱。朴有天也集中了精神,收起了貓耳貓尾,就隨他一同出去了。

「我覺得有一個東西很好吃。」朴有天笑說。

他揚了眉,轉頭看他問:「什麼東西?」

「優格。」朴有天臉上很滿足地又說:「我喜歡那種酸酸甜甜的味道。」

「我還好。」他又說:「那你既然喜歡,等等買多一點回來放吧!」

於是他牽著朴有天的大掌,走進一點也不陌生的超商,拿了籃子,為他們自己挑選往後要一起吃的食品。








往後會很淫蕩……所以請小心。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