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洋洋灑灑,版面盡是剛接任富昌集團董事長之位的富二代。

能撼動國家經濟的浩大集團,傳出第一任董事長逝世的消息,在股市受到衝擊,政治也搖擺不定之際,富昌集團於極短時間內選任出第二任,而這位正是延續第一任董事長之血脈。在此之前,沒人見過他,也不曾知道過他的任何消息,貌似出生以後刻意被隱姓埋名,如今因故必須接手,是社會大眾第一次見他,而也是他第一次浮出於世面上。

沒有人知道他的能力如何,對於他的管理、經濟的判斷,大眾通通對他並無所知。即便媒體擠遍整棟大樓的四周,他也未直接露過一次面。於是這般迷樣人物,就成了各大媒體所搶的獨家。誰有能耐拍到他,獎金加倍;誰有能力挖到他的花邊新聞,獎金再加倍。

即使股市經濟已至如初,他的消息仍是媒體所關注。

「你今天又要跟蹤他?」

崔珉豪笑了笑,全副武裝,點頭道:「嗯,一定要挖到他的新聞!」

就算每次跟蹤都以失敗收場,但他仍是不死心。公司都開出如此優渥的條件,這筆錢不賺也惹得他心癢。不過重點是,這人的神祕程度也成功引起了他的好奇,好歹至今他都跟蹤不下五次,就不曾見過這位富二代跟誰出去過,身邊只有一堆保鑣,上了車就直往個人大宅裡去。

他才不信邪,一個富二代還能有什麼節操可言。只可惜每次的行動他都只拍見那人的背影,要正面直擊的機會很少,側面攝影更是了了無幾,可他仍沒放棄,依舊跟隨那人的腳步。

這樣的日子也持續快一個月,崔珉豪一度想放棄,想想若是今晚再沒什麼成果,他也不再抱什麼期待,乖乖去追別的新聞還比較好賺。然而,他今天大概受到了幸運女神的眷顧,好死不死就在他轉身想離去時,不經意地看見那人與另一個只穿便服的男孩有約。

男孩比那人矮一截,嘴唇翹翹,屁股也翹翹,重點是身材比一般人還要有線條。難不成這位富二代是同性戀?

他躲在暗巷裡看著那倆人在咖啡廳內聊的愉悅,趁著少車少人時,多按了幾下快門。鏡頭拉近才發現,其實這位富二代長得很特別,第一眼不太會讓人覺得帥,但看久以後也漸漸令人難以自拔。

見那倆人有說有笑,富二代的大掌還覆上了男孩的小手,男孩笑容靦腆,點著頭不曉得答應了什麼,這場飯局就這麼結束。送男孩離去以前,他又多拍了幾張,未料這時富二代卻突然轉身朝他方向看來,他嚇了一跳,趕緊躲回暗巷去。

『被發現了嗎?』

總之,快閃才是王道。反正有這些相片就夠他寫出整個大版面的篇幅,與男孩那麼親熱,看來明天這會是頭條,而他也會因此拿到不少獎金來為自己的三餐多加點料。

不出所料,隔天版面之大,通通都是富二代疑似同性戀、戀童癖的文章,引起新聞、鬧街上一陣軒然大波。他開心領了主管給的獎金,決定今後再多挖一點這位富二代的花邊新聞。

今晚他仍是全副武裝,他得趕在今天新聞掀起的漣漪停歇以前再挖出一條更大的,這樣才能領取更多獎金,或許會因此而升遷也不一定。

他在富昌集團的大廳等著,沒幾會就見富二代從面前走過,他東西趕緊收一收,隨著那人走出大廳。今天那人的身邊沒什麼保鑣,也沒有車子接送,不知道一個人要哪去。但他沒管,躲躲藏藏式的跟著那人,直到那人停下腳步,他才跳進暗巷裡閃避那人的回首。

「唔……!」然而嘴巴被人摀住以後才發現,原來這是一場雙重跟蹤。

他的視線沒了光,就這麼暈了過去。

事情發生了太過於突然,待他醒來以後還想不太起一切的經過,只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很眼熟。

「哦,醒了嗎?」那人朝他走來,彎身笑道:「你把我拍得真好看呢,還記得我嗎?」

是那個男孩,那個富二代的情人!

他睜了大眼,想從床上坐起,才又發現自己的手腳已被綑綁,連嘴也是。

「其實昌珉不是什麼戀童癖,我是他雇來的傭兵,專程來綁架你。」男孩笑了笑,看著他又說:「我叫金俊秀,我已經三十歲了,你的報導必須更正。」

他無言以對,只見金俊秀站直了身子,貌似打算出去,「不過,最好不要再提及有關我的事,不然我會殺了你,即使昌珉不願意,我也會殺掉你。」

他聽的一蹋糊塗,連問話的機會也沒有,金俊秀就從他視線裡溜走。所以他是因為那篇報導而被抓嗎?抓他的目地又是什麼?難不成等等自己會被剁成肉塊,直接丟海餵魚?!

他害怕地掙扎,企圖從自己身上的軟繩掙脫,但軟繩軟歸軟,卻一點也不容易脫逃。滿身大汗,他仍是被捆綁著。

『怎麼辦……?』

他的大眼無助地看著四周,耳邊突然聽見門鎖聲,他知道有人要進來了,於是趕緊滾下床,拼死拼活想快點逃。那人的腳步很輕,透過床底下的視線,他明白人已朝他走來。直到那人走至他面前,他才願意認清現實,自己真的完蛋了。

以前暗巷他走很多,也幾乎是最了解這些暗道途徑的人,因此他總能比別的記者早一步得到消息。

如今,他卻也迷失於暗道之中,完完全全地,進了死胡同。





未完。



這是會是高請讀者慎行點閱。 ,喜歡清純2珉的讀者一定要自行斟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