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過至今,已經連續好幾夜,他們好久沒有一同入睡了。通常他回家以後,俊秀都已一人睡在他的床上。他將公事包輕輕的放置椅子上,鬆了鬆頸上領帶,緩緩走至床邊,順手將被俊秀踢開的棉被給蓋上。他低著頭看著俊秀的睡臉,怎麼俊秀會皺著眉頭?會不會是睡不好?他輕輕拂了俊秀的臉頰,然後轉身拿著衣服就去洗澡了。

每天的熬夜,其實他自己的身體也相當的吃不消,不過為了公司,再怎麼累還是得熬過。他將自己打理的差不多後,也爬上了床,拉了蓋在俊秀身上的棉被,身子就縮了進去。

「晚安俊秀。」他輕聲的說。

每次睡覺前都他會這麼說,向是對俊秀交代,他回家了。他伸手就摟住了俊秀,低頭埋在俊秀的後頸間,也一同入睡。而俊秀緊湊的兩道眉,因他的回家,漸漸舒展開來了。

同樣是六點,鬧鈴一響,俊秀從那雙大手臂裡將自己抽身,起身走過去書桌邊將鬧鐘打住。他將鬧鐘調成七點鐘,然後轉身替床上的有天重新蓋上棉被。這樣的生活模式,只能用四個字形容,就是陰錯陽差。他們有多少天沒好好說過話了?其實俊秀沒仔細算過。算這樣的日子並沒有意義,讓自己像小媳婦一樣,數著自家老公有多久沒陪自己感覺上很幼稚,而他也沒那麼無聊。

雖說是如此,但俊秀每天還是都會幫有天準備早餐以及一些小點心,會留紙條囑咐他點心放在哪,希望他別因為忙碌而餓著了。能想能做的事情,俊秀盡其所能。最後俊秀所有東西整理好後,就前往咖啡廳工作了。

「有天又這麼晚回家啦?」在中揉著麵粉問道。俊秀手上有忙碌著,打著蛋,對著在中點點頭。「俊秀不會覺得孤單?」俊秀搖搖頭。「都沒對有天抱怨過啊?」在中有些曖昧的問著。俊秀又搖了頭。

「俊秀知道嗎……」在中用沾滿麵粉的手,拿了馬克杯,喝了一口茶。俊秀挑了挑眉,看著在中,「其實這樣對於有天,已經是最大的支柱了。」在中喝完茶又開始搓揉麵粉。俊秀的手也沒停止,只是不明白在中想表達的是什麼,可他卻也沒有吭聲。

「讓有天安心專注於公司上,能百分之百投注於公司,好好的帶領團隊,俊秀,這功勞有一部分是歸你的。」

歸他?為什麼?

「因為你的體諒,才能讓有天專心的發展。」

或許在中明白俊秀心裡的話,很乾脆的繼續解答。有天從事的行業,其實俊秀很明白。他需要加班,需要開會,需要與團隊一同研發。然後晚歸,然後犧牲了許多時間跟自己相處,然後……然後俊秀是選擇體諒,也只能體諒。他不能幫有天分擔什麼,但是可以不增加有天的困擾。好比說吵著有天跟他說『你太晚歸』、『沒陪自己』諸如此類的事,俊秀做不到。他不曾增加有天這方面的困擾,不管有天再怎麼忙,他就是會站在他背後支撐他。

這是家人,更是情人應該做的諒解。



「經理,今天有應酬喔!」秘書提醒著。

「可不可以不去……?」有天有些無奈的回話。

「不能阿,是大客戶。怎麼啦?想回家陪女友啊?」秘書玩笑的說,並沒調查他家戶口的意思。

「嗯?」他沒聽楚,悶哼了一聲。

「經理你真的有女友啊!?真的想回家陪女友喔?」秘書驚呼,以為自己無心插柳,插出了八掛來了。「陪女友……。」他沒理會秘書的驚訝,像是想到什麼,自己嘴中喃喃的說著。

陪?他多久沒陪俊秀了?一忙起來,才發現自己跟俊秀相處的時間真的縮水了!雖說他會回家,不過他回家後,俊秀都已經睡了。他到底錯過了多少東西,他數不清,也不想數,只為了不多增加自己內心的罪惡感。

「這次應酬大概會到幾點?」他突然又問。

「早的話,九點吧,晚則十一點。」

十一點……還好,不是凌晨!

出發的一路上,他滿腦都想著回家該如何跟俊秀道歉,雖說俊秀是從沒跟他抱怨過他晚歸的事兒。等至到達目的後,他直接進入赴約地點,心裡滿心期待的,想趕快讓這筆交易成交,然後回去好好陪俊秀。可人算總不如天算,縱使自己擁有一顆異於常人的好腦袋,反應第一的神經,但這回似乎一點效用也沒有。

「經理,這位是從美國公司派來的客戶,喬。」秘書拿著文書資料,在他耳邊輕聲的說著。

嗯?喬……?他故做鎮定的抬起頭,看著對方。而後雙眼連帶兩道眉緩緩的睜大上揚。

好久不見,喬。



今天在九點他就解決了這個案子,契約也成立,可他臉上卻一點笑意也沒有。他沒什麼表情的開了鎖,推門進了家。俊秀聽見開門的聲音,往門的方向看去。

「我回來了……。」他沒什麼精神的對著俊秀說著,然後就一個人站在門前,無任何動作,就是直楞楞站著。俊秀發現不對勁,將拖把擺至一旁,緩緩走去他的身邊。俊秀一邊將他身上的領帶鬆綁,一邊瞄著他,然後拉著他,往客廳的沙發走去。

他一句話也沒說,就坐上了沙發。『怎麼了?』是俊秀的白板,遞了過來。

「俊秀……我見到她了。」他悶悶的說。

『誰?』

他像是不敢開口,有些猶豫的看著俊秀。俊秀對著他微笑,輕輕的搖著頭,示意他不用感到害怕。

「喬,是喬,這次的合作商……。」

俊秀原本因微笑而瞇起的雙眼,慢慢的睜了開來,雙瞳因為震驚而有了變化。

「我們洽談完後,他私下問了我一個問題……。」

俊秀點頭,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問我願不願意跟她重新開始,要我三天後,給她一個答覆,她希望我認真考慮。」

俊秀沒說什麼,低著頭看著白板,兩人一同陷於沉默。或許對象如果是一位與自己不相干的人告白,他可以斬釘截鐵的拒絕。但這次的對象,是曾經讓他動容過的人。縱使舒芙里那口感再怎麼稍縱即逝,可那甜味也曾經餘留口中,殘留不去。

喬,是他的前女友。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