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今天是最後一天的前一晚。躺在同張床上的兩人,彼此安靜的沒有說話。由始以來,是最安靜的一次。俊秀側躺著,他平躺著,像是誰也不認識誰,可兩人的雙眼卻無目標的空洞著。

在幾天前,他曾去對街房找過有煥,告訴他,自己遇到如連續劇般的肥皂劇。他明知道是肥皂劇,但卻又被這些自己搓出的泡沫困擾不已。

「什麼?我有沒有聽錯啊?」有煥大叫的說。

「沒有聽錯!就是喬嘛!」他又再次的強調。

「不對!是我有沒有聽錯哥你的決定!」有煥拿著叉子指著他,似乎是不滿他所
做出的決定。

「什麼決定?你什麼時候聽到我的決定了?」

「你竟然還答應她,三天後給她一個回覆!拜託!三秒我都嫌多,還三天!」很明顯的,他被自己的弟弟責罵了。

「情況不同阿……。」他無奈的道。

「有什麼不同?有了嫂子,你休想吃回頭草!」有煥吃了一口蛋糕,又指著他罵。

「我沒有想回頭的意思,只是會答應她提的三天,是因為看在『曾經』的面子上吧。」他的手撐著頭,看著有煥低聲說。

「……。」

「怎麼?有意見?」他問。

「沒意見。」

有煥繼續吃,倆人又沉默了。

「哥,你打算怎回應她?」

「沒什麼特別的打算。」

「我不管你怎回應,答案都得給我是嫂子。」有煥堅決的很。

「你到底是為什麼這麼執著於俊秀做你嫂子?」

他對於有煥持的態度感到好奇,怎麼會有男人支持男人的這種奇景發生?

「因為是俊秀讓哥再次有了生命,不是嗎?」落下這話,有煥起身,將盤子拿去廚房的流理台上。

他聞言挑了眉,然後笑了。曾以為什麼也不懂的弟弟,這次也長大了。


回歸現實,房裡依舊是一片死寂。

「俊秀……。」他側過了身喊叫著。

俊秀也轉過身,看著他。

「擔心嗎?」

搖頭……。

「相信我。」

『……。』

「俊秀,請你相信我。」

語畢,他的嘴唇被溫暖了。

『我相信你。』

該來的還是會來,約定的時日總會有個期限。

「有天,你打算帶我去哪?」喬看著這陌生的道路,不明白他會將自己帶去哪。

「我朋友的咖啡廳。」

選個自己熟悉的地點,這樣等悔應答的思路才不會容易出錯,他是這麼想的。況且那咖啡廳,有著讓他安心的力量。倆人沒多說什麼,一路沉默。他看了看手錶,已經九點多了。他將車子停好後,倆人下車後,他推開了門。

「歡迎光臨阿,疑?有天?」允浩有些驚訝,竟然會在這裡遇見這大忙人,還挺意外的。

「嗯,是我。」他打聲招呼後,選了個位置坐下,跟在身後的喬,則坐在桌子的另一邊。

「有天,俊秀先……」轉過身想將泡好的咖啡遞給允浩的在中,看到了對面的女人,又是驚訝。

「嫂子先回去了。」有煥卻是想宣告什麼的接著答。

「嗯……。」他垂下了頭悶回。

或許俊秀是碰巧回家,也或許是刻意回家。俊秀總不希望自己會帶給他困擾,這是他們彼此存在的默契。而後他跟喬簡單的點了幾樣甜品,然後交給了有煥,倆人誰也沒先開口,沉默了好一陣子。
這時的在店裡的四個人,則偷偷摸摸的到了後面的廚房,討論著到底發生什麼事。有煥則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全盤托出,好讓在中跟允浩理解,至於昌珉則坐在流理台上,也不知道到底懂不懂。

「這樣喔……。」在中撐著下巴,若有所思的樣子。

「相信有天吧,他不會輕易就放棄他跟俊秀的感情的。」允浩是非常肯定的說著。

「他放棄我們就把他抬去種!」有煥激動的說。

「他你哥耶!」在中笑了出聲,對於這兄弟的感情總覺得很奇妙。

「我……」最小的昌珉也開口了,「怎麼了,昌珉?」在中溫柔的摸著昌珉的頭,問。

「有天不要俊秀的話,我要俊秀!」昌珉在廚房裡大喊著。

小學五年級了,話說這樣的年紀也有一定的思維。所以昌珉說出這話,可不能當玩笑啊!

「你喜歡俊秀?!」有煥允浩與在中異口同聲的問。

「我喜歡俊秀啊,不行嗎?」昌珉很無辜的看著他的父母跟有煥。

「不行!你吃蛋糕就好了!」有煥一口回絕。

所謂的斬草除根,就是這樣。

後來他們四人又從廚房裡出來,允浩將有天所點的甜點跟飲品端上,各自又回去坐在吧檯上,誰都不吭聲,耳朵就專注的聽著有天那桌的對話。

「你考慮的怎樣?」喬問。

「為什麼你會突然提這問題?」他反問。

「還記得……高中時期你告訴我的大海與沙灘嗎?」喬的眼神像是回到了過去,看著眼前的他。

大海與沙灘……。

他曾經這樣告訴過喬。其實在沙灘上所烙下的腳印,都會被大海給沖刷,重新刷平。但是,只要不斷的繼續往前走,或站在這沙灘上,大海終將沒辦法將自己雙腳下的腳印給重新填平。當時的他,希望喬能這樣陪著他走這沙灘,站在這沙灘上,與這嘗試將他們腳下痕跡給抹滅的大海對抗。

不過喬卻拒絕了。

因為她害怕大海,她害怕這遠距離感情的不穩定,所以她拒絕了他。

「嗯,記得。」他拿起咖啡,啜了一口說。

「我希望我現在還來得及。」喬什麼也沒吃,就只是看著他說。
他沒有回答,仍舊喝著那純咖啡。

「有天……。」

「都過去了……。」他輕輕的說。

「我沒機會了嗎?」

「活在當下吧。」

雲淡風輕的口吻,卻傳來再殘忍不過的話語。

「晚了,我先回去了。」喬起身,桌上一口甜品也沒碰。

「我送妳。」他也一同站了起身說。

「不必了,我自己叫車。」

轉身,喬走就出了咖啡廳。店內五人誰都沒說話。

「有煥。」他叫。

「幹麻?」

「我要一個提拉米蘇,外帶。」他又坐下,喝著未喝完的咖啡。

「馬上來。」

在中與允浩瞧他這舉動,眼裡也有了笑意。

有煥將裝好的提拉米蘇拿給他,他跟他們道別以後就開車回去他與俊秀的家。鑰匙聲開的急促,像是急著開門,坐在客廳看電視的俊秀被這急忙的開門聲嚇著。俊秀起身往門的方向走去,門一開,倆人直愣著相互對視了三秒。
他拎著提拉米蘇,向前抱住了俊秀。俊秀愣了一會,但也伸手抱住了他。倆人就這樣停滯在門前。好一會他才放開了俊秀,拎著袋子晃至俊秀眼前。

「俊秀,這給你。」他將那袋子遞給了俊秀。

俊秀看了包裝,馬上就知道那是從在中那裡買的。只是不明白,怎麼會買了一個蛋糕?俊秀端著盒子,拿至餐桌上,然後慢條斯里的將盒子打開。是提拉米蘇。

俊秀驚訝的抬頭看著他。

「帶我走……。」他笑說。

把我的愛情,全部帶走……。

俊秀看著提拉米蘇,輕輕的點了頭。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