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正式加入拳擊社以後,他的所有時間都安排在學業與社團上。剛開始的訓練就讓他累的回家書都唸不下,所以有那麼一段的日子,他的作息並不正常。他總是會先讓自己在晚間睡一會,凌晨才爬起來偷念點書,以補足他課業上闕漏的進度。

金俊秀知道朴有天很累,可他卻不敢去向朴有天多說些什麼,畢竟朴有天從沒跟他抱怨拳擊的練習累人,他也沒有立場來替朴有天發聲。一直以來朴有天都是咬緊牙根的撐過體能訓練,光是練習該如何跳繩,朴有天全身肌肉就都酸痛不已。他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跳繩也是一門藝術。

好不容易的假日,朴有天一早就帶著跳繩自己一人去了前方的庭院練習。拳擊最需要的就是律動,他耳裡聽著重節拍的音樂,隨著節奏練習著社長所教導他的跳繩。

鄭允浩也在七點左右走出家門,打開門就看見了朴有天滿身汗的跳著跳繩。他關上了家門,看著自家的兒子問:「有天,你早餐想吃什麼?」朴有天很認真的跳著,耳裡的音樂是壓過了鄭允浩的聲音,但鄭允浩並沒急著再叫他一次,他只是站在門前,看著朴有天雙腳跳過繩的節拍,很明顯的朴有天已經熟練很多,待朴有天的繩子拐到腳踝時,鄭允浩才向前拍了他的肩膀,問了相同的問題。

不過朴有天是有點疑惑,便笑問:「怎麼今天不是爸出來買,是老爸你出來買?」

「爸爸還在睡。」鄭允浩搔著頭說。

「哦,老爸你買什麼我就吃什麼。」

「那就照舊吧。」

朴有天點著頭,鄭允浩本想走出庭院,可在他走了一步後,他又轉回過身問:「拳擊練的怎樣?」

朴有天拿下了耳機,喘著氣看著鄭允浩笑說:「有點吃力。」

「以前俊秀在練時,除了這些體能訓練,還有許多被擊訓練。」鄭允浩拍了拍他的肩說:「加油阿,老爸知道這很辛苦。」

朴有天垂著頭苦笑,鄭允浩只是又笑著說:「不管是什麼夢想,要完成都需要時間以及耐力,更何況這個夢想不是你的。」是需要更多的時間與恆心才能讓自己完成這麼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夢想。

朴有天看著鄭允浩,他用著自己的手腕擦著額頭上的汗水,並沒有多說什麼。他看著鄭允浩離去的背影,最後仍是繼續跳著他的跳繩。在當初自己決定放棄鋼琴以後,他並沒有多為自己想點後路,也沒讓自己去後悔過他放棄的夢想對他而言是多麼重要。他只能讓自己勇敢的走下去,把金俊秀的夢當作自己的夢一樣的疼愛。後果是如何他不想料想,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

也許他很曉得,他唯一能替金俊秀做的事情,大概也就這麼只有這麼不足為奇的小事吧。

他的紅唇喘著氣,不停掉落的汗水,就如他的淚水一樣替他流了出來。放棄鋼琴家的夢想對於他並非不痛不癢。只是他太多的事情來的太快,他沒有多餘的時間感傷,更不能在金俊秀面前感傷。

他輕輕的關掉口袋中的音樂,緩緩的將跳繩收線,然而轉身走進家中。他換上室內鞋,一人安靜的走了上樓,正當他要走進自己的臥房時,他的耳中不禁聽見了琴房裡傳來的琴聲。那樣的琴聲很生澀,就像初學者一樣,並不熟悉琴鍵的一切,手指不俐落的打在琴鍵上。

他慢慢的走近琴房,眼神看著彈著鋼琴的人。

金俊秀認真的看著簡單的樂譜,就像個小孩一樣按照著樂譜按著琴鍵。朴有天站在他身後,看著金俊秀的指法,他並沒有打算要幫忙,心中的震撼並未平波,他有些吃驚金俊秀的舉止。

為什麼金俊秀會彈鋼琴?

「吼……這個是什麼?」金俊秀看著樂譜,嘴中咕噥了一下。

朴有天看著他,他悄悄的湊近,變輕聲問:「你怎麼在彈琴?」

金俊秀的雙肩抖了一下,他轉頭看著朴有天,鳳眼輕輕的眨了一下,便輕聲說:「我……加入鋼琴社了。」他將身子轉過,雙眼又看著樂譜,本想繼續彈,可朴有天卻走向前,他的胸膛靠上了金俊秀的背脊,一手就抓住了金俊秀的手掌,與金俊秀雙眼一同看著琴架上簡單的樂譜。

「如果做不來,就不要勉強。」朴有天低聲說。

朴有天知道金俊秀生性並不適合這麼靜態的興趣,天生就是自由人的金俊秀,也是因此才會去打拳擊,金俊秀適合動態的活動,所以他不希望金俊秀是因為想彌補他而加入了這麼一個不適合他的社團。

不過在金俊秀的心底並不是這麼想。

「你就能打拳擊,為什麼我不能彈鋼琴?」金俊秀抽回了自己的手,抬頭看著滿身都是汗的朴有天問。

這不是種彌補,只是一種交換而已。金俊秀一點都不勉強,縱然他的天賦不在此,可他能後天補足,就像朴有天現在努力的想進入拳擊的狀態一樣,他也努力著與鋼琴培養感情。他們不是在彌補對方,他們只想替彼此完成夢想而已。

朴有天低著頭與金俊秀的鳳眼相視,他盯著金俊秀的紅唇,這種日日夜夜都讓他有所遐想的紅唇,他會想趁機的索取,但卻又沒有勇氣。

「那……你加油。」朴有天將身體打直,離開金俊秀的背脊說。

不過金俊秀就趁著他要離去時,嘴上便說:「你敢瞧不起我,我就揍你。」

朴有天看著他的後腦杓,臉上有了笑容,答道:「有什麼不會的地方,就問我吧。」

金俊秀轉過頭望著他,也笑著對他說:「你也是,不會就問我吧。」

曾以為說好的夢想已不復存,但他們卻又在彼此的眼神裡頭看見了希望的署光。到底是什麼感情能讓他們為對方付出到這樣的地步,任誰都不敢猜想。只敢硬著頭皮往前衝的他們,已不奢求什麼,僅希望他們能為對方做點什麼。

感情的歸宿,他們已不在乎會是座落何處。

然而說好的夢想呢?他們就從現在開始建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