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意外地好相處,並不是他的錯覺。而他能接受沈昌珉,也屬意料中之事。即使現在他感情處於模糊地帶,可至少他享受著有沈昌珉陪伴的日子。不論他找了什麼工作,閒暇之際總能望見沈昌珉的身影,他每每暗爽在心,可卻又喜歡裝做不在乎,不讓沈昌珉發現自己心底早已歸屬於他。

如此三八的做法,他自認為自己學得有模有樣。

不過想起過去自己被人追走的片段,他的嘴角也不禁失守,嘲笑自己蠢,也嘲笑沈昌珉的大意。可那時他從未問過沈昌珉,為什麼那時會忙到沒辦法前來看管他,而現在卻能如護花使者一般的死守?

沈昌珉只淡定地道,那時他還不適應雙主修的課程,現在已麻痺,時間自然是掌控得宜。他聽完有些詫異,沒想到沈昌珉會好學到這地步,身後都出現了光環讓人得以膜拜。

相較於自己,好似沒繼續唸書真的有那麼點可惜,即使想找個好頭路,也會因為只有高中畢業而碰壁。但這也沒辦法,他的家庭經濟確實無法支撐他好好地唸完大學,就算可以邊打工邊學習,他也必須身兼三個工作才有辦法付房租與存下學費,如此,他還有辦法好好學習嗎?不也只是半吊子。

沈昌珉見他若有所思,似乎知道他在想些什麼,竟是拍了他的肩,有些曖昧地道:「我的志願是養你。」自然得多努力學些別的東西。

他聽了差點噴飯,玩笑地回:「國小時的作文你也是這麼寫?」

「嗯。」

「還嗯,騙誰。」他笑著將湯喝下,擦了嘴道:「你不用替我擔心,我自有辦法。」

生活對他來說還不算是什麼大難關,可難關就在他以為自己可以應付生活時,便開始接踵而來。

才歡喜自己有了沈昌珉,還盤算著如何帶沈昌珉回家跟父母介紹而已,就得知了母親已得癌症的事實。他有些慌亂,第一時間也將這訊息傳達給沈昌珉,說自己必須回老家一趟。當然,沈昌珉同是二話不說,便與他在夜裡趕車回家。

到了醫院後才知,醫生說好在是初期,所以治癒的機率大,要他們別過於擔心。可醫療費用就不給面子了,醫院雖說可以先治療再付款,不過這筆費用足足得吃上他好幾個月必須省吃儉用才有辦法存到的數目,況且,付款也是有期限壓力,醫院不可能等醫治完後才開始收款。

他強迫自己冷靜面對眼前的問題,公車回至X大後,他倆沉默地走在返家的路上,沈昌珉沒有吵他,也沒有給予他任何的意見,好似明白他需要的是安靜。可就在倆人必須道別的樓梯間,沈昌珉叫住了,問道:「今天要不要過來我這睡?」

神情認真,也很嚴肅,他知道沈昌珉這麼說的用意,「嗯。」所以他答應了。

他洗完澡後,一切的家事便讓沈昌珉包辦了。他霸佔了沈昌珉的床,心底難過地含淚而睡。稀疏的眼淚與啜泣,對於一向慣於安靜的沈昌珉來說,這點聲音也足以入耳。

沈昌珉沒吵他,在他睡了以後,自是鋪了地板睡,不願吵到好不容易睡著的他。這點用心,是在他隔天起床時才忽然瞥見。沈昌珉總是一如既往,不願讓他孤單,所以在高中才選擇陪他夜輔、陪他上X大、陪他搬來這裡、陪他度過昨夜最難熬的一晚。

他出門買了早餐,放至沈昌珉的餐桌以後,便回房打開報紙搜尋他認為能夠應付醫療費的工作,如果不行,那就只能分配時間一次兼任多一點工作。他將所有打算都整理後,只剩付諸實行。

找著找著,他在刊登頁面上看見了一欄廣告,而且是特大欄,上頭寫著,『閃神歌舞伎町,牛郎培訓,月薪十萬起跳。』

他的大眼死盯那欄沒放,偷偷記下了電話與住址,決定違背沈昌珉的聖旨,冒險一次。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