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著成績單

第一名總是金俊秀

第二名總是朴有天

倆人名字的相隔就一行表格線,可在教室的座位上,他們卻隔了六排座位的距離

一個坐在最前排,一個坐在最後排。金俊秀在前,朴有天在後。

朴有天從沒想過自己會跟金俊秀會有交集,由於地利的關係,他們生活絕對是所謂的平行線。

況且從來就沒人敢靠近朴有天,朴有天與他隔壁座位的同學位置就相隔了一百公分,而他對於超過了自己半徑的事物不會有關心,也不會關注,他嫌麻煩,既然是自己伸手都達不到的距離,就沒有關切的必要。

問說為什麼朴有天這樣沒人緣?一來是他散發出閒人勿近的氣息,二來就是他與生俱來的孤僻。


就在高中同班的第三年,那天是情人節,女生慣例的將巧克力塞到自己喜歡對象的鞋櫃裡

當然朴有天不可能倖免,這樣特定的日子他的鞋櫃總是被塞爆,一開鞋櫃便有許多精緻的小盒子掉了出來

他低著頭,看著地上的那些巧克力,那眉頭稍微皺了些

他將自己的鞋子從鞋櫃拿出來後,穿上鞋,兩隻手指頭就叼著換下的室內平底鞋,空洞的看著自己的鞋櫃

後方突然有聲酥軟的聲音傳至他耳裡

「需要袋子嗎?」

他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挑了挑眉,原來是他們班上第一名,金俊秀。

「我這裡剛好有,你需要嗎?」

他抿了抿嘴唇,緩緩的點了頭

金俊秀見狀,就拿著手中的袋子走向他,金俊秀低身幫他撿起那些從鞋櫃掉出來的巧克力,他看到金俊秀這舉動,自己也連忙的蹲下來幫忙

這是他在有意識以來,第一次能適應一個在他半徑裡的人。

金俊秀幫他收著那堆巧克力,而他也站在金俊秀身旁,將巧克力丟入那袋子裡

他鼻息間似乎聞到了淡淡的寶寶香味,手上忘了動作,轉頭看著幫自己收巧克力的金俊秀

金俊秀也發現他停下了動作,下意識認為朴有天可能有事要問自己,便也轉頭看向他

「怎麼了?」

朴有天迴避了金俊秀的視線,低頭搖著腦袋,表達沒事。

不久後,金俊秀將裝好的巧克力的那一袋袋子遞給了他,也順便調侃了一下朴有天,說他人氣不賴,收到這樣多的巧克力

朴有天聽聞,也只是笑了笑,向金俊秀道謝

金俊秀嘴角上揚了點,給了他一抹微笑,道別後也就往門口踏出去了

就在金俊秀走過他身旁時,他稍微用力的聞著那人的氣息,沒有什麼可以形容,就是舒服。



這高三的最後一年,朴有天破天荒的會跟人打招呼,而那對象就是曾幫他裝巧克力的金俊秀

他們倆的關係也是在這時候拉近了,外人不解的不解,忌妒的忌妒

朴有天就只對金俊秀有笑容,有耐性,有溫柔

而金俊秀也是唯一一個離開他半徑後會關切的對象。

倆人的感情很淡定一直維持到大學二年級

朴有天本以為他與金俊秀的交情稱不上喜歡,更稱不上愛

可就在大二這年,就因為朴有天一次的脾氣,他發現他對金俊秀的感情超越了他所想像,意料之外。

「怎麼你都不接手機?」朴有天不爽的問

「最近很忙,進研究室我不會帶手機的」金俊秀吃著晚餐說著

朴有天沒說話,金俊秀是有理由不接他的電話,他明白,可他就是莫名的火大

「那你找我有什麼事?」金俊秀問

「找你非得要有事嗎?」朴有天沒看著金俊秀說著

「也不是…」金俊秀偏了偏頭,又說:「你是在想我啊?」

這語氣說有多皮就是有多皮!

但朴有天卻沒否認,也沒承認。

這一頓晚餐吃的詭異,對朴有天來說這氣氛是怪了點,可金俊秀卻吃的喜滋滋,或許是高興他又調侃了朴有天吧!

他們兩離開餐館,各自回到自己租的公寓

為什麼不租一起?因為空間太過狹小,不適合兩個大男人住一起,所以他們租在同一棟公寓,倆人互當鄰居。



這夜,朴有天蓋上了被子,想著他今天與金俊秀那無良的對話

到底是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想找金俊秀的欲望

難不成就像金俊秀說的那樣,自己在想他了?

呿,打哪來這樣不要臉說自己在想他!

不過他承認,自己有時是真的吃飽太閑,所以想找他

換句話說,他是真想金俊秀了。



朴有天曾自己很孩子氣的約束,不再主動找金俊秀!

可那右手就是按耐不住性子,還是很沒爭氣的就按了金俊秀的號碼,撥了出去

他沒渴望金俊秀會接他電話,骨子裡就認為他不會接,可是他還是毅然決然的順著右手的脾氣

「喂?」

接了?!

「喂」朴有天回

「怎麼了?」

「沒事…」朴有天無賴的趴上桌子,他是真的沒事…

「又想我了?」金俊秀拉高了聲響,擺明就是嘲笑他

「不行嗎?」朴有天懶懶的說著,不過卻鬆了口氣,如釋重擔之感

「告訴我你在哪吧,我快好了,表格填完就沒了。你在哪?我去找你」金俊秀笑了笑,將那樣好聽的聲音送了過來

「星巴克,二樓。」

說完,倆人掛了電話。

朴有天在星巴克無聊看著英文雜誌,有看沒懂,就看內頁的花花草草綠綠

他闔上雜誌,抬頭便看到金俊秀拿著大杯星巴克上樓,朴有天揮了揮手,金俊秀瞧見,便走過來拉開椅子坐下

朴有天看到金俊秀的手,染上了黑色的不明物體,伸手過去拉,將他的手翻起來看

「怎麼你的手有塊黑色的東西?」朴有天不解的問著

「剛剛做實驗時不小心沾到銷酸銀」金俊秀手沒伸回,任朴有天自顧自的研究

「你剛在研究室?」朴有天抬頭問

「是阿。沒關係啦,這過幾天就氧化了,他自然就不見了。」金俊秀稀疏平常的說著

「不是…你在研究室裡不是不會帶手機的嗎?」朴有天沒放下金俊秀的手,就抓著那手質問金俊秀

「就怕你這傢伙又要找我,所以我帶進去了」金俊秀伸回了手,拿起咖啡喝著

朴有天聽金俊秀這麼說,他不曉得自己現在的情緒應該用什麼形容…。

他也拿起自己的咖啡啜了一口,思緒就順著咖啡在嘴裡的流動,他穿越到了過去

朴有天他曾是一個不在乎一切,也不怎麼跟人打交道的異類生物

可在高三那次情人節,他轉身過去竟然能清楚想出眼前這人的名字,金俊秀

金俊秀就那次進了自己的半徑,就唯讀那次…。

理當朴有天是不可能對自己所不及的範圍感興趣,可他卻能輕易的想出金俊秀的名字

這代表什麼,其實可以輕易的推敲出來…他在很久很久以前,或許在跟金俊秀同班的那刻起,他就注意起他了。


「想什麼呢?」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遲遲都沒說話,雙眼的焦距也不知坐落何處,感覺就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

「想你跟我的事」

「有什麼好想的?」

「或許,或許我是喜歡你」朴有天的杯子就靠著下嘴唇,一字一句清楚的說著

金俊秀聞言,雙眼的眼皮扯動了幾下,眼裡是埋藏不住的驚訝

「你…是同性戀?」金俊秀輕聲的問著

「不是…可是…」

金俊秀皺了皺眉,等著下文

「好像快是了」

這答案多明瞭,眼前這老愛鬧彆扭的人是喜歡上自己了。

過幾響,朴有天斷然的說:「你可以拒絕」

金俊秀方才的驚訝已消失於無,手肘靠著桌子,手掌撐著頭很平常的看著朴有天

「我沒有理由拒絕」

朴有天挑了挑眉,不解

「不喜歡你我就不會把手機帶進研究室了」金俊秀雲淡風輕的說著

倆人面對面,笑了開來。



多年以後,雙方各自都是社會人士

好不容易的假日,倆人無聊趴在陽台上烤太陽

「情人都當這麼久了,你對我都沒什麼要求?」金俊秀懶洋洋的說著

「你很好,不需要要求什麼」朴有天掛在欄杆上說著

彼此沒什麼甜言蜜語,可這樣話說出來就是暖人心

不久後,朴有天淡淡的開口:「但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想跟你說一件事」

「什麼事?」金俊秀轉過頭看著朴有天

「其實我想要你別離開我的半徑,九十二公分的半徑」

「為什麼是九十二公分?」金俊秀不明白

「我的手臂長就九十二公分」朴有天說完,便從欄杆爬起,一手就將金俊秀摟了過來,然後又道:「我希望你能待在我伸手所及的範圍…」

語落,朴有天吻住了金俊秀。

雙方明白這是奢求,可又何嘗不可?

或許在年過八十後,他們真能待在對方的半徑內,直到入棺材那天為止。


愛很簡單

就請你別離開我的半徑

僅僅那九十二公分的半徑。

-----END-----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