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子的氣氛僵得很,可尹斗俊卻不急著妥協,僅是凜冽地看了總管一眼,低聲要眾人回歸崗位,剩下的事情,待打烊了以後再說。他明白梁耀燮的難處,都怪他急著給予特權,好讓自己獨佔這小花的特別,誰知私心總是不能夠太愛現,不然就如現下這般,換得梁耀燮在眾人面前掉眼淚。

他一路走回尹府,想起梁耀燮答應來他這做事的初衷,他實在也不能因自己的私慾而壞了梁耀燮來此地實現夢想的決心。為了往後別讓梁耀燮再被指指點點,他是命下人將梁耀燮所有的行囊打包好,全然送至員工宿舍,可他還是特別地安排,讓梁耀燮與李起光同一間,確保梁耀燮得以有個照料。

他輕聲嘆口氣,人兒才沒來幾天,就被他給惹哭了,這對他而言,是多麼沒有顏面?可又能如何,眾人能看他臉色做事,但可不會看梁耀燮的臉色行事。

即便如此,他仍是放不下心來,最後還是暗地裡交代掌櫃,替他照顧好梁耀燮。

換房一事還未得到已獲准消息的梁耀燮,整天下來就是心神不寧,差點菜單趕不出來。李起光是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反正披薩這道料理也不常被點,他乾脆地跑來梁耀燮這攤,幫忙桿著水餃皮包餡。

「你別在意呀,總管總愛針對新人,你不是第一個啦!」李起光安慰他又說:「不過說真的,我還真想不透,東家讓你睡尹府的理由是什麼?」

他同是輕輕搖頭,表明自己也不明白尹斗俊這淫魔到底在打著什麼算盤,可不管如何,他只希望今天自己就能換房,若是自己料理做得不好吃而受罵,他還可以忍,但被說自己耍了特權,所以才能睡進尹府,他怎麼想就是不甘願。

「我一直聽說東家其實也愛好男色呢,會不會東家……」李起光笑的猥褻,而他也明白這跟他同身高之人腦中想些什麼,便果斷否決道:「他是愛男色,但不是我,是錢滾滾劇團的花旦,張賢勝。」

李起光像是聽見驚爆消息一般,纏著他問:「你怎麼曉得?」

「賢勝同我是摯友,東家出錢買下賢勝的那天,我剛好也在場。」他心情像是平撫了許多,說起這事也如說人八卦一樣,輕鬆地道:「不過我有出面嗆東家幾句,說他淫魔!」

李起光是笑了起來,但卻不明白,「你說東家是淫魔,那東家怎麼還會讓你來這工作?」

他愣了幾許,也才覺得此事有點怪異。雖自己也貪上了尹氏商行的名聲才前來找機會打響自家的餃子,但尹斗俊不僅沒與他計較前嫌,甚至前來邀請他來館子裡工作,這確實有些前後說不明白。

「也許他覺得我的餃子值得替館子賺錢?」他輕聲說。

李起光覺得他說得也不錯,畢竟生意人能夠前一刻是敵人,後一刻又是戰友,利字當前,他們說什麼也能夠適應任何瞬息萬變。

今日總管倒是沒再找他的碴了,碗也沒丟給他洗,打烊以後,便也收到掌櫃的消息,說是他已換房至員工宿舍,且東西都已打過拿過,要他直接同李起光進房便可。

這消息可是樂壞了他,但與員工宿舍隔一道牆的尹府,尹斗俊卻是整天愁眉苦臉,想不出有什麼方法能夠再把梁耀燮給調進尹府裡來住。他只能暫且攀牆偷窺宿舍裡內設的澡堂,看著梁耀燮那光溜溜的身子遐想。

不行!他絕對要想出一個法子再讓梁耀燮回到自己的管轄內。

這夜,他便想破了自己的腦袋,隔日是叫了館子內的掌櫃,前來商討日後的經營策略。

「為了提升館內的創意,咱應該舉辦比賽,每月統計看哪個廚子被點的料理最多,那人便可得到獎勵。」

哼哼,真是聰明如他,虧他想得出如此正當的賽事,提升館內士氣,又可期待梁耀燮奪冠,然後抱得美人歸。

「東家的主意是不錯……那獎勵是什麼?」

他無言了幾會,便道:「可贏得五佰兩!」

「是。」

但若冠軍真讓梁耀燮給得了嘛……那就外加入睡尹府,嘿嘿。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