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睡了以後也忘了自己是在學校,待他醒過後,窗外天色已黑,天花板點亮的燈光照著他,一度無法讓他適應每道光的亮度。他的腦子尚未甦醒,還企圖搞清楚狀況時,耳邊就傳來一道聲音。

「醒了?」

咦?

他眨著鳳眼,從模糊到清晰,才想起早上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朴有天怎麼還會在這裡?他看著朴有天收拾東西,包括他的電吉他、書包,樣樣都已在保健室裡頭,貌似已替他整理完善,只等著他醒過來而已。

「你怎麼沒回家?」他勉勉強強撐起了身子,不管是手還是腳,他都顫抖不已。

朴有天扶了他一把,微笑道:「等你醒來送你回家。」

他坐好身子看向朴有天,沒想到那般微笑會那樣溫暖,加上今日的出手相救,他開始有點懊悔為什麼自己不是個女孩子,任誰都會不經意地想將這份義氣當成曖昧不明的情意,若自己能是女孩子,更是有理由將這樣的想法合理化。

他在床上愣了好一會,才回過神正視眼下的問題。

現在他醒了,代表朴有天也得回家了,不過目前的他並不想回家,正值寄成績單的日子,他怕自己回去又要被媽媽給毒打一頓。一般他都會逃去崔珉豪的家裡借住兩三天避避風雨,但現在也不早了,他實在不好意思打電話去打擾崔珉豪。

「呃,我知道這樣的要求很奇怪,不過我可以暫時借住你家嗎?」突然的請求他很怕朴有天會以為他覬覦著什麼,於是他又說道:「我、我只是想避一下我媽,我考這樣回去一定被打死。」

朴有天神情沒有懷疑也沒有猶豫,反倒是種乾脆與歡迎。

一切就這極短的時間內做決定,他所有的東西都由朴有天替他揹,而他也被朴有天給牽著走,兩人緩緩走出教育大樓,沒想到校門口已有人在等他倆了。

「少爺請上車。」

他看著朴有天將東西都給了所謂的僕人,而自己就被扶進了車內,同朴有天回去他那大宅邸。

後來他還是耗了相當的功夫才隨著朴有天來至一間高級臥房,本以為朴有天應該是額外讓一間客房給他睡,可仔細一看才發現,這房間雖高級,但裡面並不是沒有人住過,而且這味道他很熟悉,就是朴有天身上的味道。

「這是你的房間……?」他目瞪口呆,其實不太需要問,看著眼前這些整齊的擺設,也能推敲出來,這就是朴有天的房。

「嗯。」朴有天放開了他的手,微笑道:「跟我睡,我比較好照顧你。」

他挑眉,其實也不過是肌肉痠痛而已,有必要照顧得這麼周到嗎?

「等等飯會送來,吃完再去洗澡吧。」朴有天說。

但他也不好說什麼,寄人籬下,最好就是順主人意,他還真會害怕朴有天像早上那樣發飆,他可沒那麼大的能耐去承受住朴有天的爆發,一定會嚇的屁滾尿流,情願連滾帶爬回家讓老媽打。

所以他乖乖地照著朴有天的話做,吃飽飯就去洗澡,穿著朴有天為他準備的浴袍走出浴室。雖然不曉得為什麼朴有天不拿四角褲讓他套一下下半身,不過什麼也沒穿只穿浴袍的感覺也很舒服。他走至朴有天的大床,古典黑系列的床鋪讓人覺得很霸氣,也讓他有種來到了黑道大哥的臥房裡的錯覺。

才有些沉浸在夢幻世界裡的他,朴有天這時卻開了房門走進來,「哦,都好了嗎?把浴袍脫掉吧。」他坐在床上傻住,朴有天才笑著又說:「幫你擦運動傷害的藥膏而已。」

說是這麼說,不過真的要脫……光?

朴有天見他沒動作,便自己向前將他慢慢地推上床,待他躺好以後,就將他腰上隨便綁的腰帶解開,面不改色地撩開了他的浴袍。他心跳得很快,可既然都至此地步,他也只能閉上眼去,隨朴有天怎麼料理。

朴有天從手臂開始幫他抹起,先是左手,後是右手,接著換右腿與左腿,最後則是他的背肌。朴有天摸得一點也不情色,就像專業推拿師一樣,慢慢揉,輕輕抹,讓他覺得舒服,不覺得痛。

心底本來是有些緊張,可到後來,他連浴袍都沒穿,就又睡了過去。

這晚,他睡得很熟,不知道朴有天還有對他做了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一封重要的簡訊。

『社長,沈昌珉可以不考慮嗎……?』

寄件人:珉豪老弟。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