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回想,才知道這世界上別人的好根本不是理所當然;包括他自己在內,那股想依賴沈昌珉的感覺,也不該給予一個合理的解釋。

他辭了咖啡廳簡餐店的工作,花了三天的時間把自己關在房內,認真思考這四年以來,沈昌珉的時間為什麼會甘於讓他浪費,又是為什麼,這個人會是他。老實說,高中時期他並不覺得自己與沈昌珉的交情多深,只記得生活中,沈昌珉的身影很常出現。

雖然無法去明白為何沈昌珉會喜歡他,但就現下的他來說,他很震驚。難道一開始就不只是朋友了嗎?他又該如何去面對這件事情?原來感情的事情這麼複雜,也才過三天而已,他的生活就已一團糟,甚至沒辦法外出吃飯,就怕自己隨時會遇見沈昌珉,更遑論沈昌珉所花的四年。

那麼,沈昌珉又是如何面對這一切的?他其實不敢想。

同性戀,是多麼耳熟又是多麼陌生的事情,為何偏偏這樣不入流的事情會找上他來,逼迫他必須做一個表態?

他落魄地從床上坐起身來,看著窗外的烈陽,明白自己不能因此荒廢掉人生。他只需要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能與沈昌珉交往。他將自己打理一翻,有了精神以後,便拿出了一張白紙,從中間畫了一條線,將空白頁面一分為二,一攔的抬頭上寫『優點』,另一攔寫『缺點』。

他必須以理性及感性來交錯思考,將自己與沈昌珉交往的好處與壞處寫出來,再來評估三天前那一吻是否真已替他們畫下句點。

他逼迫自己冷靜,下筆便從缺點開始寫起,『說話賤、有潔癖、管太多、火爆猴……』他挪動了紙張,筆尖往優點那欄寫去,『細心、溫柔、很會做家事、有耐心、對我說話不賤、保護我、常來我打工的店光顧、隨我來這個城市唸書、很會接吻……』

他已寫不下去,淚流滿面,才知答案早已明確。又是為何自己卻膽小如鼠,不敢接受沈昌珉?他想,自己害怕的可能是眼光、流言蜚語,而非沈昌珉對他的感情,只可惜二者又相互牽連,難以切割。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心總是覺得很愧疚,又不甘於真的就與沈昌珉一刀兩斷。也許這種事該倆個人一起討論,但沈昌珉已讓他一筆勾銷了,他們還有談判的餘地嗎?

他擦掉臉上的淚水,決定放手一搏。出了房門就直接往對面走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便逕自開了沈昌珉的房門,打算佔領沈昌珉的空間,讓自己多點勝算。

這是他第二次進來沈昌珉的房間,但他卻沒有多餘的心思去在乎沈昌珉的潔癖,一個勁地就將自己甩了上沈昌珉的床,將折放好的棉被攤得亂七八糟,決定在此鎮守,直到沈昌珉回來。他嗅著沈昌珉的特別香味入睡,這幾天下來他也累了,可他想一次解決,看是要決裂還是繼續當朋友,又或者,當男男朋友。

果然,晚上六點他就聽見了房外的腳步聲,以為沈昌珉要進來了,卻又聽見外頭有人敲著對面房門的聲音。

那不就是他的房間嗎?

他在床上翻了過身,大眼朝房門看去,耳邊便傳來沈昌珉的聲音,「珉豪,開門。」

他一度想哭,沒想到沈昌珉竟會在三天以後再來找他,可他卻躲在沈昌珉的房間不敢吭聲,「崔珉豪,快點開門!」

他不敢現在就出去告訴沈昌珉,其實自己就在他的房間,別再敲那間空房了。

「崔珉豪,就算你討厭我,也不至於三天都不出去買東西吃!」

看來沈昌珉是放棄了,他聽見沈昌珉拿出鑰匙準備開門的聲音,便趕緊翻過身去,用棉被蓋好自己,開始裝睡。

聽沈昌珉的腳步聲,他便知道自己的身影已被發現,他害怕沈昌珉就這麼將他捉起丟出房外,可在沒有結果以前,他不會輕易地讓沈昌珉對他使用暴力。但結果總是讓他出乎意料,沈昌珉只是輕輕地坐上床緣來,好似端看他幾會,才又安靜地離開。

他不知道自己該現在起來,還是繼續裝睡,他只曉得自己的判斷沒有錯,沈昌珉確實愛他,即便火爆,也不輕易地對他施暴。

「你幹嘛不叫醒我?」他背對著沈昌珉突然問。

沈昌珉也意外冷靜,朝他說:「你想起來自然會起來。」

「你真的很喜歡我嗎?」

「你說呢?」

「那你真的很想跟我交往嗎?」

「你說呢?」

「我怎麼知道……。」他緩緩地翻過身來,大眼以無辜的姿態看向沈昌珉。

沈昌珉沒再理他,只說:「既然醒了,就過來吃飯。」

「你剛剛在對面說的話我都聽見了。」

即便他傷沈昌珉很深,沈昌珉卻還能夠替他著想,擔心他沒吃飯。但沈昌珉依舊不理他,只是打開了意麵,一人安靜地吃了起來。

「如果要交往,我可能需要一點時間適應。」

沈昌珉悶了幾會,才道:「想清楚再說。」

他也從床上溜了下來,不客氣地就享用了沈昌珉為他帶回來的另一碗意麵。

電視開著,但他們卻各自想著自己的事情。

感情本來就該深思熟慮,這一點,他有了沈昌珉以後才開始認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